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毛传媒网友八九·六四35周年感怀

编辑: 毛 芃

今天6月4日,八九六四35周年,一个特别的日子,这一代人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

Judy H

六四我在北京,而且参加了市民的游行,多次去天安门看望学生,最后去劝阻进入北京的部队不要去伤害学生、去劝告学生离开天安门。我也看到最后部队和学生群众的对面冲突和部队的开枪。…… 一切都非常突然,让大家茫然、震惊,没有想到会是到这样的结局。

至于在北京,在天安门的六四晚上,死了多少人?真的不知道。因为一切来的太快而且消失的也无影无踪。

我至今认为,那时候的老百姓绝大多数是没有想到要推翻中共的,只是一种希望改革的呼声,学生也是这样,但是中共敏感到这是威胁、是动摇政权的危机,不镇压是不行的。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结果。至今他们也是这样认为的。

京玫

64是我們這一代人揮之不去的記憶。網上有關的視頻評論多如牛毛,汗牛充棟。身為北京市民的64親歷者,去國後,每年的此時此刻,我都不曾有一絲一毫的淡忘。35年間,通過互聯網,拼湊出當年的很多細節,但最叫人震撼的當屬北京市民在木樨地大橋阻止西面進京的坦克車往天安門東進故事⋯⋯

89年那個驚心動魄的夜晚,所聽到的是廣場高音喇叭裡一遍遍「所有人都必須離開廣場的」播送和遠處密集的比麻雷子還震耳數倍的槍聲。⋯⋯

當時當地,除了恐怖懼怕,還有就是氣憤,氣憤政府對平民百姓耍流氓!

64凌晨那天的北京是恐怖的,血腥的,也是可歌可泣的,這筆賬永遠不可能在北京人和中國人心中抹去!

远航人

我记得九十年代初李木匠(李瑞环)接见美国一华人市长黄泾波时承认打死了五百多人

Portia

这个雕塑是奥克兰华人D先生做的。他是北京人,六四亲历者,当时是记者,看到听到的情况很多。他告诉我,他6.4早上亲眼看到士兵开枪打死一对骑车子的夫妻;看到一位被打伤的大学生被抬上一辆路过的三轮车,因为车小、年轻人腿的搭在车外,他的同伴于是抬着伤者的两腿,随着三轮车一路跑往医院。D先生说这一幕他一辈子不会忘记这个场面。他还说军人使用的杀伤力很大的开花弹,这个雕塑刻画了受害人遭到枪击的那一瞬间。

远航人

事后李鹏接见外宾被询问为何向学生与市民开枪屠杀,李辩解说因为无经验没配备橡皮子弹,只好用实弹。 “听了李此歪说,境外媒体嘲讽道,这就像家长与孩子发生家庭冲突要恐吓小孩,由于无玩具刀可用,就用真刀来砍孩子!”

Bernny

因为双方都不知道妥协,这个结局是必然的。

远航人

看过周舵的回忆录,其中也说到广场学生们群龙无首,各种组织都有,各组织的学生头头们都不统一 ,大家都在比拼激进的要求与姿态,根本无法与学生头们沟通,劝其不要把事情做得过激结果适得其反。

Bernny

很难想象那些失去家人朋友,失去自由,失去希望的人的心路历程,但时间确实会抚平很多痛苦。我现在回想那段时间总的来说已经没有很大的情绪波动,只是很深的遗憾,眼看着一个美好的时代的终结,眼看着自己民族无穷无尽的磨难。这个民族的绝大部分人,都沉浸在某种仇恨之中,无论是哪一方的人。如果不放弃你死我活的斗争方式,这个社会是不会进步的。

远航人

当时我刚到东京留学半年多 多次参加中国留学生大游行及募捐以声援北京广场运动 曾包围中国大使馆逼出当时驻日大使杨振亚出来表态 杨说作为代表中国的大使他必须与政府态度一致 但作为他个人他理解并支持学生们的爱国行为

路博士

六四运动只是部分知识分子的“意淫”在特定条件下的冒头。文革造成的极大灾难使得D不得不纠正政治错误以保江山 ,而这个过程中无意中释放出的相对自由的启蒙氛围逐步孕育了一种假象,而这种虚妄的理想不仅与民族的整体平均文明程度完全不匹配,也掩盖或忽视了D的本质,可以说从一开始就缺乏坚实的路径图 。

现在看来,这是D早晚要做的事情,即政治上阉割,经济上逐利 ,如此PUA是不难的,因为已经重复刻画了几千年的血或钱的选择而已。从这个意义上说 ZG的钱都是血钱。

Gavin

想起了阿嘉活佛在《逆风顺水》序言中的话:”书写历史并不是为了记仇或者制造矛盾,而是让我们明鉴过去,告诫世人今后不犯同样的错误。事实上,今天很多中国人都不再记得大饥荒、大跃进、文化大革命了,甚至连“六四“天安门的枪声都变得远不可闻了,这是很危险的。”

Jason

最近回国,发现大家都不怎么谈疫情三年了。三年大饥荒花了三十年抹去人们的记忆;六四民主运动花了二十年;而现在人人看手机的大数据时代,三年疫情不到一年就可以给你抹去记忆。

七月

那天看到一句话 – History is resistance (历史是抵抗). 已经没有回忆本能的人们,对历史也麻木。

Benny

在刻意让你遗忘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刻意不忘。在你不能做什么的时候,刻意的回忆就是一种反抗。你不能告知天下时,就告知你的周边。 纪念不可缺少,回忆不可缺少,对正义的捍卫和对邪恶的谴责不可缺少,否则那段历史就真的按他们的意愿而消失了。

Betty

对,烛光一片!

2024年纪念六四烛光活动

Bernny 曾向华弹唱《闪亮的日子》

闪亮的日子

我来唱一首歌 古老的那首歌
我轻轻地唱 你慢慢地和

是否你还记得 过去的梦想
那充满希望灿烂的岁月

你我为了理想 历尽了艰苦
我们曾经哭泣 也曾共同欢笑

但愿你会记得 永远地记着
我们曾经拥有闪亮的日子


你的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