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华商家暴案联络警局,新西兰政府部长被迫辞职

作者:毛 芃

2014年的大选年里,新鲜事儿迭出。5月初,就出来一桩政治新闻 – 国家党政府的政治丑闻 – 政府部长Maurice Williamson 因为华商刘东华家暴事件致电警方一事被披露而辞职。John Key总理很快就接受了辞呈,并申明Williamson 的做法越界。 John Key说,在这种事情上是没有灰色地带,因为警方独立执法是新西兰司法系统的核心。

Image result for maurice williamson, Liu Huadong

John Key 总理 : Williamson辞职是对的

Related image

新西兰国家党政府部长 Williamson 因为华商刘东华家暴事件致电警方一事被披露,政治前途不妙,他于是选择辞职。

2014年5月1日本周四上午,总理John Key宣布接受Maurice Williamson的辞职请求。

John Key 总理说, Williamson 先生已经向他保证说他没有意图影响警方对于刘东华家暴案的调查,他承认这一做法是很严重的判断错误,给警方对案子的独立调查带来了潜在影响。

John Key 总理说, Williamson致电警方的那一瞬间,就已经越线。这是严重的判断错误,他选择辞职是正确的。

“对一个部长来说, 在案子调查期间致电警方是完全不适当的。那个电话的结果是警方重申了案子,在我看来,如果不是这个电话,警方是不会重审案子的。”

John Key说,这个事情上没有灰色地带,警方的独立性是新西兰司法系统的核心。政府部长不可以在一个案子被起诉期间致电警方,不论出于什么目的。

Williamson 是内阁外的部长,担任建筑和建设部部长、土地信息部和统计部部长。

John Key总理说,他下周将指定一个新的内阁外部长,同时,任命Nick Smith代理建筑和建设部部长、任命Nathan Guy 为土地信息部部长、任命Simon Bridges 为统计部部长。

 

事件回放

华商刘华东被控家庭暴力,被指故意打伤他的妻子和岳母,他在2013年12月11日被捕。

警方内部的电子邮件显示,前政府部长Williamson今年1月份首次同Manukau 警局的负责人John Tims通电话。

Manukau警局的防止犯罪经理 Gary Davey 被责令对部长的询问进行追踪处理。Davey 于是对这个案子重新进行了调查,随后告知Williamson部长对刘华东的起诉照旧进行。

代理副警察专员Grant Nicholls 说,他对警官在同Williamson的交往中坚持原则的做法很满意。

据报,刘华东已经在法庭上认罪,下个月将在奥克兰的家庭暴力法庭再次出庭。

• 2013年12月11日: 警方接到报警,位于奥克兰Epsom 的Boulevard酒店发生家庭暴力事件,当夜12.20分,刘华东被捕。

• 2014年1月20日 : 警方高层开始讨论 Williamson 先生的电话。
• 2014年1月28日: 警方回应 Williamson 说,他们会继续对案子的调查。
• 2014年4月1日:刘华东在奥克兰地区法庭出庭,承认故意伤害他人罪。
• 20146月10日: 法庭将对刘华东进行宣判

 

同刘华东关系密切的政府部长

据《新西兰先驱报》报道,Maurice Williamson 同刘华东关系密切,他不仅在刘申请新西兰公民上帮助了他,他们两家在奥克兰附近的Coromandel 半岛海滩都有度假屋,他还帮助刘收拾度假屋。

2010年,由于Williamson向内政部长Nathan Guy 游说,刘华东取得了公民权。Williamson在刘获得公民权的第二天,亲自主持了刘的入籍仪式。

当时,内政部官员反对给予刘新西兰公民权,因为他的英文水平没有达到要求、而且在新西兰没居住够足够的时间。

Williamson先生自2010年以来,同刘华东吃过5 – 6次饭。但Williamson 坚持说,刘只是私人朋友,他周四晚上在TV3 Campbell Live说他从没有去过刘的家,刘也没有去过他的家。

他说,刘曾经就哪里能买到度假屋征求过他的意见,这名前政府部长告诉刘说,Pauanui 海滩有一个度假屋正在出售。刘于是买下这所度假屋,这个度假屋同Williamson的度假屋相邻。Williamson去年圣诞节在刘去中国的时候还帮助他收拾了这所屋子。

Williamson说,他喜欢做手工活儿。

Liu 的一个公司曾经在2011年给国家党捐款2.2万。

Williamson 和总理 John Key 还 为刘的一个建筑地盘开工剪彩。

Image result for maurice williamson, Liu Huadong

不过,Williamson 否认刘的财富、捐助和友谊影响力他的判断。他说,他相信同警方联系是在履行他作为国会议员的工作职责。

他说,当他得知刘被起诉,非常“震惊”。

当被记者问到Williamson为何要告诉警方刘在新西兰有大笔投资时,他说这是为了提供背景资料。

Williamson承认他犯了判断性错误,他说他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Williamson 先生说, “我想我非常清楚地表示,我只是询问一下事件的状况。”他还说警方对他的询问似乎也没有问题。

Williamson 先生说,他对自己被贬到后排议席感到“失望和沮丧”,还说他的家人也都“有点崩溃”。

 

反对党仍不罢休

Maurice Williamson虽然已经辞职,但反对党的批评并不会因此停止。本周五,新西兰优先党领袖Winston Peters 说,他想知道为何警察部长Anne Tolley 在得知Williamson 同警方高层就刘华东案子通电话后不尽快告诉总理。

Cunliffe 说,这一事件是显示出国家党政府对自己的要求标准在下降的另一个例子。

Culiffe在周四的一个会议上,对这句话重复了不下9次。他还点了好几位出问题的部长的名字 – John Banks、Peter Dunne、 Judith Collins。

绿党联合领袖Russel Norman 批评国家党采取一种让金钱影响政治的态度。

总理John Key否认了反对党的这些说法,他说,国家党政府对自己有高标准的要求,他在Williamson事件上的迅速行动就是证明。

不过,Peters指责John Key总理实行双重标准,说总理及时处理了Williamson,却对警察部长Collin Judith 迟迟不做处理。

Judith部长去年访问中国时去了她丈夫担任董事的一家新西兰出口公司Oravida在中国的总部参观。John Key总理说,在Collins事件上,他也是采取了相同的查看证据、听取内阁建议的相同程序。

 

《新西兰先驱报》社论: 还有多少问题没有被揭露

5月2日本周五, 新西兰先驱报就Williamson辞职一事发表社论,社论的标题是 “ Williamson- the other questions”。

社论说,总理本周四迅速接受Maurice Williamson 的辞呈是正确的;总理批评这名部长就华商刘东华因家暴被调查一案致电警方是“越线”也是正确的。

但是,John Key总理 对这一事件的快速处理并不能掩盖同事件相关的其他问题,政府内阁成员手册上明明白白地写明部长不得干涉警察的调查,一个有27年国会议员经验的人士为何会违反规定,这不是John Key政府高层中出现的一个孤立事件。这一令人痛心的缺乏判断力的事件引发人们对政府高层人士的个人品行的质疑。

警方内部的电子邮件往来显示,Maurice Williamson先生告诉一名警方高官刘“在新西兰投资了大笔金钱”,他敦促警方进行实在的调查。结果,警方错误地按照部长的要求重新调查了这个案子。不过最终,警方还是选择正确行事,继续对案子进行调查。部长还被告知让刘华东去寻求好的法律建议。

警方早就应该对Williamson 讲这样的话了,早该让他知道他对这个案子的介入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

不过,警方的问题还不仅于此。《新西兰先驱报》依据《官方信息法》要求披露Williamson同刘案调查有关的文件,但遭到拒绝,原因是隐私和维护法律。好在报社的这个要求惊动了总理办公室。John Key对此事采取的严厉回应引发出了一个明显问题,那就是为何报社的要求遭到拒绝,为何警察部长没有把此事早点告诉总理。

政府高层人士出现的一系列问题已经达到让人担忧的地步。看来只要不被媒体披露,内阁部长手册是不是被遵守似乎无关紧要,不知还有多少这种违反部长行为守则的事情被隐藏、从未被揭露。

 

Williamson其人 :因支持同性恋讲话而声名大噪

Maurice 1987年进入国会,63岁的他是相当有个性的政治人物。他在政坛上起起伏伏,在前排议员和后排议员之间数次转换,但依旧保持着热情和幽默感。

他在 1987 赢得 Pakuranga 选区进入国会, 从那时起,担任该选区国会议员至今。他担任过9个政府部长职务。 他是国家党议员中比较右翼的议员。

Williamson持有自由开明的观点,他强烈支持娼妓改革法、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他去年在国会辩论同性婚姻的发言为他赢得了国际声誉,美国著名的脱口秀Ellen节目还邀请他上节目,但他没有去。

Williamson虽是个老资格政客,但他似乎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人,因此不能在国家党高层保持永久的地位。

2003年,他因为对当时的国家党领袖Bill English不忠而被贬到后排议席。喜欢开玩笑的他故意拿个小望远镜上席,以显示他真得是被贬到很后面。

Don Brash 取代Bill English担任国家党领袖后,Williamson东山再起,不过他在担任国家党交通事务发言人时因坚持要对交通道路收费再次被贬。

他的直率和幽默几次给他带来麻烦。

2007 年,他因不满电视台一个有关肥胖的节目给电视台发电子邮件说:“如果一些人无论如何不能减肥,……为何纳粹集中营中没有胖子?”他后来被为此道歉。

 

Williamson 还要参选  再次获胜难度增大

John Key政府的部长们近来接连因为“判断失误”而遭受抨击,政府形象受损,而行动党和保守党已经瞄准Williamson
所在的奥克兰Pakurangua选区,准备乘机将此地盘占为己有。

虽然Williamson辞去了政府部长职务, 他还计划参加今年的大选。不过,他所在的选区竞选会变得更加激烈,因为行动党和保守党都已瞄准了Pakurangua选区。保守党领袖 Colin Craig 和行动领袖 Jamie Whyte have 都表达了到Pakurangua选区竞选的兴趣。

Whyte博士说,他就是在Pakuranga 长大,Williamson辞去政府部长一事让他对在Pakurangua参选有了新的信心。

工党在 Pakuranga 的国会议员候选人 Barry Kirker 说,Williamson应该辞去国会议员职务,离开国会。

(2014年5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