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传媒论坛】我现在理解了美国为什么有人想限制中国留学生

奥克兰大学连侬墙冲突事件发生后,毛传媒请到一些读者朋友谈他们对事件的看法,因为篇幅所限,只有部分内容发表在《奥大连侬墙冲突综述:政府强调言论自由 涉事者个人资料遭曝光》一文中。现完整发表读者朋友的评论内容;另加上奥克兰读者朋友对这一事件的最新评论。本文内容主要是那些理性的、在新西兰长期生活并真正以新西兰为家的第一代大陆华人移民的声音。

Judy:香港学生办连侬墙可能是想给各国学生表述一下香港人的诉求。我个人有不少香港朋友,他们的确说普通话比较困难;可以听,但说不好。

从视频来看,大陆学生的行为涉嫌妨碍言论自由。首先,他们用中国国旗盖住别人张贴的东西;第二,对香港学生讲粗口、脏话;第三,身体触碰人,以致香港女生摔倒(不管是否真摔,反正是触碰引起)。


Richard :大陆学生对香港女生说不喜欢中国就滚出中国。不要说他说这话的地点不对,逻辑是硬伤,中国政府都不会说出让两百万上街游行的香港人滚出香港。

H:几位香港学生在连侬墙上表达自己的想法或不满,几个大陆学生把他们的内容给糊上,这种行为已经违反学校的言论自由原则了。你可以表达自己的想法,但为什么要去干扰别人表达想法?肢体碰撞就更过分了。这里确实有一个是非问题。

路人 :人家在贴,你过去指责人家,但凭什么逼人家必须用你自己熟悉的语言(普通话)回应?凭什么判断人家就是故意听不懂?你主动过来交流(实际上是指责和挑衅),就应该用对方习惯的语言或者新西兰官方语言。

Richard :那个男生用手指着别人鼻子说话,还满口脏话,真不知他父母怎么从小教他做人的。

路人:看了完整视频,他们完全不懂文明人应该如何对待女士。

S:那男生用胳膊肘撞到女生,无论力量大小,这已经是肢体侵犯行为了。视频影像清晰明白,若还有人为这种行为辩护,就是个人的良心与公义问题。

W: 先抛开独不独不说,那个姓刘的青年写的恶语连篇的帖子,让人感到悲哀。拿粗鄙当力量,唉。 “爱国主义”已经成为年轻一代发挥演技的平台。

C:香港学生有没有“公然挑战”新西兰政府的“一个中国政策”,我没去看那个连侬墙,不知道。不过在新西兰,我们差不多天天都看到各种人在媒体上批评、挑战政府的政策。政策不是法律,挑战没有问题,挑战法律当然就不行了,那就犯法了。

Ying:我的孩子刚上学时,学校里有一条校规就是“respect each other”,从小就学习尊重他人、理解他人,这很重要。

大陆学生和香港学生来自不同制度的地方,对香港事件的态度很难一致。尤其在六、七月间这个敏感时期。有三十年前的实例,香港人也怕走到那一步,当然不愿放弃自己手中的自由权力。不知是从哪里说起的,大陆怎么就变成了香港的爹和妈?可见大陆的年轻一代普遍缺少平等意识,所以冲突是难免的。

现在唯愿各方能冷静理性处理这一系列问题,以民生为中心,而不是把事情一步步逼到绝路上。


Dan :讨论是正常的,令人担心的是那种把原居地政治带到这里的做法,特别是其中非民主的意识!

风:我现在理解了美国为什么有人想限制中国留学生。

X: 对于肢体冲突,我更在乎的是强行覆盖帖纸和言语漫骂行为,因为已受够了微信上的404,难到在这最后一块净土上还要再忍受吗?

路人: 在新西兰,人人都可以贴文字表达不同观点,但是非要覆盖别人的,看别人又贴了,就上去阻止、质问、辱骂甚至动手,这就同法西斯行为没两样了。

J:能读奥大也算是读过不少书的人了,知识水平应该在中国人口中top1%。可这些人知道什么才是真的爱国吗?或许当年德国人把所有权力交给一个人时,心中也想着是爱国吧!

一群应该有国际视野的学子,还是小镇青年的思维模式。

鹦鹉: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到中国离国际社会的距离,看到中国的未来与西方社会不可避免的冲突。

几十年的仇恨教育,仇外教育,暴力教育,情绪化宣称,非理性反逻辑性的强化训练,形成了拿着核弹的玻璃心国民。 拳头决定一切,无需问对错。 中国越强大,就离世界主流文明越远。

在此文化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强权必然是霸权,而且会是赤裸裸的霸权。不仅西方人要有这个认识,中国人也同样需要认识到这一点,因为这会走向自我毁灭。

风:我也觉得今后十年可能冲突会比较多。

H:该来的早晚要开的,冲突必然要蔓延。西方对华普遍敌视也会是个不可避免的结果。关键是双方(两种思维方式和价值体系)有没有一个理性的对话机制和缓冲区。现在澳洲正在从缓冲区向冲突区演进。

鹦鹉:我一直以为中国还要过一道坎,一个不稳定期。熬过去,进入发达国家,熬不过去,退回发展中二流国家甚至三流国家。

H:没有一个现代民主政治体制,中国不可能成为发达国家。没有体制基础任何的“发达”都是暂时的表象;华丽的大厦没有基础,建的越高,坍塌时就会越猛烈!

Richard :我想说的是,如果不能分辨真相,那就不要宣传表象。如果不能做社会的良心,但请至少不要混淆视听。可以卑微如尘土,但不可扭曲如蛆虫。

Z: 在华社矛盾激烈化的情况下,我一定会清楚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不能让少数人的声音被淹没。


相关阅读:奥大连侬墙冲突综述:政府强调言论自由 涉事者个人资料遭曝光

新西兰自媒体《银蕨之光》对本文的报道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