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中资银行任命前政治人物进入董事会引发探究

作者: 毛芃

前 言

2月10日星期六, NZ Heland 刊登了Brian Gaynor 先生的一篇文章 -China’s banks building their NZ presence。

文章对在新西兰开业的三家中国银行任用新西兰前政界人物担任董事会主席或董事进行了评论。Gaynor先生似乎对中资银行的这一策略感到不解, 因为他认为新西兰的前政治人物担任公司董事的没几个成功的, 他特别用前政府总理詹妮•希普利女士(Jenny Shipley)做例子, 例子还涉及了一家华人公司,该公司行政总裁是知名的商界人物 – Richard Yan。

本文是Brian Gaynor 先生评论文章的主要内容摘要。

(NZ Herald 图片)

2018年2月2日,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新西兰分行在奥克兰举行开业庆祝活动。

新西兰前总理约翰•基爵士、财政部长格兰特•罗伯逊先生、中国驻奥克兰总领事馆总领事许尔文女士等嘉宾出席了仪式,开业活动由新西兰前总理、建设银行新西兰子行董事长詹妮•希普利女士主持。 – 中国建行网

 

 

中国建设银行是第三家在新西兰储备银行注册并在新西兰开业的中国银行。

新西兰的三家中国银行目前在新西兰的市场份额相对较小,但是它们有巨大的机会扩充自己的业务,因为中国工商银行是世界第一大银行,中国建设银行是世界第三大银行,中国银行是全球第五大银行。

这三家大银行的平均资产为33,800亿美金,而新西兰银行的总资产只有3,700亿美金。

来新西兰开业的这几家中国银行似乎采纳了以政治为导向的策略,因为前总理詹妮•希普利女爵是(新西兰)中国建设银行的主席,前国家党领袖、前行动党领袖Don Brash博士是(新西兰)中国工商行的主席,前Napier 的国家党国会议员 Chris Tremain 是 ( 新西兰 ) 中国银行的主席, 前政府财政部长Ruth Richardson是 ( 新西兰 ) 中国建行董事会成员。

詹妮•希普利(Jenny Shipley)

 

这是一个挺奇怪的策略,因为大部分新西兰政治人物在从国会到公司董事会的转型上都没那么成功。

外国银行完全主导了新西兰的金融领域, 25家在新西兰营业的银行中,有20 个为外国所拥有,这其中有10家是在当地注册的,还有10家是分支机构。

四家澳大利亚银行占据了新西兰银行总资产的86.3%, 而20家外国银行所拥有的资产占据了新西兰银行资产总数的92.5%。

20家外国银行实际上主导了新西兰的商界,这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 在上一个财政年度里,20家外国银行的税后净收入超过了50亿新元,而新西兰股市20家最大上市公司的净收入只有35亿新元。
  • 四家澳洲银行去年的净收入为47亿,而新西兰四家最大上市公司的净收入只有7亿。
  • ANZ, ASB, BNZ 和 Westpac这四家银行去年支付了近35亿新元的红利给他们的澳洲母公司。

此外, 银行系统对新西兰退休储蓄计划 KiwiSaver 的市场占有从2013年年底的58.9%增加到2017年年底的66.9%。

根据2017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份工作报告, 新西兰银行的外资拥有率高得惊人。 这份工作报告调查了26个发达国家和64个发展中国家。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定新西兰的银行资产有95%被外国银行所拥有, 全球只有四个国家这方面能超过新西兰-斐济、爱沙尼亚、伯利兹和马达加斯加。

更重要的是, 在除了新西兰之外的另外25个发达国家里, 外国银行所拥有的资产平均只占所在国银行总资产的34%, 而新西兰则高达95%。

谁拥有新西兰的银行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 外国银行在发达国家的表现更为有效,更能推动东道国银行业的竞争。然而在新西兰, 情况则不是这样, 新西兰银行 ( Bank of New Zealand ) 被澳洲国家银行 (National Australia Bank ) 所收购就是一个例子。

在新西兰, 四大主要澳洲银行占据了新西兰银行总资产的86.3%, 这使得新西兰本地的小银行非常难以同澳洲巨人竞争,也使得其他新进入的外资银行很难在新西兰开辟出一片天地。

有鉴于此, 任命前政治人物担任新西兰的中资银行的董事会成员是非常有趣的(fascinating)现象。

这是否是一种征兆?即中资银行希望获得类似澳洲银行在新西兰营运,为了获得许可和实践这个长期策略而发展同新西兰政要更为密切的关系?

前总理詹妮•希普利 2004年4月进入富国太平洋 (Richina Pacific) 公司董事会, 该公司此时在中国和新西兰拥有好几个业务,包括上海的制革、北京的富国海底世界和新西兰的一家建筑公司 Mainzeal New Zealand

对前总理詹妮•希普利的任命, 部分原因是为了让富国太平洋公司在中国政府官员的眼里具有可信度。

希普利女士还被任命为Mainzeal地产和建筑公司((Mainzeal Property & Construction )董事会的主席。

希普利加入董事会不久,富国太平洋公司购买了一家老式中国国有企业,这家企业业务广泛,包括在上海拥有大量土地和地产控股。

与此同时,Mainzeal在奥克兰一个建筑项目(Vector Arena)上损失了2220万新元。

2008年,富国太平洋向股东提议将公司拆分为四个部分, 并从新西兰股票市场撤市。这一提议以88.54%的赞同在2008年12月15日获得通过, 希普利女士为这一提议做了辩护。然而, 对于股东提出的2004年购买的中国国有企业所控股的土地和地产价值是多少,公司方面的回答是模糊的。

从2009年以后,公司的股东们再也没有收到年度报告、没有收到会议通知,没有分红也没有任何其他联络。

与此同时,来自中国的消息是, 许多通过中国国有公司获得上海土地控股的投资人都发了大财,但富国太平洋的股东却没有任何收益。

Mainzeal建筑公司虽然已在2013年2月倒闭,但清盘人对几位公司董事的法律诉讼还在进行, 这包括希普利女士和前富国太平洋总裁Richard Yan先生。

今年9月, 为期六周的法律诉讼将在高院进行, 法庭将对Mainzeal建筑公司的无担保债权人的1.17亿索赔做出裁决。

目前, 前总理希普利仍旧是中国建设银行(新西兰)的主席。有议论说, 她像一些前新西兰政治人物一样, 在公司董事会的表现不如他们在政坛的表现。

(作者Brian Gaynor是 Milford 资产管理公司执行董事)

你的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