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草时评】也谈提高退休金年限,兼答电台节目主持大康

作者:(奥克兰)墙头草

 

2017年3月6日上周一,总理Bill English在做了简单的铺垫几天后,正式发布了推迟领取退休金年龄的计划。这引起许多人(包括我喜欢的电台节目主持人大康)的质疑和批评。不过我本人认为这是个好方案。

 

往前推3年,2014年工党提出退休金改革方案时,我就支持,即使在那个方案里,我是会被推迟到67岁才可以领取退休金的。工党这一改革方案是我近年来最认同的工党政策。当看见前总理John Key 不留余地拒绝工党的方案,我是担心的。看见国家党在John Key 辞职后提出提高领取养老金年限这个方案,我非常支持。

_94968786_graduation

由于是政策议题,咱就不绕圈子,直奔主题,并回答大康的一些疑问,

 

首先, 为什么要提高领取退休金年龄?

这的确不是针对婴儿潮的问题,而是针对因为社会的老龄化和人口的普遍寿命大幅度提高对财政带来的不可承担性的问题。

这一点,现在叫得最凶的优先党和工党其实都不敢否认老龄化问题。早在1996年优先党就提出全民强制储蓄计划(有点像kiwisaver),以应对将来的退休金不足的问题。 工党更是几年前就提出了类似的更激进的方案。 所以,当他们批评国家党的方案时,不能无视这个问题,而是必须提出更好的解决方案。

特别是工党,作为一个有可能执政的大党,不能像Winston Peters那样信口开河,必须给出一个靠谱的方案。工党党魁Andrew Little 的解决方案是恢复并加大对养老基金的投资,但投资的钱从哪来呢?  如果通过加税获得的话,那工党也不用选了。Andrew Little放出风来,说新西兰能有更高的经济增长率。这样钱是凭空多了出来,不光投资养老基金的钱有了,他还可以在别的方面看开出比国家党更大的支票。

 

第二,为什么定在20年后,而不是近年就改呢?

现在养老金占财政支出3.5%,尚可负担,但20年会涨到5%以上,就难负担了。这个方案也不是政府拍脑门想出来的,是由独立的退休委员会建议的,政府把政策适当的放宽。

另外,这种有长远影响的政策,必须给大家充分的时间准备。

在20年的时间,多计划出两年的生活开销,对大部分人来讲,应该够了吧。

 

第三,这不是选民最关心的议题,为什么要把精力放在这上边。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是必定要有一些远虑,为国家的长远而规划的。

 

第四,为什么这个时间推出?

这么重大的议题必须在选前告知选民和盟友,这是政治规矩。如果必须得推出的话,这种动了别人奶酪的事还是越早让大家知道越好。就好比打麻将时,我们手上肯定有些一定要打出的牌,有些无关轻重不妨多拿一会儿,比如风头什么的,有些牌却是一定要趁对手没听牌早早打出,不然会点炮大牌, 比如一个孤张“五万”什么的。我想退休金制度改革就是这样一张牌非打不可但会被对手利用的牌。 趁着现在支持率还可以,打出去,对手还无法马上和牌。如果临近大选再打,那就不知道会出什么事了。

 

第五,会不会造成国家党败选

这一点,我赞同大康,国家党的支持率可能近期下挫,但应该在可控范围内,后边的减税呀,增加教育和医疗的拨款呀,还有对手犯错助攻什么的,还有6个月,有太多的机会可以找回这些损失。 如果国家党真败了,应该不是败在这条上。一定要在更多更重大的议题上使选民离心。

 

所以我以为,现在国家党赶在这个时间推出这个政策一定不是大康说的Bill English 一意孤行,刻意彰显他与John Key的不同。国家党团队内部应该有较全面的利弊衡量。当然,这里不可能有万无一失的方案的,国家党的后续解释和公关能否跟上,需要进一步观察。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