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能否在面对中国影响时做到“与龙共舞”

新西兰正在等待一份关于外国干涉的关键报告出台,该报告预计很快公布。而随着中国在整个太平洋地区展现实力,新西兰也发现自己处于麻烦的境地之中。

新西兰总理阿德恩拒绝表明她是否支持防止外国干预法。 (网络图片)

迄今为止,美国和澳大利亚一直因中国可能通过借债和在该地区域进行建设而施加影响感到焦虑不安。但是,在北京进行间谍活动的报道日增之时,人们对新西兰的关注似乎少很多。

但有迹象表明,在应当如何回应中国所制造不当影响的声称方面,新西兰联合政府内部出现了分歧。中国是新西兰最大的贸易伙伴。

本周,新西兰副总理兼外交部长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向媒体透露,新西兰正在考虑制定防止外国干预法,该法与已在澳大利亚实施的防止外国干涉法类似。

但在本周一召开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似乎对这一新立法并不知情,她说她会等待对外国干涉问题进行调查的议会委员会的调查结果,之后才可以对现行法律做出任何修改。

彼得斯是新西兰优先党(New Zealand First party)的党魁,阿德恩的工党需要与新西兰优先党合作才能继续执政。此前,彼得斯曾强烈主张反对中国的干涉行为。

新西兰副总理彼得斯(右)支持实行反外国干预法。 (网络图片)

彼得斯和阿德恩之间的信息不一致进一步显示新西兰在竭力应对潜在的中国影响时面对的压力。

据新西兰外交政策专家,怀卡托大学(University of Waikato)的鲁本·斯戴福博士(Reuben Steff)表示,这一局面归结于担心新西兰政府看起来过于站在华盛顿或北京一方,如何既能不得罪中国又也不得罪新西兰人。

形势在去年底发展到了紧要关头。当时,据报新西兰禁止华为参与该国的5G网络建设,阿德恩后来则予以否认。但是,北京迅速做出回应,在官方媒体发表一篇文章,称“被从背后捅了一刀”。

与此同时,两国间原定的重大的旅游推广活动被取消,新西兰航空公司的一架班机被迫返航,一项自由贸易协定被中止,新西兰各大学录取的中国学生数量也有所下降。

新西兰看似考虑禁止华为进入其5G网络后,新西兰和中国的关系开始动摇。 ( 网络图片)

中国试图“引导、收买或胁迫”新西兰

2017年底,对新西兰所存在的外国干涉问题的担忧公开化,当时学者安妮-玛丽·布雷迪教授(Professor Anne-Marie Brady)发表了一篇名为《魔法武器》的论文。论文详细阐述了在新西兰受到指称的中国干涉的规模。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图引导、收买或胁迫国外政治影响力的行为非常普遍,”她写道。

“中国对外国的影响活动是其全球战略的一部分,手段几乎完全相同,由来已久。”

该研究发表后,布雷迪教授报案说有人闯入她的住宅,汽车被破坏,还收到 了恐吓信和恐吓电话。

布雷迪教授在有人多次试图阻挠她进行中国干涉研究后受到警方的保护。(网络图片)

之后,就在上周,布雷迪教授被禁止在国会一委员会针对外国干涉的调查中发言,此事备受争议。该委员会由工党政界人士霍建强(Raymond Huo)任主席,而布雷迪教授在她的论文中认为霍先生与中国共产党有广泛联系,霍建强则否认了这一点。

一天后,由政府主导的这个委员会做出让步,同意让布雷迪教授作证。观察人士认为政府这么做是害怕被指责不民主。

尽管新西兰政界人士在围绕中国的事情上都小心翼翼,但该国的安全机构愈加担心外国在新西兰进行干涉活动的规模。

“我们知道新西兰是间谍活动和外国干涉活动的目标,”新西兰在2018年的一份安全报告中称。

“从事这些活动的外国人企图接触到敏感的政府……影响决策者,控制移民社区,并获取知识产权。”

“与龙共舞要冒风险”

新西兰总理阿德恩表示,此前发生的新西兰航空班机返航事件与政治无关。 (网络图片)

新西兰社会密切关注国会委员会对外国干涉进行调查的结果,而当前联合政府官员对该委员会的建议反应不一的问题也同样受到关注。

新西兰跟澳大利亚一样采取一些类似的措施,也开始在整个南太平洋地区投入数百万元的援助,试图重新平衡太平洋地区的局势。

然而,按照斯戴福博士的说法,新西兰与澳大利亚不同,在涉及到通过防止外国干涉法这个问题时,新西兰更加谨慎。这主要是因为除了在国际事务新西兰所扮演的角色要小得多之外,新西兰还有一套与澳大利亚不同的地缘政治优先顺序。

“澳大利亚与新西兰面对同样的问题–一方面与中国的贸易在增长,另一方面却与美国有着紧密的安全关系,”他说。

“对澳大利亚来说,确保与美国保持一致被认为对长期安全至关重要;对新西兰来说,地缘政治威胁往往是事后考虑的问题,在外交政策的考虑中不会像在澳大利亚一样受到同样程度的重视。”

与此同时,自去年华为在新西兰受挫导致新西兰与中国关系恶化以来,新西兰国内支持中国的人一直积极修复两国关系。

“在新西兰支持深化新西兰与中国关系的利益和组织正在进行‘防御’,不清楚中国可以从中得到什么,”斯戴福博士说。

举例来说,在上个月的一次演讲中,亲中组织新西兰-中国关系促进委员会(New Zealand China Council)的执行董事杰柯陛(Stephen Jacobi)公开承认形势发生了变化。

“随着我们的关系持续发展和加深,或许不可避免的是,会出现一些关于这种关系的程度以及其在新西兰的影响的激烈公开讨论,”他说。

“毕竟,即使对我们[这些具有冒险精神的]新西兰霍比特人来说,即使在最好的时候,与龙共舞肯定也被认为是冒险的事情。”

(澳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