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轮流转 工党领袖Cunliffe因华商刘华东遭“围攻”

作者:毛 芃

2014年6月,离新西兰9月22日大选不足3个月,正是新西兰政坛又有了新热闹瞧。不过这场热闹是围绕着一个名叫刘华东的华商展开的,而这场热闹让当时的工党领袖David Cunliffe 分外尴尬、狼狈,公信力也再度遭到质疑,其领袖地位都甚至为之动摇。而随之而来的Fairfax民调结果对工党更是一大打击,工党支持率滑落六个百分点,只有23%,国家党支持率则跃至56%。

Cunliffe被揭13年前曾为刘华东向移民局写信

2014年6月17日,新西兰媒体揭出华商刘华东不但给国家党捐过款,还给工党捐过1.5万,而他的居留权是工党政府执政期间特别批准的的。

刘华东2005年获得新西兰居留权,虽然当时的移民官员反对,但是当时工党移民部长Damien O’Connor还是给予了他居留权。

6月17日这一天, 工党领袖Cunliffe否认为刘华东获得新西兰居留权做过任何事情。他说他从没有见过刘华东。

6月18日本周三,《新西兰先驱报》发表了Cunliffe 2003年为刘华东向移民局写的信,这封信,是《新西兰先驱报》记者依据信息法所得到的。这下,Culiffe的麻烦大了。

他否认自己先前在这个事情上撒谎,他说他不记得写过这封信,是因为他的选区办公室没有相关记录,他是依据选区办公室的核查所做的回答。

Cunliffe 本周三在国会告诉记者说,他没有为刘说过情,他到现在也不记得见过刘。

工党财经事务发言人David Parker也为Cunliffe叫屈说,就是税局也不会把记录保留11年。

Cunliffe 争辩说,他只是写信简单询问下移民局可否告知刘华东他的申请要多久才能批下来。他说,并没有要求移民局给刘居留权, 但是在给移民局的信中,他说刘华东计划为新西兰投入大笔资金并将新西兰产品出口中国。

《新西兰先驱报》评论员Claire Trevett在文章中说,Cunliffe的信确实强烈暗示希望刘能跳过正常的移民申请长队获得移民局的优先处理。

Cunliffe的尴尬之处

《新西兰先驱报》本周三发表的Cunliffe在2003年为华商刘华东申请居留权给移民局写的信让Cunliffe大为尴尬和狼狈。因为在这之前,他一直高调批评国家党同刘华东的关系,攻击国家党政府接受富有商人的捐款,暗中将国家党同政治腐败联系在一起。

国家党前部长 Williamson 在刘华东因为家暴被警方起诉后致电警方询问案情而辞职。刘华东被揭露出曾经给国家党捐款,工党因此对国家党大力讨伐,指责国家党同富商关系密切。不料,工党现在也面临相同的尴尬处境。

《新西兰先驱报》政治评论员Claire Trevett说,Cunliffe辩解说他在信上并没有为刘华东说什么,只是简单地问移民局是否可以告知刘的申请程序需要等候多长时间。而这同国家党的Maurice Williamson 的辩解何其相似,Williamson当时说他给警方打电话并非要给警方施压,只是问下案子的进度,说这是一个国会议员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Cunliffe 一个月前毫不留情地利用刘华东的案子对国家党大打出手,指责国家党对富裕的外国捐助人 “任人唯亲”,批评Williamson 同刘关系密切。他说,从何时起,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家可以允许一个人凭借其在银行金钱的数量就能决定他们享受什么待遇?

Williamson在媒体披露他为刘华东的家暴案子给警方打电话后辞职,Cunliffe在国会 一遍遍地说:“Williamson的行为是国家党政府的行为标准在堕落的又一个例证。……任何一个做出这种事情的部长都应该立即下台。”

《新西兰先驱报》首席政治评论员John 本周四发表评论文章说,这个问题的症结在于Cunliffe是否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Cunliffe在去年工党领袖竞选的时候曾经通过一个私人信托接受捐款,以避免将捐款人姓名曝光。

Armstrong说, Cunliffe被揭发出为刘华东向移民局写信这件事对他本人的声誉和公信力都是一个打击。

 

Cunliffe说国家党在抹黑他,John Key总理否认

工党领袖 Cunliffe 认为他是因为政治原因才在本周遭围攻的。他说, 媒体发表他11年前的信是政府部长在背后搞鬼。
他说,John Key总理证实他至少在这封信发表的两周前就已经知道这封信的存在了。’

Cunliffe说,是政府导演了这次让他陷入危机的事件。正在美国访问的John Key 总理否认对Cunliffe进行抹黑。

总理说,我们都看到过去6个月来David Cunliffe 和Grant Robertson 如何给国家党施压要求透明,要政府部长们说清楚责任。

John Key说他手头还有更多的材料没有披露。移民部长 Woodhouse 说,Cunliffe为刘华东写的信就在刘华东的卷宗里,当反对党议员们逼他说明情况的时候,他把所有文件调来看,自然就发现了这封信。

 

刘华东,新西兰政治人物的克星

华商刘华东,2014年新西兰大选中的新闻人物之一。然而, 他在媒体上总是作为反面角色出现,是不遵守新西兰法律(因家暴被捕)、用金钱腐蚀新西兰政治的外国富商的典型人物。他正向网络大亨Kim Dotcom一样,成为新西兰政治人物的克星,谁沾上他谁倒霉。

国家党政府前建设部长Williamson 因为他而辞职,而工党领袖Cunliffe也因为他而在本周饱受抨击。

刘华东2005年获得新西兰居留权,虽然当时的移民官员反对,但是当时工党移民部长Damien O’Connor还是给予了他居留权。

5年之后的2010年12月16日,刘华东获得新西兰公民权,这次还是在移民官员的反对之下获得的,这次是因为当时的建设部长Maurice Williamson 替他说情。

获批的第二天,Williamson在他位于奥克兰Pakuranga 议员办公室里亲自为刘华东主持了入籍宣誓仪式。

2014年5 月,Williamson 因为刘华东面临家暴指控致电奥克兰警方高层而辞去政府部长职务。

刘华东2013年12月在奥克兰New Market他的Boulevard酒店因殴打他的妻子和岳母被捕,他已经承认袭击女性罪名和故意伤害罪,现在正在寻求无案底获释。

刘华东参加过国家党政府的几次筹款活动,他的一家公司2012年给国家党捐款2.2万元。

刘华东在2011年世界杯橄榄球赛期间投资350万新币对Boulevard 酒店进行升级改造,总理John Key和当时的建设部长Williamson 参加了开工仪式。

刘华东因为家庭暴力被警方起诉,原政府部长Maurice Williamson 曾因打电话向警方询问,事情被披露后,Williamson被迫辞去部长职务。

 

工党否认刘华东捐款给工党

本周二,英文媒体揭露 刘华东给工党捐款1.5万,但是遭到工党否认。

YahooXtra新闻说,刘华东给工党捐款,工党不可能不知道。

工党方面表示, 捐款记录上没有显示刘华东的名字,但他不排除刘通过公司给工党捐过款。

但目前正在美国访问的John Key总理说,他相信刘确实给工党捐过款。

 

《新西兰先驱报》本周刊登了刘华东的妻子Juan Zhang 和前工党政府部长 Rick Barker 2007年在一个筹款晚会上的合影。

 

Cunliffe仍获工党支持 不会辞职

 

Cunliffe 表示他没有意图辞去工党领袖。 他相信仍旧可以领导工党;还说他仍得到工党核心层的全力支持。

他说:“我们是一个团结的团队,我们要赢得今年的大选。”

他说,人们都知道大选前领导人出现变化会严重损害工党赢得大选的机遇,更多的人会为他们的(国会)席位而担忧。

Cunliffe说,他的情况同前国际党政府部长Maurice Williamson 的情况不同,Williamson是直接干预警方的操作。

6月19日本周四,《新西兰先驱报》网站进行民调,问David Cunliffe 是否应辞去工党领袖职务。结果显示,过半网民认为Cunliffe应该辞职。

6月19日本周四 Fairfax新闻集团公布的最新民调结果对工党更是一大打击。工党支持率滑落六个百分点,现在只有23%,国家党支持率跃居56%。

这次民调是在周三 Cunliffe 2013年为华商刘华东申请居留权向移民局写信的消息披露之前做的。

在5月底公布 的两个主要民调中,工党支持率在30%左右。

前工党主席Mike Williams 说,假如排除周四的民调,工党的表现其实是比上届大选年同期要好。 但是,如果工党在主要民调的支持率也继续下滑到20%的低位,工党核心层可能出现恐慌,更换领导人也不是不可能。

根据工党规定,工党议员可以在大选开始前的90天内在不需要党内大范围竞争的情况下选出新的领导人。

工党领袖Cunliffe承认,工党在这次民调中的支持率是自2011年最低的,这令人担心。不过,他说,这只是一次民调,最重要的民意结果是大选那天的结果。

《新西兰先驱报》政治编辑John Armstrong 分析说,Cunliffe 的领袖地位也许还能保住。

他说,虽然有传言说,工党的Grant Roberson 已经获得工党核心层的大多数支持,但是在大选前不到3个月接手党领袖工作对于Robertson来说, 不亚于喝下一杯毒酒。

其二 , Cunliffe 在到工党所属的贸易工会成员那儿很受欢迎。

Armstrong说, Robertson 先生 很清楚地知道此时此刻通过工党核心层把Cunliffe赶下太,或让工党局面不稳,摧毁剩余不多的工党积极分子的士气。

 

(原文写于2014年6月20日,发表于当日《新西兰联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