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 Brash博士印象: 一个理性、感性兼备的人

昨天(2018年8月13日)看到一条消息, 说Don Brash博士获得新西兰年度人物大奖(New Zealander of the Year) 提名,这是缘于他对新西兰言论自由的倡导。

Don Brash博士  毛 芃 拍摄于2014年4月

 

最近,言论自由成为新西兰人的热门话题,Don Brash博士成为这场讨论的热点人物。先是他参与的“言论自由联盟”反对奥克兰市长Phil Goff禁止两个加拿大人在市议会场地演讲,还将市议会告上法庭,因为他们相信新西兰人有表达和聆听有争议观点的权力。

随后, Brash博士对梅西大学副校长取消他在该校的演讲提出批评;然后,他不顾年轻左派们的抗议,坚持在奥克兰大学举行的有关言论自由的辩论会上发言。

Brash博士在言论自由辩论会上发言遭抗议

图片来源: Newshub

 

作为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和媒体从业者,我一直对民主国家的言论自由的界限感兴趣。在得知两个加拿大人在一番周折后决定到奥克兰演讲,我曾联系Brash博士,想提前知道演讲地址。不料Brash博士告诉我,他也不知道,因为他并没打算去听,他只是反对Goff市长不许他们在奥克兰市议会场地讲话的做法,对他们的讲话内容并不感兴趣,他们两个能有场地演讲,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不过,没想到的是那两个加拿大人最终还是没能演讲。

Don Brash博士 / 毛芃拍摄于2018年3月5日

 

因为工作关系,我认识Brash博士好多年了。不像对其他政治人物采访过后不再有交集,同Brash博士认识后就一直保持着联系。我尊敬他,喜欢同他一起聊天喝个咖啡。在我眼里,他不象个政治人物,更像位学者 – 朴实亲切的新西兰学者。

记得今年3月5日同他见面小聚,他兴奋地告诉我他头天参加了奥克兰每年一度的Round The Bays长跑。他让我看他手机上的照片,说他用了近两个小时走了8公里。

Brash 博士参加Round The Bays 长跑

Brash 提供图片 

 

身为新西兰中国工商银行董事局主席的Brash博士是同工商行的同事一起参加的“长跑”。他说,参加的人很多,简直就是人海(sea of people),里面能看到各种人,老人、孩子、坐在轮椅上的人;除了白人,有亚洲人、毛利人、太平洋岛人。

 

Brash博士还强调,一路上只看到一个警察,这么大的活动,这么多的人,只看到一个警察,还是一个没有配枪的警察,这样的场景,让他很感动。

 

Brash博士,前新西兰央行行长,前国家党领袖,政治上有很锐利、严肃的一面,现在还在为取消毛利政治特权、为言论自由奔走呼吁,可私下里,他经常流露出感性的一面,传统的新西兰人所具有的谦卑朴实的一面。

 

记得有一次同Brash博士去奥克兰机场附近参加活动。临近机场时,看到飞机呼啸着从低空飞过,他感慨现代科技的进步有多么了不起。他说,对年轻一些的人来说,可能因为生来就享受这些东西,就把它当成生活中固有的东西,可对老一辈人来说,看到高科技的东西被创造出来并投入使用、造福人类,总是会感到莫名的激动。

 

2014年4月10日,我应邀参加 Don Brash的新书“Incredible Luck (极其幸运)” 发布会,至今还记得他在致辞中的几句话。他说,我们生活在新西兰的人何其幸运,想想那些生活在阿富汗的民众,那些生活在战乱、独裁国家的民众……。

 

Don Brash博士显然是个很重感情的人,有一次从聊天中得知,他手上戴的手表是他十几岁过生日时他父母亲和一个当时住在他家的外国学生一起合买的生日礼物,这块表他戴了整整一辈子。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Don Brash博士的坦诚。2005年大选期间,他作为国家党领袖会晤Destiny 教堂领袖,由此惹来政治麻烦,可是他并不后悔。他说,作为一个政党领袖,你有责任会晤不同的团体。

 

2011年大选的时候他仍旧如此,那时他是行动党领袖,当一名有争议的华商希望同他会面时,他一口就答应了。我曾提醒他这么做政治上可能不安全。他还是那句话。做为一党领袖,你有责任会晤不同的人,了解他们的想法。

 

Brash博士是那种老派的很有绅士风度的人。记得有一次同他在一家华人饭馆吃饭,饭馆老板认出他来,过来向他诉苦说治安不好、歹徒上店里来偷东西;邻座有几个华人男子也认出他来,兴奋地拎着酒瓶子过来同他碰杯。几个人碰杯后离开,Brash博士不解地问我,为何这几个男子只同他碰杯,不同我碰杯。我说,那是因为他们见到你很兴奋,忽略了桌上还有其他人。

 

我是从2005年开始做新西兰的大选报道,对一个新移民来说,这也是一个学习了解新西兰民主政治和民主运作的好机会。做为一个旁观者,我能会体会到作为领袖人物所面临的某种尴尬,因为一方面,一个真正的领袖人物这制定政策上必须有前瞻性,但同时,这有可能让更关注当下利益的选民难以理解,会被政治对手加以利用。

 

2011年大选时,Brash博士作为行动党领袖在亚裔社区发布治安政策,提出要对吸食大麻非刑事化,就是把吸大麻当成健康问题而不是犯罪问题来处理,这是为了让更多的警力用于对付真正对社会造成破坏的罪犯。Brash 博士用了一些数据和例子来证明大麻非刑事化在国际社会已开始成为潮流。

 

Don Brash的初衷是为了加强社会治安,但他似乎不知媒体在传播相关消息时,会渲染有卖点的地方,Brash博士支持吸食大麻成为媒体报道的主线,加上政治对手的煽动,消息到了许多亚裔选民耳朵里就成为笼统的Don Brash支持使用毒品。

 

2011年行动党竞选失败,作为行动党领袖的Brash博士未能进入国会。大选结果公布的当晚,他黯然宣布辞职。

 

为了这一年的竞选,Brash博士辞去了BNZ银行董事局成员的职务,辞去了AUT的教职。竞选失败,他失了业,幸亏他还有一个Kiwi果园需要打理,不至于闲得慌。

 

曾经听他自嘲说自己是“underemployment(不充分就业)”, 我安慰他说:“在这一点上,您并不孤独,因为许多移民都是大材小用,能找到什么工作就做什么。”

 

有时候,Brash 博士会主动说起同第二任华裔妻子的事情,他因为婚外情惹恼了妻子,两人分居,但还保持着友好交往,偶尔会一起吃饭、看电影。他告诉我,每年圣诞节,第二任妻子都会做圣诞大餐,请所有家人聚会,包括他的第一任妻子和丈夫。

 

Brash博士说,难以想象,他的两任妻子居然相处得不错。

 

他曾经对英文媒体说,同第二任妻子的关系触礁是他人生最大的错误。他说两次婚姻的结局给他带来巨大痛苦,以至于他想用自杀来解脱。

 

2014年4月11日在Don Brash博士的新书发布会上,他的两任妻子都参加了,他在现场演讲中特别答谢了她们。

Don Brash博士的自传2014年出版 /  Brash提供

 

这场新书发布会的主持是新西兰著名喜剧演员Jim Hopkins,他在介绍Brash 新书的时候,全场笑声不绝,站在他附近的Brash博士也被逗得开怀大笑。但是,当主持人夸赞Brash博士有坚定的信念、是个坚守原则的人的时候,我注意到 Brash 博士没有了笑容,他低下头,手握成拳头搭在鼻子上,似乎有点动感情。

 

主持人在结束讲话时一语双关地说:“让我们欢迎Don Brash博士 – 我们从未有过的最好总理(the  Best Prime Minister  we never had )讲话”时,全场掌声雷动。

 

不知Brash博士听闻此言作何感想,站在一旁的我有些为他感伤。

Jim Hopkins 主持Don Brash新书发布会上 / 毛 芃 摄影

 

Brash博士多年前接受我采访时曾说,他是为了政治理想才在2002年辞去储备银行行长职务投身政坛的。他说,他担任央行行长多年,发现一些经济问题的根源其实是政治问题,他从政是想从根本上解决社会问题,改善国家的状况。

 

曾经在英文媒体上看到Brash博士对自己从政的总结。他说,他在国会四年半的政治生涯并不是他人生中最满意的,因为是反对党,他未能对新西兰的法律、法规作出哪怕一条改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是个失败;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他领导国家党在2005年大选中将国会席位从27席一下提升到48席,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功,为国家党赢得2008年大选奠定了宝贵基础。

2005年国家党年会现场 ,这两个小朋友举着支持Don Brash做总理的宣传牌/毛 芃 摄影

 

2005年大选中,国家党赢得的席位只比工党少了两席。国家党之所以得票率飙升,同Don Brash 2004年在Orewa 的种族关系演讲有很大关系,这个演讲触动了很多新西兰人的心弦,引发他们的共鸣。

不过,Brash 博士要求全体国民政治上平等的诉求也使他背上种族主义的标签。

这些年来,眼见他在2005年大选时与总理职位擦肩而过,眼见他2011年大选时试图重返政坛功败垂成,又见他依旧不弃不离关注新西兰的社会问题,参加致力于取消毛利人政治特权的霍伯森誓言活动,参加言论自由联盟,为维护新西兰人言论自由的权力呼吁。

不管是不是政治人物,70多岁的Brash博士都坚持做自己认为是正确的事情,不管不顾这些事情是不是有争议,会不会让一部分人很不高兴。

 

Newstalk ZB 图片

Don Brash在奥克兰大学言论自由辩论会上 /Stuff 网站图片

 

几年前,Brash博士曾对我说,他一点不觉得70多岁人就老了,邓小平70多岁还领导中国进行改革开放呢。

我曾拍摄过Don Brash在一些社会活动中的照片,其中一张是在2005年国家党年会上拍的(下图)。送给Brash博士后,他说他很喜欢,还打印出来摆在桌子上。后来我在他的自传 Incredible Luck (极其幸运)一书中看到这张照片,看来,他真的很喜欢。

2005年  Don Brash在国家党年会上 /毛 芃 摄影

 

Brash博士获得年度人物提名,相信他一定是高兴的。估计他又会觉得自己太幸运了,就像他的自传标题所言。

拍摄自 Brash博士自传  / 毛 芃 摄影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