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诗社】兰花花 / 打鼓的汉子

新西兰的约翰陈近日银川旅游,写下一首颇有地域色彩的轻松欢快的《兰花花》。

长江边的女子神游狐则写下了黄土高原气息浓郁、富有生命韵律的《打鼓的汉子》。

兰花花

by 约翰陈

*

兰花花花开花花花兰,

哥哥我想妹妹就过贺兰山。

贺兰山口那个太阳红哟,

二十四道光一万年就到了那个银川。

谁知道哪里呀是银川?

银川上又有几个湾?

湾里头几头大头鱼?

大头鱼几斤才够过妹妹家的门槛。


那阵鼓点

by神游狐

*

你在豆角角孕床忘情
在老南瓜怀里发狠
敲起的鼓点戛然而止时
脚下传来
黄土高原的阵痛

*


牛皮鼓面

by神游狐

*

呻吟了八百年
又被凌辱了二百年
失血过多的牛皮
如守护皇陵的壮汉俑
继续切割
更湍急的血流

*


打鼓的汉子

by神游狐

*

有多深的沟壑
就有多厚的中纬度
有多重的青铜剑
就有多沉默的一轮孤月
你在源头声声击打
能否捂热
高粱地身后的一条老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