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批评John Key被民意左右, Brash博士第5次在Orewa演讲

作者: 毛芃

2010年11月27日,前国家党领袖Don Brash再度在Orewa发表演讲,这是他自2004年以来在Orewa发表的第五次演讲。不同以往担任国家党领袖时对国家党政策的侃侃而谈,在这次演讲中,已经退出核心政坛的Brash博士对国家党政府进行了猛烈抨击,并含蓄地批评了国家党领袖约翰.基。

他说:“我们伟大的国家目前所面临的风险比二战以来任何时候都多。我们在经济和种族关系的和谐上都在倒退,如果我们的政治领袖任由民意完全左右,这种衰退将永远无法逆转。”

不过,约翰.基总理对于Don Brash的批评表现出一副不在乎的态度。他说,Brash博士的言论没有新意。 

然而,政治评论员们认为,Don Brash的演讲是深思熟虑的,是不寻常的,反映了国家党内对于约翰.基目前所奉行路线的担忧。 

Brash博士眼中国家的风险 

Don Brash博士是应邀于周六到Orewa国家党的分部进行演讲的。 

他在演讲中首先指出了一些令人高兴的事实,比如国家经济正在从衰退中走出并正在成长,收入税降低,失业率比大部分发达国家都低,90天试用期在全国所有企业推行等。

然后,Brash博士谈到了新西兰存在的问题。他说,虽然约翰.基目前的民意支持率很高,但他深深地为国家的发展方向忧虑。 

他指政府没有在赶上澳洲的经济发展方面尽力。他说,政府应当检讨每项政策,看看是否都有助于挽回新西兰的经济劣势。 

Don Brash博士警告说,“在我们的现有政策下,肯定无法赶上澳大利亚。”

他说,消除同澳大利亚收入的鸿沟不是没有可能,但至少要等50年。

Brash博士是2025工作小组主席, 这个工作组是为让新西兰赶上澳洲经济发展而设立的智囊机构。
Brash博士在去年的“2025工作报告”中说,澳洲人的平均收入至少比新西兰人高35%。而在过去一年里,双方的收入并没有缩小。他说,新西兰在过去50年,经济发展一直在直线下降,扭转这种下降趋势很难。

Brash博士在演讲中列明了需要改变的六个区域: 

* 尽快控制财政赤字;

* 降低公司税;

* 教育公众明白,为什么政府不可能将银行、火车、飞机和电力行业的生意长期经营好; 

* 通过强硬和透明的政策确保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投资是合理有效的;

* 减少各种规定带来的负担;

* 向公众解释为什么外国直接投资新西兰对新西兰是有益的。

Brash博士说,控制政府开支至关重要,但国家党领导政府还没有宣布任何能够减少赤字的措施。
Brash在他的第五个Orewa演讲中,谈到新西兰人对于房屋的负担能力和年轻人失业问题,也谈到了家长自由选择学校的问题。 

Don Brash博士还痛斥了海运业和海岸区法案(Marine and Coastal Area Bill), 他指这个法案有“非常严重的负面影响”,因为该法案将取代海岸和海床法案,它给毛利人可以通过法庭或是通过同政府协商的权力,来寻求对于部分海岸的所有权。

重提毛利人问题

Don Brash星期六晚上重复了他在2004年Orewa演讲中关于毛利人问题的观点。 

2004年,Brash博士的Orewa演讲在全国引起巨大反响。在以“国家地位” (Nationhood)为题的演讲中,他指出,新西兰有走向种族分裂的危险,他领导下的国家党将取消毛利议席。在2004年Orewa演讲中,Brash博士称毛利人在根据种族而不是根据需要的政策下得到了特殊待遇。

这个演讲当时一下把国家党的民调提升了17个百分点,民众对国家党的支持率自1999年首次超过工党。 

在周六的Orewa演讲中,Brash博士告诉听众说,“我绝对看不出有什么理由要在普通立法上对毛利人有不一样的地方。” 

他举例说,在实行资源管理法上,地方议会不但要同社区做咨询,还要向毛利人咨询,这不是不把毛利人当成社区的一部分吗? 

这位前储备银行行长说,在新西兰的国会和任何地方政府机构,都不应该有专门的毛利政治议席,他说毛利议席建立于143年前,在当时是必要的,但是在143年后的今天,没有存在的逻辑性。

Brash博士认为,毛利人应该凭借自己的本领被选入国会和地方政府,而不是凭借自己的出身。他说,除了毛利党外,依据种族建立的政党会被视为非常不妥。比如,如果建立欧裔新西兰党,那一定会引起强烈抗议。 

Brash博士指出,新西兰的经济衰退和更加恶化的种族关系把国家置于风险之中,如果国家领导人甘愿被政治民意所左右,新西兰的衰退不会扭转。

Brash 曾经担任过四年的国会议员,他在2003年10月被任命为国家党领袖,2006年11月辞职,为约翰.基赢得2008年大选铺平了道路。

约翰.基淡化Brash博士的批评 

对于Don Brash博士的演讲,国家党政府总理约翰.基表现出不感兴趣的样子。  

约翰.基说,Brash博士的观点非常右翼,同行动党的政策差不多。 

约翰.基本周一早上对TVNZ的Breakfast节目说,“国家党是一个非常温和的、中间偏右的政党。 ”

他说,Brash博士的观点没有错,但这不是我们在竞选时开的药方。

约翰.基说,国家党在国家经济遇到不景气的时候执政,但一直支持经济的发展。  

“如果我们没有这么做的话,经济衰退要比现在严重得多,许多新西兰人早已经失去了工作。” 

不过,约翰.基说,Brash的言论对于绝大部分新西兰人来说,会有重大的影响。 

他承认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他说,政府已经在约束开支,政府开支已经降低了约30%.

约翰.基还说,提升GST和降低个人所得税的目标就是恢复经济的平衡。 

政治评论员的说法

政治评论员Bryce Edwards在电视一台发表评论说,前国家党领袖对现任国家党政府进行如此猛烈的批评很罕见,这说明国家党内和国家党的支持者对于国家党的方向感到不安。 

这位评论员说,现在的国家党政府的路线过于偏中间,过于柔性,更接近工党。Don Brash博士和国家党内的一些人士肯定希望国家党更加“蓝色”一些。 

Bryce Edwards也指出,现任国家党政府更在乎民意支持率,对较高的民意支持沾沾自喜,但感觉并没有做太多的事情。 

另外一位政治评论员Chris Trotter说,Don Brash的演讲有意触及到了国家党内和高层内部对于海岸区法案的不满。 

Trotter说:“似乎很清楚,越来越多的国家党成员关注这一法案带来的影响。 ” 

Trotter说,Brash博士的演讲标志着国家党内对于约翰.基要把国家带向何处的不安正在增长。他说,如果对于约翰.基的批评是未来12个月的背景鼓点声,那么对于约翰.基来说,这会是个问题。 

采访Don Brash博士

本周一,本报记者对Don Brash博士进行了采访。

记者:您是否对于约翰.基总理对您最新Orewa演讲和“2025工作报告”的冷漠态度有挫折感?有什么办法能让国家党政府对您的建议更加重视?

Brash博士:我认为所有2025工作组成员都对政府对2025报告的漠然态度感到失望,2025报告提出了可能使新西兰在2025年前赶上澳大利亚的建议和可以选择的措施。当然,我们不能强迫政府接受我们的建议,我们只能试图向他们解释,向公众解释,为什么我们的建议有道理。要紧的是,2025工作组不是Don Brash一人,工作组有四位成员,我只是其中之一。其他成员有Judith Sloan (默尔本大学很受敬重的经济学教授,直到最近为止,一直担任澳大利亚生产力委员会的成员)、David Caygill (工党政府在80年代的财政部长,90年代担任过工党政府副总理) 和Bryce Wilkinson(一位受尊敬的惠灵顿经济学家)。

记者: 您的观点是否反映出国家党其他党员、国会议员和国家党支持者的态度?

Brash博士:我不能替议员们说话,但我认为国家党的一些党员愿意看到政府能够更迅速地采取能使新西兰在2025年前赶上澳洲所需要的政策。同我谈过话的人没一个人相信在现行政策下我们能赶上澳洲。 

Goff揶揄Brash “组建自己的政党”

工党领袖 Phil Goff 认为国家党前领袖 Don Brash 应当做些实际的推动经济发展的工作,而不仅是批评政府。

他说,如果Don Brash认为国家党已经出卖了自己的原则和价值观,他应该有勇气和信心建立自己的政党,“把自己的理念推向公众,看看有多少人支持自己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