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草时评】霍议员糟糕的危机公关

– 评霍建强议员关于华社民调的评论

作者: (奥克兰)墙头草

 

最近,华社的民调出炉后,引来众多关注。在这次民调中,工党的支持率出人意料的低,只有15.8%,所以, 近来刚刚重回国会的工党华人议员、工党本次大选排名高达第12位的霍建强先生责无旁贷地要对这个民调出反应。他接受媒体的采访内容可以参见 华人选民是跟风投票吗?华人议员、选民齐谈华社民调

在这短短不到千字的采访回复里,霍先生引用了两组数据。

1 、1996年华社民调国家党的支持率是90%,而到1999年华社民调工党的支持率是90%,他引用这组数据来论证华社的跟风投票。但关于1996年和1999年所谓的民调,信息来源是奥克兰大学生的一篇论文。

unnamed-4

我没有看到那篇学生论文,也不知道96年和99年华人媒体民调是怎么做出的、误差有多大,可信度多少。

问题的关键是,90年代华人社区的人口数量和人口结构同现在已经非常不同了。如今的新西兰华社以大陆人为主,而大陆移民多是2000年前后开始成规模进入,源源不断直到今天。

所以,我认为用96年和99年的“民调”数字说华人选民跟风,这是站不住脚的。霍先生是律师出身,应该知道这样的证据缺乏说服力,是不应该拿出来论证他的观点的。

2、据救世軍(The Salvation Army)提供的数据, 新西兰三分之二的孩子都生活在贫困线下。当看到三分之二的这个数字时,墙头草大为震惊,所以赶紧google了一下,几分钟后,找到救世军的正式

从这份报告可以看出,救世军报告中,儿童贫困率是20%,虽然这个数字也很高,但跟三分之二还是有质的差别。这一次,霍先生的引用的有来源的数据是完全错误的。

救世军

仅引用了两组数据,一组是十几年前的,可以说是无效;一组是有严重错误的。墙头草不禁想问:

1、做一个律师出身的霍议员,是偶然失误呢,还是故意误导?

2、霍议员是因为工党数位资深候选人让位以确保其进入国会的,在为工党辩解的时候犯如此基本错误,是能力不足呢,还是不够敬业?

民调结果出台和采访之间最少有几个小时时间,霍先生应该有比较充分的时间做出准备来应对有关民调的问题。但他做出如此糟糕的公关反应,出乎我的意料。

如果霍先生需要,我甚至可以站在工党的立场写一篇。

访谈最后,霍先生简单介绍自己过去两年的活动,“过去两年我在律师事务所当合伙人,除了进一步了解新西兰非常科学而成体系的法律之外,更多的是从不同的商界交流当中,领悟许多。”

霍建强先生同商界朋友的交往或许能为工党募得不少捐款,但这对同华社的工党支持者有多大吸引力、对工党所争取的工薪阶层有什么帮助呢?

其实,霍议员是知道“现在的新西兰社会,社会问题还是很严重的,例如社会治安方面,偷盗抢劫发生频繁,都不成新闻了。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