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华裔好青年,最终死于合成毒品,年仅24

自从2017年到现在,新西兰一共有45人死于合成毒品(synthetic drug)。

24岁的Roger Lu,还不是这45人之一,因为他死在中国的一所医院。

他临终前最后的几个小时非常可怕,他无法入睡,脑海出现恶魔的幻觉,他持续尖叫,躁动不安。最终,他的眼球血管破裂。

Roger Lu的母亲曾经想尽一切办法想让儿子脱离毒品,她带Lu 去基督城不同机构寻求帮助,她还给毒品贩子发短信要他们远离她的儿子,但这都没有起到作用。.

Lu沾染合成毒品也就是一年前,在这之前,他曾同几个朋友一起吸大麻。

Lu的母亲Amy Zhou说,因为沾染毒品,她儿子像是变了一个人。他曾经是一个聪慧、活跃、爱打羽毛球的年轻人,但很快就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除了合成毒品。

因为吸毒上瘾,他每周要花费$420新元,他主要通过在社交媒体上卖电子音乐赚钱。

Lu 今年3月第一次服毒品过量,在一个购物中心昏倒在地,他被急救车送到医院治疗了三天。

Lu的妈妈和她朋友Peter Sibbald 查看了Lu的手机,发现手机短信内容都同毒品有关。

Lu的母亲 Amy  Zhou

 

他们还发现,Lu和他的三、四个朋友互享金钱和毒品,谁有钱谁就去买毒品,大家一起服用。

Lu 妈妈和Sibbald 给几个毒品贩子发消息,要他们远离 Lu,结果遭受到死亡威胁。

Lu也曾经戒毒,但坚持了三个星期就放弃了,他的毒瘾实在太大了。

Lu 还换了他的手机密码,他的妈妈无法再查看他的手机内容。

Lu妈妈告诉他毒品很危险,他根本不听。

小时候的Richard Lu

 

最终,Lu妈妈决定让Lu回国同他父亲生活,以为这可以让他远离毒品。

回国那天,在机场时Lu就非常虚弱,但还是被允许上了飞机。

Lu 到了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后,据信又吸食了毒品。他错过了去济南的航班,他给他妈妈打电话,有点神志不清。

Lu在中国的父亲给他买了机票,但他登机的时候,因为举止怪异,被警方带去警局,并被送到医院。

待他父亲赶到医院的时候,Lu正在遭受可怕的幻觉,他说他看到了魔鬼,然后就是持续的尖叫和躁动,48小时后,他眼睛的血管爆裂,脸部扭曲变形。

据描述,“Lu 不再像个人,而像是被野兽控制, 他谁也认不出,什么也看不到,觉得自己的头要爆炸。”

48小时后,Lu 在 医院死去,他因服毒过量心脏受损。

Roger Lu 过世之后,Lu妈妈去看他的几个朋友,告诉他们不要再吸食合成毒品。

 

合成毒品使人高度上瘾

合成毒品

 

合成毒品常被称为合成大麻,从2017年7月到现在,新西兰已经有40-45人死于这一毒品。

这一毒品高度使人上瘾,对人体健康和精神健康有潜在的致命伤害。

据新西兰毒品联合会介绍,合成大麻有数百个品种,都是在过去20年发明的。

从9月20日到今天,基督城就有两人死于合成毒品,至少六人需要深度治疗。

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当地警方在突袭一个疑同毒品销售有关的地点时,居然发现有5人倒在这附近的路边上,一个个都不省人事,其中一人的背包里还有装合成毒品的空袋子,显然他们都是服用了合成毒品。

 

因服用合成毒品失去知觉的年轻人

 

警方在那所疑是销售毒品的小店铺里,还发现了另一个失去知觉的男子。

警方说,很多毒品服用者知道毒品的危险,但他们毒瘾太深,难以自拔。

新西兰政府卫生部长David Clark表示,他想要合成毒品像海洛因和可卡因一样被列为A 级毒品。

新西兰毒品基金会表示,合成毒品已经引发“公共健康危机”。

 

因服用合成毒品失去知觉的年轻人


求 助 热 线

精神健康基金会电话:- 09 623 4812酒精和毒品帮助热线:– 0800 787 797

 

生命线 (open 24/7) 

– 0800 543 354

 

抑郁症帮助热线 

– 0800 111 757

 

健康热线 (open 24/7) 

– 0800 611 116

 

自杀危机热线 (open 24/7) 

– 0508 828 865 (0508 TAUTOKO).

 

青年热线 (open 24/7) 

– 0800 376 633

 

也可在早上8点到午夜之间发短信到234

或电邮:talk@youthline.co.nz

 

任何人都可匿名致电警方提供各种消息

阻止犯罪热线电话:0800 555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