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西兰商人在中国犯案看中国对外媒的开放

 作者: 芃   

(这是写于2009年的文章)

 

2009年8月,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局局长郭卫民接受《中国日报》采访,表示国务院主要部委要对外国媒体采取“零拒绝”的态度。

郭卫民说,中国政府对新疆“75事件”、对青海鼠疫疫情都迅速发布了新闻,“从自然灾害到事故灾难,接着是公共卫生事件,从动物疫情到人的疫情,现在的中国完全是开放的”。

这条消息,让我感慨良多。

“现在的中国完全是开放的”,我对这一判断很有质疑,但我衷心希望中国是在向“完全开放”的方向发展。且不说“完全开放”会给中国带来多大益处、给世界带来多大益处,就是海外媒体想找借口“歪曲中国”恐怕也不那么容易了。

之所以有如此感慨,是因为不久前的一段亲身经历。

Danny Cancian

 

今年8月12日,电视一台的时事新闻调查栏目Sunday播放了一个名为Banged up的节目。节目讲的是在中国佛山经商的新西兰人Danny Cancian去年11月在佛山与当地人发生冲突、失手将对方一人打死被判刑的事情。节目讲述了事情发生的原委、讲述了法庭的判决,也采访了当事一方Danny Cancian 的妻子和家人。

 

这个节目的用意是提醒新西兰人去中国做生意、旅行时要非常警醒,避免陷入法律纠纷,否则,后果很严重。

 

我手头有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6月15日发布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据判决书所述,2008年11月30日晚,Danny Cancian 同另一名新西兰人和两名中国同伴在佛山一个酒家宵夜,同时在该酒家用餐的还有当地罗姓先生及他的几位朋友。罗先生同Danny头天在当地一个饭店门口无意碰撞了一下,大概因为交流上的误会,罗先生对此很生气。这会儿在酒店冤家路窄碰上了,罗先生决定要教训Danny。他带着众人率先走到Danny座位处,掀掉对方帽子挥拳就打,冷不防受击的Danny于是站起身来把对方推到墙边,罗的朋友乐先生抄起椅子砸中Danny头部,受伤的Danny也抄起一把椅子砸向乐先生头部。乐倒地后,Danny 又朝他头部踢了两脚,乐先生因头部受重伤当场死亡。佛山警方当晚将Danny羁押,同日将其刑事拘留,12月2日将其正式逮捕。

 

佛山中级人民法院判Danny犯“故意伤害罪”,判其入狱5年,另外还判其赔偿乐家数十万元人民币。

 

当事双方都对判决很不满。乐家认为判得太轻。乐先生家在乡下,他一人在外打工,是家里的经济支柱,乐家希望得到更多赔偿。Danny家人则认为判得太重,认为Danny是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被迫自卫反抗。判决书上也明确写有“被害人吴XX一方先挑衅并殴打被告人”,“对引发本案有重大过错”;验尸报告也说明吴体内有过量酒精。由于双方都对判决不满,案子现在已转至广东省高级法院,目前在等待高院判决。

 

为了做这个节目,Sunday节目组采访了Danny的家人,Danny家人含泪讲述了他们的想法。他的妻子说,Danny住在关押40多犯人的牢房里,她很为丈夫的处境担忧,从谈话中,可以感觉出他们对中国司法的陌生、不信任。

 

做新闻报道的要素之一是报道面要均衡。当事双方当然不能只采访一方。节目组希望去中国采访受害人吴家的家人,听听他们的声音。可惜,这个计划没有实现。

 

7月中旬,我接受Sunday节目组的委托,几乎用了一周时间通过各种方式联络吴家和其他相关机构及人士,希望采访他们;同时,我也同广东省媒体和佛山媒体联系,希望得到他们的协助;当然,我首先联系的是广东省外事办。几乎所有的可能的方法都试了,结果一无所获。

 

没有人愿意接受外国媒体采访采访,没有机构愿意同外国媒体合作。

 

其实,这不过是个普通的刑事案件,不牵涉敏感政治话题、不牵涉国家机密。

 

我记得几年前,广东省曾主动邀请新西兰主流媒体到广东参观,本地有华人媒体曾对此大张旗鼓地宣传报道过。

 

如今,人家主流媒体主动找上门了,却没人愿意搭理了。

 

其实我明白,西方媒体这些年、特别是去年因为西藏问题的报道,已经被妖魔化了。虽然中国没几个人有条件、有能力直接阅读西方媒体的报道,但是,中国人十有八九都知道西方媒体如何不怀好意地歪曲中国、唱衰中国。

 

中国中央政府去年奥运之前作出革命性规定,中国公民可以在自愿的情况下不需要通过批准就可接受境外媒体采访。然而,普通民众和地方机构对外国媒体还是避之不及。

 

一位在中国某外事部门工作的朋友对我说:“政府在外事政策上已经很开放了,但老百姓同政府在认知上有鸿沟。”

 

一位在广东媒体行业的朋友对我解释说:“中国人被管制太狠了,一般都还是怕跟老外们有赚钱之外的合作和交流。”

 

我同Danny的律师通过电话,同审理Danny一案的法官、同法庭的庭长都通过电话。感觉他们说话彬彬有礼、言之有物、恳切自然。我多么希望他们对我说的内容能通过电视画面让新西兰观众听到,让他们感受到在这一案子的审判上中国司法机构表现出的透明度。

 

然而,Sunday节目组没有得到这个机会,我为Sunday节目组遗憾,也为中国方面丧失一个利用外国媒体表现自己的机会而遗憾。

 

就效果而言,利用好这样的机会要比花大钱请外国媒体到中国看那些安排好的表面风光作用大得多。西方媒体不是傻子,他们不会完全相信表面的东西。他们对自己的政府都是天天用怀疑的眼光上下打量,凭什么会相信中国政府安排给他们看的东西。话说回来,就是中国的老百姓,对中国政府的话,相信的成分又有多少?

 

如果外国媒体没有机会亲身采访他们所想采访的,那他们的报道难免会有偏差、有失平衡。

 

在中国日益受到世界重视的今天,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国际媒体对中国的关注只会越来越多。因此,用透明的政策、合作的态度对待境外媒体应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当一切都暴露在阳光下,是非自然容易明辨。谁想歪曲什么,也没那么容易。

 

作为一个同时为中文媒体和英文媒体工作的记者,我衷心希望中国早日“完全开放”,虽然实现这一目标的道路可能还很漫长。

 

本文发表于2009年8月20日《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