【论坛】7%的选票拥有百分百决定权,MMP选举制度有问题吗?

9月23日大选过去三周了,新西兰人还不知道未来的执政党是谁,未来的国家领导人是谁。

原本我们被告知上周四10月12日就会知道,但Winston Peters一句话就延期了,国家党和工党一句话都没有说。关键时候,哪能得罪Peters呢?

1507947632526

过去这一周,是Winston Peters的政坛个人秀

(网络图片)

 

是不是觉得有些奇怪呢?在大选中获得7.2% 选民支持的新西兰优先党,手中竟握有百分百的权力 – 决定谁能在未来三年领导新西兰。

这都要拜新西兰独特的混合比例选举制(简称MMP)所赐。

今年大选中,国家党阵营和工党阵营中都没有获得超过半数的席位,如果它们想要组成政府,都必须同新西兰优先党结盟。优先党客观上成为一个王位制造者(King Maker)。

过去一周来,优先党领袖Peters风头最劲,天天忙着同工党谈、同国家党谈。

每次出现在镜头面前,Peters都是春风满面。如果有不满的迹象,多半是在教训东问西问、拐弯抹角想从他嘴里套出有关谈判细节的记者们。

Peters说下周一要同新西兰优先党的高层和Board 成员就同哪个政党结盟开会商谈,Board 成员都有谁,选民们也不知道。

1507438260951

不过,有批评人士说Peters 纯粹是为拖延找借口,你要信他这个说法纯属犯傻。

最近几天来,社区里批评MMP选举制度的人不少,甚至有文章说新西兰“民主已死”。

这倒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

新西兰是1996年开始实施简称MMP混合比例选举制的。相比较而言,MMP制度能让不同社会阶层特别是边缘阶层的利益在国会得到更大程度的体现,这个选举制度应该说是西方民主政治不断进步的产物。

说实在话,华社是MMP选举制度的重要获益者。没有MMP,新西兰国会不会有第一代华人议员的出现。因为第一代华人移民不靠政党排名几乎不可能进入国会。1996年,黄徐毓芳首次进入国会,正是因为那一年新西兰开始实施MMP选举制度。

MMP选举制度下,大党赢得50%以上选票单独执政的机会微乎其微,大选后的政府基本上是由一个主要政党加上理念相近的执政伙伴共同组成。

相比起大党为了争取大多数选民而在政策上面面俱到,小党的政策通常集中在几个核心点,以吸引特定的利益群体。因为小党只需要赢得5%的选票,或是在一个选区获胜,就能进入国会。

别看小党小,但是在政府构成上有可能起着临门一脚的作用 – 成为“King Maker”(造王者) 。如果两大党阵营的大选得票率都不能使其掌握50%以上的国会席位,那么这个“造王者“倒向谁,就决定着哪个阵营执政。

MMP选举制度造就了新西兰最成功的“造王者” – Winston Peters。Peters非常擅长利用自己大选后所处的特殊地位,在政府组成上同大党讨价还价,为自己争取最大利益。他1996年同国家党组成政府时,担任了副总理;2005年同工党组成政府时,担任了外交部长。

1996年,Winston Peters同两大政党的谈判整整花了10个星期。

MMP选举制度一方面更加体现民主,一方面,确实有一定的弊端。

2011年新西兰大选,全国就选举制度进行公投。公投结果是,大多数新西兰选民仍旧选择了MMP选举制度。

在西方民选国家,只有德国和新西兰实施MMP选举制度。

这几天,毛传媒的一些读者朋友就新西兰的民主选举制度、MMP进行了讨论,

这里选摘部分讨论发言,一些发言发人深省。

 

毛传媒读者论坛

宏 志 
如何选择是民主制度赋予Winston Peters 的机会,我不觉得“民主已死”,这恰恰是民主的一种结果(尽管对大党的支持者有些不情愿)。优先党如何选择可以不透明,但是他一旦选择后,与大党的“君子协议”一定要透明,这样方便公众和反对党对执政党的监督。 

 大牛 
所谓民主,并不是说一次性就能选出最对的最好的,而是自己有纠错能力。也许这是MMP需要改革的好契机呀。 

辛盛通 
民主不只是少数服从多数,也包括少数得到平等尊重。MMP给了这个移民国家更多元化的民主,也在一人一票之上开创了协商政治的空间。利用小党立场鲜明的政策来制约两党比烂,MMP可以说是更不坏的制度。 

三木殷 
我认同Tim Wan 先生在《YS看新西兰大选之“民主已死”……》这篇文章的跟帖评论。Tim Wan 说:“MMP制度,在民主选举制度里属于一种非常科学的选举制度。这种制度既考虑了大部分选民的意愿,也照顾了小群体选民。而且党党联合,并不代表小党可以完全左右大党,也是需要互相讨论条件的,只有条件合适双方,才会联合起来。如果有大党不顾自己的底线,一定要去妥协小党,那么3年后,它也将感受到选民的愤怒。

所以MMP制度一点问题都没有,问题是大部分华人选民的意愿是希望房价和移民继续增长,而最符合华人利益的党是国家党和行动党,而并非优先党。”

L21

各个政党所获得的得票率和国会席位

 

 Richard 夏 
MMP制度自称是对民主制度的改革和文明进步,但也没人认为他就是完美无缺的。MMP制度新西兰华人应该是受益群体,现在却摇身一变似乎成为对这个法案和制度的抵制群体。

我个人以为优先党的老皮或许笑在前面,苦在后面,相比前两次充当king maker,这次搞不好会把优先党的未来给葬送了,他的压力远比Bill和Jacinda大,拿着王炸未必赢在最后。

 

 凯 闽 
没有国家领导人,这个国家居然不会动乱;国家照样正常运行,没有乱世出英雄的事件发生。在民主政体下,最好的是最能协商的政体执政,它能照顾到最多群体的利益;

国家党这9年来总体做的还行,其最让百姓诟病的是其对中下层民众的关怀不够,用移民和房价来发展经济。

 

  三木殷 

仅民主选举一项,就有不同的制度形式,目的都是一个:为了使选举结果最大程度反映出民意。选举是项稳定长期的制度,我认为民主选举的真谛在于:

1、被选下的一方,在媒体自由,新闻监督的框架下,可以反对党身份监督胜选一方,从而体现自己的民意。

2、每三到四年后,被选下的一方又可以再来,积聚民意。

3、胜败双方无论输赢,在民主选举法律制度下,始终都是双方平等的。

4、这种平等,是机会的均等,人格尊严的平等,民意诉求权利的平等。

我认为这才是民主选举的真谛所在。

 

 Judy  He
我想mmp制还是可以讨论的,随着应用和发展,会发现一些问题,可以改进提高,否则事物就没有发展和前进了。MMP选举制度最大的问题是出现“造王者”。

1、这个造王者是占据主位的,由他来决定哪个党可以执政。这样首先违背了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原则。(不像德国是多数党操主动权组成政府)

2、谈判过程不公开,造王者可以抓住大党迫切要求执政的欲望,屈从造王者同意其条件。最后的结果会违反大多数选民的意愿。本来公开的民主选举,结果成了黑箱操作。

因此,如果按照德国的办法就不会出现造王者;或谈判需要完全公开,受到选民和媒体的监督。最后结果如果与选民的意愿差距太大,可以进行公投决定。

MMP 的选举制度核心是要更大更广地的反映民意,不能不说它还有需要改进之处。
让不少人不能理解的是,小党可以成为造王者,它可以通过在组成政府谈判期间左右大党的执政地位,让大党屈就,从而获取到小党的利益(包括政策和职位)。问题是这样的交易和过程是否应该对选民公开?它的结果是否会背离或完全违反了大多数选民的初衷?

如德国的MMP就是由选举结果最大的党来组建政府,因此可以保持大党的理念。也是保持全国由多数人 一致的理念来执政的稳定性。

因此,组织政府过程的谈判应该透明公开,应受到选民的监督。

 

 Benny 
我同意Judy 的意见。民主的本意是听从大多数人的意愿,最多数票的党应该有最多的意愿表达的权利。现在所谓的造王者因为占有舍我其谁的位置,在与各党派讨价还价中获取了比他的票数更多的权利和便宜,就违背了民主的初衷。这样的MMP需要改革。 

 七 月 
不透明这件事,在我看来是最难接受的…… 这不是一个私企或是局部人的民间组织,更不是战争时期关乎生死,这样的国家大事不应该是秘密。

 

Untitled.Ppng

5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