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民主运动35周年,新西兰华人呼吁不再恐惧,要保护好新家园

作者: 毛 芃

2024年6月4日,1989 天安门民主运动35周年纪念日。

天安门大屠杀过去整35年,但全世界都没有忘记这场以悲剧告终的当代中国民众的民主抗争运动,没有忘记为中国的民主和自由倒在血泊中的无数年轻人。在纪念六四民主运动35周年之际,新西兰华人中的有识之士进一步提出要克服恐惧、要维护新西兰民主与自由的社会环境。

在奥克兰,一位曾亲身经历北京民主运动的D先生,做了一个小雕像,雕塑刻画了一名抗议者在遭到枪击的那一瞬间。

D先生提供的图片

D先生来自北京,他当时是一家报社的记者。他告诉我,1989年6月4日早上,他亲眼看到一对骑车子的夫妻被士兵开枪打死;他还看到一名被打伤的大学生被抬上一辆路过的三轮车,因为车小、年轻人躺在车上,腿搭在车外,他的同伴于是抬着伤者的双腿,随着三轮车一路跑向医院。丁先生说,这一场景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中国政府1989年对天安门民主运动的镇压,是中国当代政治的一个分水岭。在那之后,中共彻底丧失了民众的信任,中共与民众之间的关系是“他们”与“我们”。

然而35年过去,不少海外华人内心中对中共政权的恐惧依旧挥之不去。我的一位熟人告诉我,他希望能参加六四烛光纪念活动,但考虑到下半年还要回国,他只好放弃。

这就是可悲的现实,在民主自由的新西兰社会,为数不少的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不敢公开表达自己支持民主、支持天安门民主运动的立场。他们害怕会遭到报复,担心同中国做生意会受影响,害怕回中国时遇到麻烦。

在今年六四烛光纪念活动中,演讲者们的发言重心放到克服恐惧、敢于面对新西兰的华人极端民族主义者的威胁。他们说,我们在新西兰谈论支持民主,意味着我们首先要维护和推动新西兰的民主。

2024年6月3日晚六四烛光纪念活动现场(毛芃摄影)

6月3日晚,在奥克兰圣安德鲁教堂前的六四纪念碑前,一位中年男子告诉手捧蜡烛的听众,“要在安全的范围内,尽可能地为了民主和自由向前走一步。”

他说:“每个人迈出一小步,民主和自由就能前进一大步。”他的话赢得了大家的喝彩。

今年的六四烛光纪念活动上,更多的年轻人站出来演讲;他们来自中国,六四大屠杀发生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出生,他们的演讲给人印象深刻。

一位名叫Bil的年轻人说,他在中国时,宁肯告诉父母自己的同性恋取向,(在中国,同性恋是被是为大逆不道的),也不敢告诉他支持民主、反独裁的政治倾向,因为父母亲会担心他的安危和个人前途。

一年前,Bill来到新西兰,今年年初,他参加了“Pride Parade”(同志游行-为支持LGBT权利所举行的巡游庆典),当他第一次举着彩虹旗子走在游行队伍中,公开向世人表达自己的性取向时,他意识到坦诚地活着、展示真实自我的可贵;他说他非常留恋这种坦诚真实的生命状态。

在纪念六四35周年的活动上演讲,是Bill第一次公开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他说:“一旦你站在阳光下做真实的自己,就再也不愿像过去那样隐藏自己。“

Bill 在演讲结束时用一串排比句温和而坚定地表达出自己支持民主自由的立场,他说,他“不支持共产党的独裁统治、不支持中国武统台湾,也不支持中共对海外民主国家的渗透。”

Bill说,他“现在不害怕共产党知道他在反对它。“

引人瞩目的是,今年的几位发言者都呼吁维护新西兰的民主。

一位年轻的摄影师在发言中说,他曾经去应聘一家新西兰的中文媒体,负责招聘的人很骄傲地告诉他,他们报社同《人民日报》“关系密切”,他说这令他感到厌恶。这位身背着照相机的年轻人号召听众“要保护好新西兰,保护好我们现在的家园。”

就在6月3日这一天,纪念六四35周年的组织者在奥克兰Aotea广场举办纪念六四图片展,一位华裔年轻人质问现场工作人员:“德国人杀犹太人都能被原谅,你们过了那么多年还老提这事干嘛?”

向我爆料此事的读者朋友称这位年轻人是“小粉红“。

在新西兰华人社区,有一批来自中国的极端民族主义者,各年龄层的都有,他们被称为老粉红或是小粉红;他们中的一些人极为霸道,不但自己不肯入乡随俗,还在网络或是公众场合挑衅、辱骂追随新西兰民主自由价值观的华人同胞。

在烛光悼念活动上,一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在演讲中谈到了要勇敢面对“小粉红”。

他说:“既然小粉红存在这里,我们就要向他们展示我们的政治取向、政治认同。

“我们要向他们证明,反抗的人永远多过声称要去镇压、要去压迫的人。

这位留学生说: “咱们不要害怕,咱们真得不要害怕,某种意义上来说,咱们不能害怕。我们必须对小粉红在街头的行为予以反击,予以反制;唯有这样,我们才能让他们明白我们的存在,才能让他们明白,华人绝不对不被中共所代表。“

前国家党国会议员、曾经担任西方跨国议会对华政策联盟” (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 )新西兰联合主席的Simon O‘Connor 也参加了6月3日晚的烛光纪念活动。他在演讲中高度赞扬前来参加纪念活动的华人,他说:“中国共产党仍旧怕人们谈论民主,你们今晚来到这里,我认为你们很了不起,是很坚强、很有勇气的人,你们是在延续天安门广场的精神,因为你们在呼应当年人们为自由和民主的呐喊。”

Simon O‘Connor 2024年6月3日晚在奥克兰纪念六十烛光纪念活动上的讲话

过去三四年来,每逢六四烛光纪念活动,都看到Simon OConnor的身影,听到他的讲话。新西兰国会议员中,他无疑是最坚定支持华人民主事业的一位。

可惜的是,去年大选后,Simon OConnor不再是国会议员,这对华人社区支持民主和自由的人士来说,是一大损失,因为他们少了在国会能够代表他们的人物。国家党虽然有两名华人国会议员,但新西兰的华人议员是从不出席同华人民主有关的活动,虽然他们自己是民主体制的产物。

这很有讽刺意味,新西兰人把民主和自由视为天经地义,而那些出生在中国的新西兰华人议员似乎不认为参与同华人民主事业相关的活动是他们的工作内容之一。

不过要说明的是,矗立在奥克兰大学旁的六四纪念碑的设计者王小选曾在2004年-2005短暂做过一年的行动党国会议员。纪念碑是1989年建成的,那一年是王小选从奥克兰大学美术学院获得硕士学位的第二年,石碑上的文字 – “你们已无言,而石头有了呼声” 出自当年在奥克兰大学作访问学者的诗人杨炼。

当年六四纪念碑的筹划者们想将纪念碑建在奥克兰大学校园内,但遭婉拒。奥大旁边的圣安德鲁教堂慷慨允诺将纪念碑设立在教堂前的草地上。这些年,这家教堂的牧师Stuart Vovel博士(吴思笃牧师) 总会在六四烛光纪念活动上用流利的中文演讲,表达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支持。

值得庆幸的是,这几年,新西兰华社中敢于站出来公开表达自己政治观点的年轻人开始涌现。在去年的六四烛光纪念活动上,有两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勇敢地发表演讲,表达对民主的支持和对独裁者的反对。他们分别只有17和14岁。

有这样的年轻人在,中国的民主自由就有希望,守望新西兰民主与自由价值观的华人就会源源不断。


2020年参加六四烛光纪念活动的场面( 毛芃摄影)

你的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