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脑子 ·随笔】旅游美食篇:品茶大慈寺

图/文: (奥克兰)木头脑子

 

成都人爱美食、喜欢坐茶馆摆龙门阵,生活悠闲,这些在二十七、八年前来成都时,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今虽说时代变了,可是坐茶馆的习俗,仍然保留了下来。大慈寺的茶室,便是这传统生活缩影。

大慈寺始建于隋代,大唐玄藏法师年轻时还曾在此参学五载,可谓历史久远。如今的大慈寺,位于成都最繁华的闹市区,太古广场。整个寺庙被各种世界名牌店团团围住,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人头窜动、摩肩接踵,真可谓是红尘滚滚了。可是一道山门、一堵红墙之隔,寺内竟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古老、清幽、庄严、虔诚,时光似乎是一下子倒退了千百年。这种反差既唐突又自然,竟然不着一丝儿痕迹,不需要任何的过渡!

 

寺中香火不错,但又不嘈杂,或许是因为到了下午三点钟的原故吧。参观完三重大殿,来到东廂的茶室落座,九月底的斜阳,穿过高高的木隔扇门,照到竹制的桌椅上,室内几乎没什么现代生活的印迹,时光仿佛是停留在大唐玄藏法师的时代。空气中茶香四溢,三五桌茶客,一边喝着茶、磕着瓜子花生,一边闲聊。背后古老的木制雕花隔扇门,也不知是什么年代的。门上雕的鱼草荷叶图案,构图优美、线条流畅灵动,刀功甚是精湛,块块精品,都足以进博物馆了。还个有那一幅幅生动的蝙蝠送瑞图,着实令人惊艳!可是当地人天天浸润其中,对此视而不见,似乎没人把这些当回事儿。

 

落座后要了一杯花毛峰,一杯素毛峰。普实无华的盖碗,细细品尝,回味无穷,悠悠然一洗连日旅途劳顿,宁静、安逸,连时光都疑固了。座位是不限时间的,水可以随意续。价格极为亲民,两个盖碗才40块,不像其它城市那么令人望而生畏。俩人看着院子里的树影,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闲话,任由寺外的世界喧嚣嘈杂,一切都恍如隔世。此时此刻,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快意。不由自主想起李涉那首《题鹤林寺僧舍》来,“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这两句诗正是此刻内心的写照。

 

后来才发现,这茶室不仅仅是占了东厢房,而且是占据了整个东跨院,面积好大,能容两百多人同时饮茶。现如今,在寸土寸金的太古里,老茶馆占这么大的地界,也只有成都人能做到了!

2018-9-18


附:《题鹤林寺僧舍》

唐 – 李涉

终日昏昏醉梦间,
忽闻春尽强登山。
因过竹院逢僧话,
偷得浮生半日闲。

你的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