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说说华人参政的冷与热

从2004年开始就报道地方政府选举,文章写过不少。对于华人如何参与民主政治、民主选举,想再谈谈自己的感受。

一个突出的感觉是,本地华人对民主政治的参与既冷淡,又热情,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冷淡的一面表现在华人投票率较低,热情的一面表现在参选的华人候选人不少、捐款更是超级踊跃。

华人投票率低于平均值  

新西兰地方政府选举投票率一向比较低,奥克兰市选民似乎对地方政府选举兴趣不大。2007年市长选举,奥克兰人投票率38%;2010 市第一次大奥克兰市议会选举,奥克兰人投票率51%;到了2013年上一届地方政府选举,奥克兰选民的投票率为34.72%。

华人选民投票率呢,据说低于平均值。

这也不奇怪,华人大多数是新移民,许多人可能因为语言和文化背景的关系,对选举系统不了解、对候选人不熟悉;有的可能是一忙没顾上,有的可能是没兴趣,认为谁当选同自己没关系,也不差自己这一票。

可是不要忘记,民主选举,说到底就是数字游戏。西方民主国家选举时,经常听到这么一句话,every vote counts。那意思是,每一选票都算数。

every-vote-counts1

所以,别小看你、我手中这张选票,或许,这正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投票率低的戏剧性后果  

因为投票率低,选举结果有可能会被一部分有明确政治目的选民操纵。一个说烂的例子就是2007年地方政府选举,不喜欢前任市长John Banks建设东区走廊的选民一股脑投票支持Banks的竞选对手,于是,那个如今差不多被人遗忘的早餐麦片生产商当上了市长。这个笑容可掬的市长比较弱势,反而是副市长更强势。记得那届奥克兰市议会因为自来水涨价的事情引起市民强烈不满,我为这事去市议会大楼采访,见的就是副市长。

2010年首次大奥克兰市长选举,原Manukau市长Len Brown 获胜,主要是源于奥克兰南区的毛利人和太平洋岛民社区的投票支持。

许多不高兴布朗先生当市长的选民抱怨民意被“劫持”了。但是,当您不满某个政治人物的所作所为时,当初投票时您投了吗?投了谁? 城市的未来在你手上,这话可不仅仅是句动听的口号。

地方政府选举同你有啥关系  

有人以为地方政府选举意思不大。但其实,正是地方政府决定着同我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许多事情,从公园到停车场收费、从修路到建桥,从图书馆到社区活动。最为重要的是,您的水费、地税,收多少也是市议会决定的。

记得几年前为了奥克兰东区能有一个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东区华人协会的洪老师同Howick区议会的不少成员交流过,我也去区议会听证会上帮助做过陈述。结果区议员中,一半支持、一半反对,建立文化剧场的事情只好泡汤。

华人政治捐款热情高  

话说回来,华人虽然投票率低于平均值,但捐款热情那是高的冲天,远远高过平均值。

2010年奥克兰市长选举时,我作为记者参加过Len Brown先生的一个华人筹款晚会。记得与会者捐款踊跃,一瓶酒能拍卖到6,000元,把喜欢唱歌的布朗先生乐得一晚上个唱了好几首歌。

到了2016年,华人的政治捐款热情比起过去,那是翻了好多倍。

上周六Phil Goff的竞选筹款,已经成为新闻上了主流媒体的电台和报纸了。

一本中国国家主席签名的书,被神秘的中国富豪15万拿下。

NZ Herald 报道,华社在给Phil Goff的捐款晚会上,除了拍卖还卖桌,每桌 $1680,现场共35桌。还说当晚共筹集捐款25万。

估计这消息能把洋人看的目瞪口呆。

习近平主席签名的这本书,以15万新币拍卖(网络图片)

我曾经参加过洋人的政治捐款活动,多数人也就是几十的捐,一下掏出一、二百已经算高了。

到了我们华人这里的筹款晚会,几千的捐、几万的捐,玩什么,华人都能玩出自己的特色。

按照新西兰选举法,奥克兰市长候选人在今年10月9日之前的竞选期间最高花费限额是$621,504 (包括GST), 因为据报这是Phil Goff第二次在华社筹款,说华社给他贡献了至少一半的竞选经费恐怕不会错。

选票比钞票更重要  

华人捐款积极,这是好事。但是要想形成有影响的社会力量,选票比钞票更重要。

有华人政治人物私下告诉我,华人的民主政治意识远不如毛利人和太平洋岛民。

这我相信,因为从华人对官员的态度可见一斑。

在奥克兰的少数族裔社区,恐怕没有哪个族群像华裔族群那样热衷于用美酒佳肴招待达官显贵、热衷于请他们在各种社区活动上露面。

你几时见或听说过岛人、毛利人大摆酒席款待政府高官、几时见过他们踊跃给政治人物捐款?

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Len Brown 先生在庆祝他当选首届大奥克兰市长的活动上,请了不少岛人、毛利人,而被邀请的华人屈指可数。

所以,真正能让政府高官当回事的,是你手中的选票,不是钞票,更不是山珍海味。

除了选票,还要有自己的政治诉求、政治理念。

华人有自己的政治诉求吗?当然有,例如,安全、社区安全。

华人给Phil Goff 先生捐钱很多,是冲着Goff先生的政治理念吗?

NZ Herald9月19日文章说:“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说,之所以那么多人出席竞选晚宴并参加竞拍捐款,是因为他们相信Goff 会成为下届市长”。

这可真是打华人社区的脸啊!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