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苏】女友毛芃

作者: (奥克兰)流苏 

认识毛芃大约在5年前。由工作相识,进而朋友,有空儿时通通电话,或聊些正经事,谈天说地,或愤世嫉俗,有时也八卦一番。虽然在一起聊天我比较的没大没小,但心里,对这个朋友,很是折服。 

 

毛芃努力。初识工作交往中,我惊讶她做起事情来不计时间,不计成本,她要求的是能力范围之内的最好。我亲见她为一篇文章,花很多时间做大量的调查、求证,努力让报道公正客观。我是不愿意下班后还谈工作的,但毛芃的韧性让我心折,心甘情愿的在下班后还可以在电话中和她谈一小时甚至更长。 

 

2012年底接受WTV采访

2013年底接受电视采访

 

毛芃执着。因为我自己是个得过且过的人,我由衷敬佩毛芃的执着。她有做为媒体人的坚持和原则。有时很为她担心,她为弱势群体出头,曝光相当有权势的财团的黑幕及不正常交易。取证与报道过程中受到种种阻力,她从未犹豫和退缩。我从未向她求证她从何而来的勇气和力量,但一路走来,我明白这是一位真正媒体人的职业与道德坚守。 

 

毛芃热忱。她对文字、对镜头、对新闻、对艺术有极大的热情,而这种热情让她的作品有了动人的光彩。她无须媚俗、从众,因为个性的光辉,自然的散发着独特的魅力。一直相信,有激情一切有可能。而如今,毛芃作为制片人参与制作的电视一台Sunday的《Bad Milk》节目在新西兰的年度Quantas传媒大奖中获得两项提名,分别是Investigation of the Year (最佳年度新闻调查节目)和Best Current Affairs Reporting for a weekly programme (最佳每周时事新闻报道)。最终,《Bad Milk》获得了最佳每周时事新闻报道大奖。

 

记忆中,这是首位新西兰华人记者获此殊荣。电视上看到毛芃和Sunday节目组的资深记者John Hudson一道上台领奖,作为朋友,作为这几年她辛勤工作的旁观者,为她高兴,也觉得她完全值得这个荣誉。正如当时给她发短信,只有简单的一句话——You deserve it. 

 

破铜烂铁也会发光,但风雨过后,闪光的一定是金子。 

 

(原文写于2009年9月20日)

图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