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新西兰的孩子

作者: 毛芃

新西兰的孩子属于天下最幸福的孩子。这种感受不是现在才有,而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

刚刚过去的周日,家里来了两个小客人  – 九岁的Steve和快八岁的Kyle。

其实,应邀来做客的是我的朋友 – Steve的妈妈Louie。两个小朋友本是随从,只是两个小家伙话多又有趣,俨然成为主嘉宾。

Steve(左)和Kyle  (Louie 摄影)

 

刚一坐下, Kyle就告诉我他和Steve是“铁哥们”。

原来,Kyle头天晚上在Steve家过夜(Sleepover),两个小男孩玩得难舍难分,Louie于是就把两个小家伙一起带来了。

要好的小朋友周末一起 sleepover ,这是新西兰小朋友喜爱的社交活动。

   (网络图片)

我孩子小学时若哪天晚上去谁家sleepover,那可是我们做父母的节日。两个人晚上赶紧溜出去吃饭、看电影,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我问俩孩子是怎么认识的,Steve 一本正经地说:“It’s  a long story”, Kyle立马翻译成中文:“说来话长!”

我这才知道,两个孩子的友情缘于Steve为Kyle打抱不平。一年前,Steve看到两个小孩欺负Kyle,勇敢冲上去伸出援手,Kyle 从此同Steve 成了“好哥们”。

我问Steve:“你那时候认识Kyle吗? ”

Steve摇摇头,然后说道:“我那时候才从中国来,没朋友,很想有个朋友。”

Steve说这话时的神情很坦然。

Steve  (Louie 摄影)

 

Steve和Kyle在同一所小学读书。我问他们是否喜欢自己的学校,两个孩子一起点点头。

在中国上过两年小学的Steve说,他希望学校功课紧一些,还说他爸爸要给他转到另一所要求更严格的教会学校。从小在新西兰长大的Kyle则说,他不希望功课紧,因为他“喜欢自由”。

饭桌上,我还知道了一个小秘密。Kyle长大了要同Steve的妹妹“结婚”。Steve的妹妹在上海,读小学一年级。

我又惊讶又好笑地问Kyle:“为什么想娶Steve 的妹妹呢? ”

小家伙认真地说:“很简单,因为她长得好看。还有,她是处女座,我也是处女座。”

Steve在一旁瞥嘴说:“处女座很花心,我是金牛座,很专心。”

我想看下Steve妹妹的照片,Louie刚从手机中翻出来,Kyle伸过头来抢着要看。

曾经看过一篇西方人写的文章,说小孩子的纯真、可爱    – 那种真、善、美的天性 – 在8岁的时候达到顶峰。

当然,不是所有孩子的美好天性都能得到释放。

生活在新西兰的孩子是幸运的,因为那些压抑孩子天性的东西少之又少。新西兰人相信应当让孩子们在快乐中度过童年。

曾经有一位来自印度的母亲告诉我,她女儿都5年级了,还不知道“考试”是什么东西。  这位妈妈同我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哭笑不得。

是的,新西兰的小学生们在学校读书,几乎没任何压力。每到周末,不论是学校的运动场还是社区运动场上,到处都是踢球的孩子们和围观叫好的家长们。教练、裁判嘛,也都是家长义务充当的。

 

新西兰的孩子 (网络图片)

 

台湾著名作家“三毛”很多人都知道。我是最近在才得知,三毛上中学的时候因为受到老师的羞辱而休学。有一次,数学老师用毛笔在三毛两个眼睛上画了两个黑黑的大圆圈,让她面对全班同学站着,还让她在教学楼的走廊上走一圈。敏感的三毛自尊心大受伤害,从此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差不多两年时间都不肯出门,更不肯去上学。

三毛  (网络图片)

 

难以想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新西兰。我的孩子小学到中学期间,我们做家长的从未听老师对孩子说过任何正面的批评的话。不是说孩子没毛病,而是老师在指出孩子缺点的时候相当谨慎和委婉。印象最深的是他才上小学时老师给的评语:“有很强的安全意识”。

五、六岁的孩子有安全意识是什么意思嘛?我们做家长的仔细琢磨,意识到大概是孩子比较胆小,体育活动上不像其他Kiwi男孩子那么疯玩、敢玩。

你看,这明明是性格上的不足之处,可老师却是从积极的一面来说,唯恐伤害孩子的自尊心。

为了让孩子变得胆大、皮实,我们送他去参加童子军活动,从8岁到18岁,从未间断。渐渐地,孩子在各种户外生存锻炼中,变得能吃苦、敢冒险。有一年我们去澳洲玩,路经一个山谷,看到当地的孩子一个个爬到山谷边的树上,抓住树上一条长藤子往大约四、五米下的河水里跳,我们孩子不由分说脱掉鞋子也学着当地孩子的样子去爬树、跳河,然后再从河里爬上来。

新西兰人爱夸人,夸人的词汇丰富多彩,这些好听话,新西兰人整天挂在嘴边上,夸起孩子来,更是毫不吝啬,像 very good , lovely , wonderful, great , fantastic, brilliant, gorgeous, marvelous, magnificent , well  done, ……就是批评孩子前,也先把好听话说前头。

在一个以正面鼓励为主的教育环境里,难怪新西兰的小孩子大都是自信的、快乐的。

曾经有一个华人小男孩很骄傲地告诉我,他的体育很好。

快乐的孩子 (网络图片)

 

经常有人嘲笑新西兰人数学差,简单的加减法都要用计算器。是的,中国的基础教育确实很扎实,可是,有多少人想过中国孩子是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呢? 听说现在幼儿园的孩子都开始学做加减法了。

我们不是不知道童年的快乐是怎样,罗大佑的《童年》我们人人都会唱。

“池塘边的榕树上, 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操场边的秋千上 ,只有蝴蝶停在上面

……

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

等待游戏的童年。

(网络图片)

 

新西兰的儿童是幸运的,他们功课不多、假期不少,离大海近,离草场近,离雪山近。

更不要说这里的天很蓝、水很清、奶粉不参假、疫苗都是真的。

说起疫苗,我想起第一次带孩子在新西兰打疫苗针的情景。想起护士的温柔、友善。打针前,先问孩子好,同孩子说笑,还给孩子一颗糖吃。注射室的一角,堆着各种玩具和花花绿绿的儿童读物 。

一位好友曾经对我感慨道,我们这代人最大的功劳,就是把孩子从小带到了新西兰。

这话让人欣慰,也让人伤感。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