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博士谈华为案:企业如果不纯粹,政治风险难避免

【前言】 今年12月1日,华为副董事长、财务长、创办人任正非之女孟晚舟在加拿大温哥华国际机场被加拿大当局应美国要求逮捕。12月11日,加拿大卑诗省高级法院法官批准孟晚舟保释,保释金1000万加元(约合5100万人民币)。 2019年2月6日,加拿大法庭将就孟晚舟被引渡美国进行司法聆讯,孟女士届时将再度出庭。

近日,新西兰维多利亚大学商学院高宏志博士就孟晚舟案对毛传媒发表了看法,他是从企业层面来分析这一事件的。


高博士

企业如果不纯粹,政治风险难避免

(惠灵顿)高宏志博士

说实在话,华为是中国企业里走市场路线最彻底的。华为的企业文化、任正非的创业精神、华为的创新能力,都已经跃入了世界级领先企业的行列。

从理论上讲,一个以市场为导向的企业是最注意遵纪守法的;以市场为导向的企业是靠产品和服务来发展竞争优势的。

一、资本国际化很重要

华为的市场国际化做得很好,比其资本国际化和人才国际化做的好得多。国际化的核心是资本国际化,华为最大的战略错误就是没有资本国际化。

华为近些年来的国际化步伐是在加快,但他们的国际投资策略还是很保守。华为的资本结果还是中国资本,他们的竞争优势还是“中国品牌”定位为主,他们的研发队伍还是以大量吃苦耐劳、敢打敢拼的中国技术队伍为依托。这些中国元素是华为发展的关键,但要支撑华为的长期发展就不够了。

华为的长期国际发展还是要靠资本国际化(阿里巴巴是个例子),人力资源和市场也要以国际化为主。这样的结果是企业在中国国内市场上失去一定的“民族品牌”优势,但在国际市场上就会少一些政治壁垒。

目前,华为还是给人以一个“中国企业”的感觉而不是“跨国企业”,这在全球化越来越收到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冲突的挑战,也就是越来越政治化的今天,跨国企业的太多突出单一国的背景很难不被卷入国际争端中。

真正国际化(资本、人力和市场)对华为有什么好处呢?融合中国人的勤劳基因和国际治理结构,能抵挡例如像中美贸易战之类的政治事件对企业的负面冲击。至少,不会卷入伊朗门事件之中。

 

二、无辜假设和声称无辜不同

孟晚舟案已进入了司法层序,在没有被判有罪之前,我们都可以假设或者希望孟是无辜的。

目前,华为的反应很低调,基本上是说相信孟没有做出违法违规行为,希望得到法律的公正判决。也就是说,华为并没有把事件政治化。

然而,有些媒体和机构急于表态,声称孟是无辜的,欲施加舆论和政治等压力来影响孟的司法程序。应该指出,无辜假设和声称无辜是不一样的态度和认识。舆论和中方应该督促美方尽快拿出证据,监督美加的法律执行过程。中方应该尽快驱动司法质询程序,理性对待孟的事件。

华为的破局只需要从对美国法律的理解来做回应。如果违法了,承认就好,接受处罚也是应该的。对华为最好的结果就是此事不要政治化。现在,孟的辩护团队在加拿大法官眼里,比来自中国国内的各种政治压力会更有影响力,因为辩护律师使用的是法官熟悉的语言。

任何企业都可能犯错误,关键在于是不是承认这是个错误。现在孟女事件的焦点就在于华为是否要承认犯过错。

 

三、政商关系需考量

这次孟女事件,如果处理的好(也就是说孟不说谎或者少隐瞒),应会减少对她个人的犯罪指控。其结果必然是华为作为企业被推上风口浪尖,华为可能会遭巨额罚款,国际化发展会受挫(现在已经被美国为主的西方市场以安全原因而排斥)。如果处理不好,华为很可能会被美国全面制裁。

孟晚舟女士

 

在这个案子里,华为与Skycom的关系是重点。子公司要从财务和实际控制权两方面来共同定义;还有就是华为是否对Skycome与伊朗做生意知情,这些都涉及到经济情报。法庭肯定需要明确的证据才能判罪,情报肯定要被拿出来做证据。

政商关系在这个案子中是很需要思考的。如果美国指控是真,那么华为为什么在美国明令禁止的情况下还要卖通信设备给伊朗?这纯粹是商业利益驱动吗?如果华为参与对伊朗出售设备的企业行为通过孟女事件做实,那华为参与对伊销售设备的背后是否有政治势力参与?

一个企业一旦涉及到了政治交易的敏感领域,它就不再是一个纯粹的商业企业,政治风险也就不可避免了。马云前一段时间斡旋于中美之间很高调,其实也很危险,他可能忘记了一个商业企业能够生存的基础是什么。

四、这是个标志性事件

华为事件应该是一个标志性事件,一是促进中国企业重新审视政商关系(政府在国际贸易的法律风险中所起的政治作用有限);二是企业的保密意识会更强,企业管理也会更不透明。

然而,一个管理和决策不透明的企业要想在国际市场拿大单子会越来越难,华为可能正处在痛苦的反思和挣扎中。

华为是个了不起的企业。这次它面临的挑战与它所处的国家和国际环境有关。

 

五、中美交恶,中国损失更大

中美之间的好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对抗和相互拆台估计会是今后国际关系的主调。中国政府恐怕已经看清楚了这一点。

问题是,中国领导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美国对中国的政治和经济方向的重要性。中国对美的强势会让民粹和粉红们鸡血沸腾。但是中国也需要建制派才能维护经济发展和政治稳定。

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靠民粹和粉红是不可能的,中国的发展还是需要能够融入国际秩序的建制派。但是这些建制派的发声可能在当前的中美对抗中面临越来越大的个人政治风险。没有建制;回到文革时代和大跃进时代是历史的倒退和悲哀!

美国的强大并不在其政府,而是其政治体制和社会和经济组织。我最近在海外旅行,一直在用Uber和Air Bnb。美国的创新,尤其是颠覆性的创新绝对是世界领先的。美国的竞争里就在于它文化的包容性和崇尚创新。

中美贸易战的深层次上是体制冲突,说到底还是经济和科技霸权上的较量。中国现在最理智的应对方案就是学习世界体制上先进国家的经验,例如学习明治时期的日本。如果中国决策者看不到这一点,结局很容易预测。我们都是能够见证历史的人。

中美交恶,损失最大的是中国。没有良好中美关系的大环境,中国这只大船已经失去了锚,会走向何方呢?当然可以回到历史长河里继续寻找方向,通向何处,历史已经在不断给出答案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