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玫短评】可惜我没有美国选举权

作者:(奥克兰)千玫

多年前,拜登在談到因腦瘤而早逝的長子時,在媒體前潸然淚下;不久前,在媒體追問Hunter拜登被判有罪時,老拜登沒有為兒子辯解,但他没有指責美國法律,而是說我愛Hunter⋯⋯ 這就是父親,一個愛自己兒子的老父親。

反觀第一夫人、拜登的太太,在搀扶自己老公從辯論會下場時,不顧拜登現場的老態木訥的表現,誇張地讚揚老頭子表現得非常好,支持他堅持下去,不退選⋯⋯ 我要說拜登的老婆不愛拜登,凡支持鼓勵拜登不退選對人都不愛拜登,難道一定要眼睜睜地看到他倒下去,才罷休嗎?!


川普就沒法說了,他在支持者的聚會上,唯妙唯肖地模仿拜登的轉身,面壁,不知左右,小碎步磕磕絆絆⋯⋯引發全場爆笑!摆脱,这不是脫口秀,不是嘉年華,川普這樣去嘲笑一個半世紀為美國政治工作的老人,道德上合適嗎?

八年前,川普這個素人當選時,儘管遠在天涯海角,我也為他感到高興,相信他總會比克林頓夫人好,現在,即使老拜登被抬在擔架裡上場,我也不把票投給老生在在神氣十足的川普。可惜我沒有美国選舉權。


你的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