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留学生学伴制度引发激烈争议

周四,微博爆出山东大学“1个留学生配3个学伴,学伴以女生为主”消息后,引发激烈争议。有的认为学伴制度对学生交流有益无害,有的则质疑同学联谊何由学校组织?有的则恶声谴责学校“拉皮条”。争议也延伸到有人批评当局不顾质量大量招收留学生营造虚幻的“万国来朝”。

media
山东大学留学生学伴制度引发激烈争议取自微博

新浪微博爆发争议后,网上传出『山东大学关于举办中外学生“学伴”活动的说明』,大意如下:“学伴”活动,合法且正当;中外学生‘学伴’活动是为促进学生学习而举行的活动,自由报名,并已制定专门规章制度;这一活动并非山大独有,南京大学、吉林大学、东北师范大学、中山大学、哈工大都举办过类似项目;现在把山大2018年发布的学伴活动通知“拿出来炒作,是别有用心”。“不排除是有组织和有预谋的炒作,背后有操纵的可能”。

根据微博公布的2018山东大学学伴结果公告,“截至目前,活动共接收共计270份报告信息,在报名的留学生和中国学生中,现已成功选播出141名中国学生与47名留学生组成47个友好学伴小组,其余未入选同学将保留至学伴库”,根据附件『学伴配对成组结果』,的确是1个留学生配3个学伴,从配对结果看出,学伴以女生为主。在山东大学学伴招收报名表中,还特别强调学伴的性别,将“结交外国异性友人”列为选项之一。

有网友认为,从统计来看,大学女生比男生更热衷于参加社交类活动,因此可能报名中就是女生比例高,最后也筛选出来女生较多,也不足为奇,但是问题在于,学校在报名表中对参加的目的列出了“结交异性留学生”这种选项,实在low,有默认鼓励学生与留学生两性交往之嫌。

山东大学的相关回答出来后,引发更大争议,尤其对该校指有关争议是“炒作”甚至有预谋的说法,不少人批评山东大学自以为是。

一位名叫韩春丽的山大校友以个人在大二曾作学伴的经历说明:互相处得很好,对彼此国家的风土人情都有一定了解,彼此的外语水平都有大幅度提高。“但如果你非要把‘学伴’等同于‘性伴’,那就是你很滑稽了,你曲解和侮辱了孔孟之乡的热情”。

戴鲁伊表示:“我在美国留学时也有学伴制度,但学校严正声明,学伴间严禁发生恋情。在崇尚私权的美国,学校敢于对个人进行这样的干涉,一是要确保制度的初衷是教育,二是要杜绝一条可能的熟人性骚扰渠道”。

一位名叫陈迪的时评人士则认为,批评山东大学学伴机制,先搞清楚愤怒的位置在哪里。他认为:“学伴制度可以讨论,但不少人的愤怒分明在于女生‘结交外国异性友人’,旨在促成男女交谊的联谊会在大学校园大行其道,怎又不见多少人抨击破坏纯粹呢 ?如果愤怒仅在‘肥水不流外人田’,那这种群情激昂就是应该警惕的”。

但是号称老李滔滔不绝的反批陈迪:“把主要矛盾往时下火热的话题‘性别矛盾’上引,这真不是一个时评人应该干的事情”。在他看来,山大学伴问题引发巨大的批评和争议,“主要是这事就不是大学该干的,而山大自己倨傲的声明,才是此事件爆发的最重量级的原因,至于民众对‘崇洋媚外’的反感,也是日积月累的,在相关事情是必然会得到爆发,怎么能简单的理解为‘肥水不流外人田?’简单的划分到‘猥琐男人的想法?’难道众多女性网友就没有对学伴制度进行批评了?这就是在挑拨性别矛盾。”

还有人坚持认为:“这是一个带有性别歧视性质的话题。问题背后,是部分网友色情的思维和对女性的极不尊重”。同一位网友还称:“这些网友只会用下半身思考,侮辱女性。也进一步体现中国社会男女仍然不等,女性仍然处于劣势。”

但有人反驳他:“大家愤怒的是国外留学生的福利好,门槛低,甚至可以用生源垃圾来形容。大家愤怒的是教育部招这群学生的目的是啥?上有所效,大家愤怒的是国家到底怎么看待教育。留学生招生就是个面子工程,万国来朝。”

还有人批评一些人一边骂山东大学物化女性,一边表现出的却是对优质性资源被剥夺被支配的愤怒,挺恶臭的。再说,留学生里女性也很多啊。

学者杨佩昌则在与“一位自称山东大学的人”私聊时表示,“我在国外留学这么多年,从未听说过这样的学伴制度,你认为这样的制度有意思吗?妩媚的脸是不是太过了?”对方回答:“首先,这个申请都是自愿的,有学生想练习口语顺便还能拿补贴就去申了。其次,中国学生跟外国学生都是自愿平等的交流,从何而来的舔呢?”杨佩昌接着写道:“虽然是自愿申请,但是你官方没有组织吗?没有给补贴吗?女孩子没有人生经验,你们这样做,难道为女生负责吗?”。

杨佩昌后来又发出一段表示:“为了微博安全,我决定删除刚才所发的微博。但我个人依然保留对山东大学学伴制度最严厉的批评。我看了山东大学国际部的声明,似乎有人提出批评就是别有用心,是有人幕后操纵。我也声明一句:没有人操纵我,完全出于个人愤慨。 ​ ”

一位网民指出,留学生本来很正常,但是近年来留学生数量大增,质量大减,其根源无非是某大型对外战略的衍生品。

有媒体则引用专家评述试图释疑。红星新闻引述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学伴制度的意义不用赘述,但“质疑者”,也并不是质疑学伴制度,而是质疑给留学生当学伴。

他认为,中国大学重视留学生招生,从办一流大学角度来看是对的,但是,尽管中国已成为第三大留学生输入国,并没有真正转化为对国外一流生源的吸引力。

据统计,来中国的留学生中,亚洲学生占59.95%,非洲学生占据6.57%。这位专家还认为,发展留学生教育,就是促进大学多元化建设,就必须消除身份特权,所有学生平等对待,对留学不应再配专门的宿舍,进行专家的集中管理,而是当成普通学生的一员。

留学生配学伴的争论又升级为对留学生特权的质疑。据指出,为尽快提升来华留学生数量,中国教育部采取了多种有力措施,如高额奖学金、强化对留学生数量的考核、灵活的录取标准,等等,从而实现教育国际化飞速跃进。

但由此了巨大争议,例如:奖学金体系打破了与国内学生的利益平衡,留学生的中国政府奖学金1年6-10万,而国内学生奖学金只有几千元,且覆盖率很低,除此之外,豪华宿舍、极低的招生标准、大幅降低的考核标准等,反差如此之大,引发本国学生和广大民众质疑。

(法广)

标签:

你的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