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削外籍雇员, 加油站老板被重罚25万

霍克湾一名开加油站的老板因为剥削持短期签证的外籍工人,被重罚25万,还被判家庭禁闭6个月。 这显示新西兰政府加大了对违反员工最低权益行为的打击力度。

Pegasus Energy Ltd 公司的Jag Rewat,在Hastings经营着一家BP加油站。他从2013年开始雇用两名持临时工作签证的印度籍工人,时间长达两年。在这两年时间里,Rewat 没有按最低小时工资标准支付工人,还让他们每个轮班时间长达16个小时,但在工作日志上又故意少填他们的工作时数。

这两名雇员中的一人在90天工作试用期期间,每周工作50多个小时,但只得到20个小时的工作报酬。

此外,Jag Rewat也不支付雇员假日工资。结果,51岁的Jag Rewat的不法行为遭到劳工部督查员的调查。

他被勒令支付25万,除了支付拖欠的两雇员工资$132,000,被罚款 $120,000。

劳工部地区督查经理Loua Ward 说, 如此知名品牌的加油站出现这种虐待员工的情况令人震惊。

她说,两名受到剥削的印度籍雇员生活条件恶劣,他们被安排睡到地板上,但却被收很贵的租金。

Rawat 还对这两名雇员进行威胁,说如果他们道出真相,会被取消工作签证,还会被驱逐出新西兰,返回印度后会有麻烦。

劳工部地区督查经理Loua Ward 说,这两名印度工人的处境像奴隶一般。

她说,外籍移民工在新西兰处于弱势,他们也许不知道自己的权益,也许会遭到雇主的剥削,从这个案子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

Rawat 已经在Napier地区法庭承认8项相关控罪,包括伪造移民文件和误导新西兰移民局。


毛传媒请新西兰雇佣关系法顾问May Moncur 女士对这个案子进行点评,下面是May Moncur的说法。 

May Moncur 

利用工签威胁剥削外籍工属违法

by May Moncur

 

新西兰是个移民国家,每年都有大量外籍人士到新西兰工作和学习。这些短期签证持有人在求职就业方面遇到的问题往往更多。

这些外籍人士由于语言和文化的局限及缺少本地社区和家庭资源,在雇佣关系中遭到不平等对待时,常常委曲求全。甚至当他们的基本法定权益被剥夺时,很多人也是忍气吞声,噤若寒蝉。

这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们的工作签证和雇主公司是捆绑在一起的,个别不良雇主于是利用签证来威胁外籍雇员。

新西兰是个法治国家,对弱势群体的保护是很周到的,立法也很严格。对于严重违反劳资法的行为,不仅当事公司要承担法律责任,公司的负责人也要承担个体责任。

从上述加油站老板剥削印度员工的案子可以看得很清楚。

本案中的起诉方是政府的劳工部门监察员,他们有权力在收到举报投诉后对公司的违法行为进行调查,并根据情节对公司和公司负责人提起诉讼,追究其责任。

作为一个雇佣关系法律顾问,我常常用“软伤”和“硬伤”来解释不同类型的雇佣纠纷问题。

“软伤类”劳资矛盾常常指的是雇员和公司在雇佣管理过程主产生的纠纷例如解雇、裁员、降职、处分、调整岗位、薪水发放以及员工间的矛盾等带来的不满、误解和冲突。这类雇佣关系问题不属于劳工监察员的管理协助范围。如果雇员有这方面的法律需求,可以请法律代理以获得专业帮助。

“硬伤类”则是和雇员的最低法定权益相关的违法行为,比如最低工资、假期工资、休息时间、带薪病假、产假、拒绝提供合同、健康和生产安全等等。

对于这类问题,雇员可以用投诉的方式获得劳工监察员的帮助。比如和最低工资或假期工资有关的投诉。劳工监察员一旦受理投诉,可以对当事公司的所有雇员资料进行调查。这样的力度对违法公司是极有震慑作用的。

近几年,政府已经明显地加大了对违反员工最低权益行为的打击力度,特别是在最低工资问题上,对公司负责人的责任问题,已不仅仅限于经济惩罚,而是上升到了刑事责任追究的高度。

特别值得注意的变化是,现在劳工监察部门和移民局以及税局联手办案,这不但大大提高了办案的效率和管查的范围,也提升了法律的震慑作用,使得执法行为落实到位。

一句话,雇佣关系问题上遇到麻烦,要知道如何咨询或投诉,以获得帮助。


 

你的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