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青年人的“政制梦”到“创业梦”?

占中运动结束一个多月,香港各界对青年人都施以莫大的关心,注视他们向上流动机会、就业及住屋等问题;近来香港展现了一股推动青年创业的氛围。与此同时,港人对政改的要求未有松懈,激进派走进小区爆发冲突。香港青年人要追“政制梦”?还是“创业梦”?

141212020427_admiralty_hk_512x288__nocredit

马云的创新浪潮

特首梁振英于1月14日发表的施政报告表示,政府准备注资3亿元设“青年发展基金”,资助现有计划未能涵盖的创新青年发展活动,包括与非政府机构合作,以资金配对形式帮助青年创业。

马云来港演说前一天,于2月1日宣布捐出十亿元的“香港青年企业家基金”。基金宗旨是协助香港年轻企业家在阿里巴巴各交易市场和平台上创业,并将创业的产品和服务从香港销售到中国内地市场。基金将每年从香港的大学中挑选二百名毕业生,到阿里巴巴的公司实习。马云在2月2日“与青年有约:从梦想到创业成功”交流会上,被问及参与占中的人士能否申请该基金,马云说 “Why not ? ” 他认为,年轻人应相信自己,改变自己,世界就会改变。

作为团结香港基金顾问的马云,是应香港前特首董建华的邀请来港进行演说。董建华作为团结香港基金主席在发言时指出,设立了由香港大学前校长徐立之领导的“创新、创意、创业专项研究委员会”,为青年带来最佳的创新氛围。

马云:年轻人应相信自己

可见,占中运动之后,香港为提升青年人出路,接二连三提供了创业的举措。近一周以来,无论电视、电台、报章及杂志等均较多报导创新、创意及创业的消息及讨论,似乎为香港青年人展开了一个新方向。

暴力冲突再现

占中于12月中结束之后,民阵于2月1日发起首次“争取真普选”游行,由维园出发至中环遮打道集会,大会预期有5万人参加,但警方统计高峰期时更只有约8,800人参与,香港大学民调则推算有1.1万至1.2万人参加。

值得留意的是,游行数字创近年新低,但不意味着香港社运走向温和,反而令人更为忧心:年青人可能觉得占中之后,以传统游行方式抗争,已没多大作用,青年人的抗争已进入小区。最近一连两个周日,于大埔及屯门均发生警员举旗警告,以处理冲突场面。

正当民阵号召大游行当天(2月1日),撑警大联盟召集人李偲嫣等10多名成员,于大埔港铁站外呼吁市民签名支持设立辱警罪,约五十名青年到场“踩场”,双方互相指骂。推撞混乱间,警员在场分隔两批人,一度举起黄旗,警告他们不可超越警方封锁线。两派推撞到马路上,有警员手持胡椒喷雾指向示威者。

中港之间矛盾尚未有缓和。2月8日,再有团体反对内地人来港购物,从市区伸延至新界,发起“光复屯门”行动。数百人由屯门港铁站出发,游行至屯门工业区。游行人士戴上口罩,称言担心流感肆虐而要防疫。他们不满内地水货客大量入货,要求驱逐内地客,并要求政府取消一签多行。当日于屯门时代广场二楼爆发冲突,警员展示红旗,并出动警棍,又向人群施放胡椒喷雾。

“创意”与“雨伞”

另一方面,港人反对北京政改框架持续。最新民调显示,支持政改的比率下降。政制关注组刚公布第四轮调查,该小组于上月26日至本月1日访问逾千名市民,结果显示特首选举在设限之下,有49.5%市民希望通过,较去年9月同一调查下跌3.8%。对比过去3次调查,支持“袋住先”比率首次不过半。

支持政改的比率下跌,令港府政制官员坐立不安。占中过后,如何改变青年人对政府的敌视?如何令他们对前景抱有希望?对于他们来说,创新意味着突破传统,走出固有框架,享有思想自由,与“雨伞运动”所体现的同出一辙。把精力投放于创意事业,展示其才华,使实现一己梦想;总比其利用创意抗争为佳。为公众利益谋幸福,有时只顾自我感觉良好,但因干扰公众,可能反受厌恶,事与愿违。年青人若把握当前,利用创意建立自身事业,一旦成功,社会也可受益;要是不幸受挫,也能积累经验,在职场上卷土重来。

香港人心须要重整,从政制改革以及经济方向,都须要走向共识;否则,香港长期内耗,造成政治不稳,将把香港原有的竞争力拉下,令整体港人的利益受损。青年抗争者抱有理想,须慎防好心做坏事。正如马云说:“只有年轻人成长,香港才可以成长。”

 

(源自:BBC)

标签:

你的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