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华为员工】我在华为十多年,对华为很有感情

作者:(奥克兰)A先生

 

我在华为十五年,对华为很有感情。我是东北工人家庭出身,能有华为这样的企业给予我机会见识世界,通过自己的努力换得一份不错的收入,我觉得自己是感激华为的。所以我无法做到像评论中兴一样客观地评论华为。

靠压榨员工,靠抄袭,是不可能成就世界第一的电信设备供应商的,奴隶是没有创新能力的。

人口红利在基建和制造业给中国带来世界工厂的名声,工程师的人口红利配合西方先进的管理制度则相当可观地激发了创新能力。中国工程师的数量和低成本(相对中国的薪资就算高薪了)是西方同业无法比拟的。

幸亏中国一方面有大量底层出身需要卖命奋斗一段时间的年轻人,同时又有大市场和政府支持,公司因此可以赚到钱。

企业都是有原罪的,因为企业的目标就是利润最大化。没有华为和中兴公司员工的努力,中国的电话初装费还是一万人民币:七国八制的国外电信设备商没少在中国赚钱。

作为基层骨干员工,华为十年前就给我们办理了APEC卡,出入环太平洋国家无需签证,走APEC通道,这都是工作需要。

跟伊朗的事情,我们跟项目不相关的人员是不会知道的,所以我也不能瞎说。

我先后在香港,韩国,南美,澳洲和新西兰工作或者长期出差,看到不同国家的客户和竞争对手。总体看,我们比对手和客户更高效,往往都是我们促使客户推动项目进展,然后客户再去推动竞争对手,说华为都已经这样了你们也要这样……。

近几年,华为在消费产品上涉足最终消费者,打了不少爱国牌。以前做网络侧产品的时候,老百姓基本都不知道华为是干啥的。

所谓监控国民的帮凶,其实是在责怪生产菜刀的。

对于华为来说,首先会推动先富的员工文明起来一点,再推动家属,再推动供应商,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其实早年在华为内部,去发达国家出差的员工就被告知要养成给小费的习惯,公司还专门为此发过文件。

华为不会阻拦员工辞职,在市场经济下公司和员工是双向选择。愿意奋斗的去承担更大的责任,不愿意的离开 – 比如我本人。

华为外派员工在发达国家最多只能常驻3-5年,劳资双方的利益最终还是冲突的。有条件如我,就选择了离开。我辞职的时候,一周内就收到了全部的离职补贴和股票分红等等。华为很仁义,我遇到的大部分离职员工都对华为心存感激。我们还有华退会(退休),华友会(离职)等各种组织,与华为还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君子断交不出恶声,始终对前东家心怀感激。很多同事不舍得华为的高薪和整个平台提供的对创造职业生涯巅峰的追求,仍在奋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