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年代笔记:军代表方伯乐相马

前言 by 左小姐

 

文革期间,我爸爸所在单位来了个军代表方某,常常当众训斥、羞辱一帮"臭老九",包括国内该工程行业的泰斗级人物。

.

一天,当方代表又在大会上唾沫横飞时,我爸爸坐在台下,在封面印着"毛主席语录"的笔记本上即兴写下了下面的文字。

.

最为难能可贵的是,读过的人一直替他坚守着秘密,使他不致被打成反革命。    

 

6608192426284542283

方伯乐相马

作者: 左先生

*


世有方伯乐,然后无千里马。方伯乐常有,而千里马不常有,以常有扼不常有,其不常有者更难有矣。

.

方伯乐相马云:“马以易为我用者为良。俯首帖耳,摇尾乞怜,忠心不二,唯我所用,是为基本。唤之即来,唆之即上,得心应手,我甩分头你摇尾,我使眼色你咬人。而畜育简易,长日跳踉不必食草豆,剩骨遗矢即欣欣。呜呼!此马何马?吾方伯乐心目中之千里驹也。

.

若夫俗所谓千里马者,才美不外见,性倔体顽,日行千里我难追,白驹过隙我何寻?长嘶震耳,振鬣惊心,怒蹄断骨,我惧长存。长鞭难驭,何日安宁?且骁腾万里为谁用?为谁真堪托死生?为敌为友,在在堪疑。幸我方伯乐掌相马之权,必羁之以笼勒,束之以缧绁,饿其体肤,批其冥顽,方某在位,万马难逃!”

.

嗟夫!夫复何言!韩文公有诗叹曰:骁腾千里闷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看方公穷抖擞,不遗余力降马才。

 


 

图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