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变天”:新政府重审中资的虚与实

马来西亚经历5月9日历史性大选后,以马哈蒂尔(Mahathir Mohamed;大马统一翻译:马哈迪)为首的希望联盟(Pakatan Harapan)新政府正式上班。

在当选至正式上班之间这几天,被一马公司(1MDB)丑闻缠身的前总理纳吉布(Najib Razak;大马统一翻译:纳吉)及其妻子,以及总检察长阿班迪(Mohamad Apandi Ali)被限制出境;新内阁委任首三名阁员,其中财政部长由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出任;马哈蒂尔亲自宣布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以最高规格独立调查一马公司弊案。

除此之外,马哈蒂尔委任包括华裔首富郭鹤年在内的五人“精英顾问团”,为经济和财政献策,并表态将重新审视与外国缔结的经济合同——言下之意包括中国。

不少中外媒体都聚焦在新政府对中国投资的态度,但这是否就是马哈蒂尔心目中的首要任务和目标,似乎是个疑问。

马哈蒂尔对华资的态度有什么转变?

马哈蒂尔在选前确实曾表达过一些质疑中国投资的意见。其中在本年1月,马哈蒂尔曾撰文质疑南部柔佛州与新加坡比邻的伊斯干达(Iskandar),由中国广东碧桂园集团投资的“森林城市”项目,将让70万中国公民进入大马,并最终成为大马公民。

柔佛新山市的碧桂园森林城市展销厅(21/2/2017)
图片版权REUTERS /碧桂园森林城市项目曾引起大马内部争论,但得到柔佛皇室支持。

 

有关言论引来柔佛州苏丹伊布拉欣(Sultan Ibrahim Ismail)的强烈批评。而早在一年多前,碧桂园驻马代表已趁时任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黄惠康高调巡视之际,否认过有关指责。

另一项成为焦点的中国投资项目是东海岸衔接铁道(ECRL)。这项价值130亿美元的铁路建设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中国交通建设公司(中交建)承建,前者为直属中国国务院的政策性银行,后者为中国中央级国有企业。

曾任纳吉布政治秘书的胡逸山博士稍早前为BBC中文撰文时指出:“马哈迪之前对一些中国在马投资事宜约略有点微言,但他上台后立即改变口风,谓有必要才会检讨中国的投资,而且也没反对‘一带一路’倡议。”

不过,本籍柔佛州麻坡市的独立文化研究人士,前《当今大马》中文编辑苏颖欣博士对BBC中文记者说:“我不觉得他(马哈蒂尔)是有转弯。”

“他原本并不是非常‘反中资’,只是对于前首相(总理)大量引进中资是蛮反对的。因为那过程涉及到很多不明朗、不清楚的程序。”

槟州研究所研究员黄进发博士说:“马哈迪的立场不是亲中、亲美,而是亲马来西亚,所以只要中国投资对马来西亚有利的话,马哈迪绝对不会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中国的崛起是不争的事实。”

黄进发博士对BBC中文记者说:“马哈迪是一个民族主义者,这立场他非常清醒,所以他过去对西方的很多看法都非常尖锐,很多时候都倾向于跟中国合作。”

黄进发博士的这个说法可以追溯回他在老执政党马来民族统一机构(UMNO,惯称巫统)所提倡的“亚洲价值观”。马哈蒂尔与已故的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普遍被认为是信奉“亚洲价值观”的代表人物。

马哈蒂尔(左)在吉隆坡接见李光耀(右)(27/4/2005)图片版权AFP/ 马哈蒂尔(左)与李光耀(右)于1990年代大力推崇“亚洲价值观”。

2015年,李光耀去世后不久,已由马来西亚财团持有的香港《明报》曾专访马哈蒂尔。他当时专门针对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评论说:“马来西亚历史上曾被英国和葡萄牙攻占过,这是他们西方的方式。”

“中国人2000年前就来了,我们国内也住着很多华人,从来没有说过要攻占我们,我想这就是亚洲的方式、亚洲价值观。”

马哈蒂尔向《明报》说这番话之际,还没有决定跟纳吉布翻脸,脱离巫统及其执政联盟国民阵线(Barisan Nasional)。

中国在马投资将发生很大变化吗?

马哈蒂尔与希盟领导在选前多次承诺将重新审视中国投资,马哈蒂尔上星期六(5月12日)则说明,除了跟“一带一路”倡议有关的中国项目外,像新隆高铁等牵涉外国的项目与合同也是重审对象。

马哈蒂尔在希盟内领导土著团结党(PPBM),该党策略局副主任旺赛夫(Wan Saifu Wan Jan)2017年在新加坡尤索夫伊萨研究所(Yusof Ishak Institute)担任客席高级研究员时曾发表研究报告说:

  • 2012至2015年间,中国对马来西亚直接投资增长超过十倍;
  • 纳吉布在2016年11月与2017年5月两次访华期间,马中两国企业共签下23份谅解备忘录(MOU),涉及投资金额1736.4亿令吉(439.5亿美元;2786.3亿元人民币)

黄进发博士对BBC中文记者说,“马来西亚肯定需要外国尤其是中国的投资,”中国企业不应该把眼前政局视为危机,而应该顺应形势变化,予以调整。因为马来西亚也看到别的国家在“一带一路”倡议之下,接纳了一些没有直接好处的项目,导致国家债台高筑,“这个担心不止于马来人,华人也会有”。

“马来西亚跟中国一样,都是理性跟务实的……我相信中国大部分在马来西亚的投资,在基本面上还是对两国都有利的。所以如果有调整的话,我相信也不会影响很大。但是中国应该有清楚的认识:在变天之后的马来西亚,所有项目要能够长久维持下去,必须对马来西亚人民有利,而不是对个别政党或个别政治人物,或者他们的家族、朋党有利。”

两位学者还指出,纳吉布在位期间大力引进外资,与挽救一马公司问题不无关系——马来西亚检察部门在纳吉布主政期间曾发表调查结果称纳吉布不涉及贪污,纳吉布也一直否认腐败指控。

但身为“80后”的苏颖欣博士指出,“质疑中国投资”是一件存在世代差距与族群差距的事情。但也牵涉到各方不了解投资内容,无法将中国的投资视为单纯的投资。

 

《新海峡时报》报道,莱士雅丁博士星期一(15日)在一场公开活动上说,新政府应当重新审核马中两国之间的巨型项目,并说:“中国单方面在南中国海的争议区域里修建机场与港口,但我们在东盟(ASEAN)却在南海问题上,对维护国家在东南亚的利益三缄其口。”

“我们必须(给中方)营造清晰的理解,尤其是在南海贸易与安全自由等问题上。”

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政治学者梅雷迪斯·韦斯教授(Prof Meredith Weiss)认为,中国在马投资得到部分州属的皇室支持——尤其是柔佛州苏丹伊布拉欣——也是中资不会遭遇重大改变的理由。

(源自BBC)

 

标签:

你的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