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诗社】麻雀 / 柴火 / 被黑暗解放的奴隶

被黑暗解放的奴隶

by 低处的灯盏

*

想给新年写一首诗
写什么呢
才不乏新意

 

突然停电了
像是谁突然掐灭了
万家灯火
我们仿佛被从光明中
解放的奴隶
一下子回到了自己
眼晴是自己的
手是自己的
心是自己的

 

黑暗里,一家人坐得
石榴籽一样亲近
无所事事,满怀期待
这样的时光 新鲜而和美


麻雀

by 小刀

*

它是我一首诗里的隐喻
连带它的灰,它的小
它那不安稳的
五脏俱全

 

连带它所折射的
我的一生

 

一群麻雀不知道它们
觅的是转基因的食
饮的是重金属的水
住的是随时崩塌的巢

活在令人惊悚的瞄准镜中。

 

这些从未高飞过的鸟
被存活在田垄、丛灌、尘嚣和井市
之间
像极了我们这些草民
叽叽喳喳 聒噪不休。


柴火

by 葫芦籽

*

我坐在栅栏旁边
读南华真经
栅栏在风中站立着
没有言语
偶尔偷偷地随风
向书上瞟一眼

 

鱼突然跳出水面
穿过唯一的一片荷叶
用鄙视的眼角
瞥了一眼栅栏
随即沉入藕塘

 

风吹乱我零散的发丝
试图阻挡我的视线
我把书靠得更近一点
那些字 没有变得清晰
只是明亮了些许

 

突然栅栏对鱼说
看不见阳光的藕片
要把你吞噬

 

鱼不屑地在水里
闭上眼睛
舞动着宽大的尾巴

 

我睁开眼睛 天色已晚
合起书 提着凳
捡起破旧的栅栏
那是今晚煮鱼用的
柴火


中年辞:兼致何漂兄

by 慕容

*

时光如残卷,日子越翻越薄

常常把水当成酒,每饮一口

都如壮行,或者诀别

 

也尝试着原谅,或者无条件的

妥协。逼着自己拔掉尖锐

咬着牙齿,慢慢地把桀骜

磨得圆滑锃亮

 

甚至,不再轻易写诗

经常陷入无休止的回想

就像一根渐渐缺钙的骨头

在半山腰上,怀念远去已久的

笙箫,和剑影


【雪地上的枫叶】摄影/云轻

屯溪落雪

by 云轻

*

屯溪很安静

我能看见

老街阖目慵懒的样子

白是一种暖

甜和无骨的软

睡成绒团的猫

牛奶和白裙子

安静

一本书

劈着腿躺着

嘘 听雪

明朝深巷卖杏花


【日落】摄影/毛芃

期待

by 我心依然

*

让文字漂泊成舟
渡我,驶向有你的岸

月落枫桥,不再听乌啼
青春,披上霜雪的外衣

掀开,记忆的碎片
那里埋着你温柔的声音
拼凑,幻想与现实的距离

一个人的黄昏
看夕阳笔直地落下去

你的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