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博士三谈贸易战】川普是要与中国先火拼一下,让中方“痛”一下

前言

明天7月6日,是美中宣布对500亿美元产品互征关税的生效日期。今天,再次有请新西兰维多利亚大学商学院的高宏志博士就近日中美两国的势态发展谈谈美中贸易战。一直关注美中贸易摩擦并参与讨论的前中国外贸工作者三木先生也有发表看法。

今年6月18日和4月6日,毛传媒曾先后发表过两篇高博士谈美中贸易战的文章 – 《高博士再谈贸易战:贸易战主动权在白宫 结果无悬念》-和《高博士谈贸易战:中美都想摆脱对彼此的依赖,冷战格局大幕揭起》。


 

记者: 人民币汇率和中国股市近期连续数周下跌,中国官媒称股市下滑是”不理智的过激反应”造成的,这是否说明中美两国贸易摩擦已经造成了中国的金融恐慌?这种恐慌是否会随着7月6日的来临加剧?

高博士:中国的金融恐慌具体体现在投资者用脚投票,也就是说他们想尽快逃离股市寻找安全的避险场所。但中国目前房市高企,国内安全投资通道越来越少。

中国国内的任何投资,都离不开政府信用,金融恐慌的根源在于政府信用的缺失和国民对政府控制力的恐慌。贸易战对中国投资者信心的最大影响在于,投资者觉得政府正在失去它本来无处不在的影响。这种恐慌并不奇怪,这也是中国政府在贸易战表面上不能输的根本原因。

相对于中国国民的国内资金,国外资金自由的多,也更加“机会主义”,它们逃离中国的速度会更快,这体现在汇市人民币加速下调。

 

记者:中国宣布从7月28日起,在20多个领域放宽对外国投资股比限制,对市场准入负面清单也有缩减。西方媒体认为这是北京与华盛顿打贸易战前夕做出的开放姿态。但美国对此似乎并不在意。请问如何看待美国这一“无视”态度?川普是铁心要打贸易战么?

高博士:中国同美国的谈判多次“miss the target” (换句话说是“把脉不准”),主要原因还是官员的“和稀泥”思维,象征性回应川普的要求,打一枪退一步;再打一枪、再退一步。战略不清楚,底线不清楚;从开战时就没有搞清楚川普的战略意图。

另一种可能是中国的贸易谈判官员从来没有弄懂中国高层的意图。川普的政策是美国优先和双边范围内的“公平”;其实川普眼里的公平并非一时的对等,而是历史上不平衡的当前再平衡。也就是说,在川普眼里中国过去十六年通过WTO占美国便宜太多;中国任何让步都是不够的。

由此来看,贸易摩擦本身仅靠谈判解决不了,这是一场实力的较量,是拼杀出来的。川普就是要与中国先火拼一下,让中方“痛”一下,双方必须要实战一下才能再接着谈。

三木: “负面清单”里的所有内容,都是加入WTO时的承诺,只是最后期限过了还没兑现。中国加入WTO时的承诺比这个“负面清单”里的内容要多得多,如果当年承诺兑现,就不会有今天的贸易战。

记者:美国众议院6月26日通过法案收紧外国投资,舆论都相信这是针对中国。北京方面已传出要淡化“中国制造2025”,以平息美国对其科技产业发展的不安。请问你对此如何看? 

高博士:“中国制造2025”里有太多的中国政府直接干预因素。高精尖制造业的发展不是搞“三弹一星”,只重结果,不重效益。

高精尖制造业需要一个有效的金融市场支持。美国的高科技发展离不开华尔街和硅谷。中国的华尔街在哪里?中国的高盛在哪里?中国的硅谷又在哪里?中国的哈佛,MIT又在哪里?没有一个自由创新的大学教育体系,没有一个市场导向的创业文化和如乔布斯、贝佐斯和扎克伯格之类年轻时就能靠创新创业一举成名的企业家文化,没有一个追逐风险和鼓励创新的金融圈子,何谈高科技研发和发展?

自主创新首先要有创新资本的支持。创新资本的培育首先要政府放权,减少对实业创新的干预,更不能在实业创新开始有收获时,政府支持的利益集团就伸出贪婪之手掠夺企业家和创新资本的“劳动果实”。

也就是说,中国需要真正建立起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和对“实业资本”合法获得的私有财产的保护。没有财产和经营的安全感,谁会真正创新呢?购买,“剽窃”,或者“抄袭”岂不是更容易?

现在,美国开始对来自中国的投资限制(禁止25%以上的中国投资),这是美国针对中国企业剽窃国外知识资产的一种反制措施。中国合法投资美国的高科技企业的路被堵死了,这不是“剽窃”惹的祸吗?难道真要等到中国人去美国留学这一条路也被堵死,中国政府才能意识到知识产权保护对市场经济和中国连接世界的重要性吗?

 

记者:你和三木先前都认为贸易战打不起来,现在二位的看法是否有改变? 以中国庞大的市场、充裕的资金和政府的威权掌控力,中国真没有办法应对贸易战带来的危机吗?

高博士:我原来对中美贸易战短期内谈判解决持乐观的态度,原因是中国同美国打贸易战的基础不具备,力量不对等,贸易战的主动权一直在美方。如刚才的分析,我现在仍认为贸易战不会大规模打起来。七月六号生效的美国对来自中国340亿美元货值的商品收进口关税也只是初战和“远程炮战”,并非攻坚战。

前线接上火,双方都亮一下自己态度和实力后,还是会回到谈判桌上。估计中方在国内舆论上对美态度还是会大转弯,化敌为友,以退为进。

希望中方不是搞缓兵之计,而是借机真正启动国内改革,对这么多年的利益集团的垄断利益和“强取豪夺”下狠手,治理市场秩序,引进国际的认证机构、金融体系和舆论监督体系,健全完善国内的市场机制。

我认为中方的谈判人员应该换一批;很明显现在的谈判团队对美国主导的国际规则、对西方经济体联盟基础还是缺乏认识。

中国应该以此次与美国冲突为契机,以国际化为轴线,重新思考和制定中国的内部市场经济体系,政府简政放权,重新拾起朱镕基总理执政时的国企改革路线。对美国的对华贸易再平衡策略积极回应,掌握主动权,变“危”为“机”。

三木:贸易战真的开打,后果不堪设想。但我仍然一厢情愿地希望中美能在最后一刻谈判让步达成协议,中方重获整个西方市场,且换取国内产业升级技术,借机深化改革国内的经济体制,真正融入世界文明体系,何乐而不为呢?

 

记者:高博士曾经表示贸易战会加速中国资本产业界的恐慌,贸易战一旦开战,外贸资本、民营资本会加速逃亡。你能预测一下美国6月7日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对中国民间实业、对中国经济会造成什么影响吗?

高博士:川普征收高关税对那些已经疲于奔命的利润微薄的出口业主、对中国的外向型经济、对中国的实业就业都具有极大杀伤力。

失业潮是不可避免的。受贸易战影响首当其冲的是出口企业,尤其是电子通讯企业。中兴已经趴窝,华为现在是华府的首要打击目标。富士康已经在美国威斯康星建厂,他们在中国大幅减员已是不可避免。而连锁效应、附带效应不容小觑。

我曾经预测很多出口企业会选择减少外汇结汇、境外开户,增加应收账款的多种方式资金跑路。

民营资本是理性的;都是自己利益优先。苦的就是劳工;一旦工厂开工不足,工资得不到保障,必然引起动荡,形势堪忧!

 

记者: 高博士先前认为新一轮“冷战格局大幕已经揭揭开”,三木则认为苏美式的冷战不会发生在中美之间。请问现在二位是否还继续保持原有看法?

高博士:中美之间的冷战与苏美之间有所不同。中美之间的经济联系千丝万缕互相渗透,民间的关系很好。中美的冷战确切来说是政府之战、是利益集团之战;绝大部分中国人只是吃瓜群众,只有承担贸易战苦果的份儿;这是比较悲催的事。

这次贸易战在我看来是当代版的“鸦片战争”,都是因为巨幅贸易顺差引起的。不过鸦片战争因为“鸦片”让英国和列强尽失道义高点,这次是围绕“违反世贸承诺”、“知识产权保护”和“政府干预经济”等新的摩擦点。美国不是向中国强卖鸦片;而是强卖一种体制和经济发展模式。

三木:中国威胁论,在西方也不算新鲜话题了,中西方意识形态分歧是个老问题。美国有鸽派、鹰派,现在无疑是鹰派借保守力量暂居上风。

中美在贸易战开打之际,对抗/反击其实是与妥协/让步并存的。毕竟中美双方的经贸文化关系已经十分密切,难以彻底分割。

不过,由于中国从世贸组织获益极大,对美国有巨额贸易顺差,贸易战的主要妥协方只能是中方。如果不愿面对这个起码事实,任贸易对抗延伸下去,蔓延到政治、军事、外交领域,不排除真有当年美苏冷战的可能。那只会是平民百姓遭殃,但愿不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