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女子法庭作证宁死不除面纱 新西兰温和说“不”

前言:2019年7月初,从荷兰传来一条消息,那就是荷兰禁止人们在在公共机构和公共交通场所穿戴蒙面罩袍。这条消息让我想到2004年发生在新西兰的一件事情,一位来自阿富汗的穆斯林女子拒绝在法庭作证的时候去掉蒙面的面纱,还说她宁肯自自杀也不除掉面纱。这件事情在当时的新西兰引起广泛的社会议论。新西兰法庭是否满足了这位阿富汉移民的要求?最后是什么样的结果?今天,我们就来谈谈这个话题。

2005年,新西兰法庭要审理一桩保险欺诈案,被告是位穆斯林,两位穆斯林妇女届时将上庭作证。不过,这两名女子坚持作证时戴着面纱,此事在平静的新西兰引起轩然大波。

穆斯林女子上庭作证,面纱该不该除掉?奥克兰法庭2004年10月专门为此举行了听证会。

关注这一事件的不仅仅是法律界人士,新西兰政界﹑宗教界﹑知识界都卷入了讨论。引人注目的是,绝大多数人在这件事情上的意见是一致的,那就是外来移民应当入乡随俗,按照新西兰人的行为法则处世,穆斯林女性也不应例外。

司法尊严比宗教习俗更重要

中国俗话说“入乡随俗”,英语谚语说“到了罗马就要象罗马人那样行事。”

不过,从阿富汗移民新西兰来的穆斯林女子Fouzya Salim 完全没有这种观念。在新西兰生活九年了,她仍严格保持原有的生活习俗,公共场所她一定要用面纱把脸部罩起来,就是上法庭也无意改变。

Salim15岁起就开始披上遮盖全身的袍子了,她说这是她的信仰和文化的要求。


30岁的Salim在法庭上说,如果让她除掉面纱,真主就会找她的麻烦。

Salim女士和另一名女证人离开法庭

不过,Salim女士的面纱已经给她带来了麻烦;因为新西兰人并不接受她的做法。

在司法审判中,证人的证词对案件的审判结果至关重要。证词是否可信是法官、陪审团和原告及被告律师非常关注的。他们在听取证人证词时不仅仅是听他/她说些什么,证人做证时的脸部表情和身体语言都是辨别证人和证词是否可信的依据。

被告辩护律师说,陪审团对证人举止的判断是司法程序中的重要一环﹐证人戴面纱作证会妨碍司法判断。

从法庭方面来讲,法庭在做判决时一方面要体现出新西兰人所期盼的对宗教的宽容态度﹐另一方面也要保障被告的基本权利,保障审判的公正。

司法优先还是外来移民的文化习俗优先,新西兰人对此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Waikato时报为此发表了社论。社论说:“司法原则在法庭是最为重要的﹐法庭必须毫无例外地坚持这一原则﹐不能向宗教和习俗退让。在这一案子上﹐司法系统的尊严要比两位穆斯林女性的衣着穿戴更重要。”

穆斯林领袖:戴面纱是个人选择

在这件事上,新西兰的一些穆斯林领袖保持了对新西兰文化的充分尊敬。他们说,穆斯林女性用面纱遮盖住自己的脸是一种个人选择,要求戴面纱上法庭显示了对新西兰社会和法律的无知。

住在奥克兰Epsom的什叶派教长祖哈尔·阿拉吉(Zuhair Araji)博士说,根据伊斯兰教,人是不可以把脸全部蒙起来的,因为脸代表着一个人的身份。因此,穆斯林女性在法庭做证时该不该戴面纱并不属于宗教问题,她们上法庭应当去掉面纱。

阿拉吉博士还说: “她们是自愿来新西兰的,必须遵守所在国法律,这也是伊斯兰教所要求的。”

新西兰当时唯一的穆斯林议员阿沙法·库德哈瑞(Ashraf Choudhary) 证实了阿拉吉博士的看法,他说:”可兰经上并没有规定女性应当把脸蒙起来。”

穆斯林议员Ashraf Choudhary

库德哈瑞先生说,这两位穆斯林女性不仅应当在法庭作证时去掉面纱,生活中也应当永远去掉面纱,这样才能融入新西兰。

他说,只有一些保守的穆斯林认为女性应当把脸遮盖起来;在人口众多的主要穆斯林国家,女性们很少这么做。大多数受过良好教育的穆斯林都认为女子不需要戴蒙面面纱。

库德哈瑞先生还说,不管你的宗教和文化背景如何,移民和难民必须融入新西兰社会以取得个人的全面发展。这么做并不意味着否定原有的文化和宗教,而是说要适当调节自己来适应新西兰的生活方式。

这位穆斯林议员还说,新西兰是个世俗国家,对不同人种、宗教或族群并没有歧视,国家保护所有宗教和和少数民族的权利。新西兰不是极端分子的天下﹐也不是极端主义观念的天下。

新西兰优先党:最好返回穆斯林国家

在这件事上,新西兰优先党领袖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的态度走得更远 , 他说,Salim女士最好搬回到穆斯林国家去生活。

Winston Peters

他说,这事儿很简单,那就是所有新西兰人都应当生活在同一准则下。

“大多数新西兰人会为他们当中有人宁愿自杀也不愿意遵守法庭的合理要求而不安。”

Salim女士不愿在法庭作证时取下面纱的事情传到了国际社会,得到了法国穆斯林妇女的声援,她们指责新西兰法庭的要求是种族主义。

外来移民要成为本地社会一部分

新西兰Dominion邮报也为这件事情发表了社论。社论说,虽然有新西兰人不喜欢外国人,但总体来说,新西兰人一向为自己的宽容而自豪。

社论说,没有人想要Salim 女士自杀﹐人们甚至都不希望她有这个想法。但是Salim的话暗含着威胁和勒索,新西兰不欢迎也不愿意看到这种文化和宗教上的极端主义。

社论说,新西兰人对异族和外来文化采取包容态度的部分原因是新西兰早期的毛利人和白人也都是移民,而外来人在新西兰通常表现得也得体,新西兰从没有遭到外来势力的攻击,也没有感受到外来人的威胁。

社论说,大多数新西兰人承认所有外来移民有权保留自己的语言和文化。但是他们也认为外来移民出了自家门就应当按照新西兰人的行为方式行事;因为Kiwi们通常会认为外来移民选择定居新西兰是因为他们想成为新西兰社会的一部分。

Waikato时报的社论还说, Salim 女士和法国穆斯林应该明白,她们现在不是生活在穆斯林国家,因此,应当预期自己做一些让步和妥协;这同一些西方女性到访中东和其它穆斯林国家时在行为举止上做出一些改变是同样道理。

社论还说,Salim女士应当明白,她现在生活在一个可以自由发表她个人意见的国家;同时,这个国家也非常讲究让所有人享有司法公正。

2005年1月下旬,这件事有了最终结果 – 新西兰法庭裁决这两名穆斯林妇女在法庭作证时必须除下面纱,但她们的面部形象不必暴露在公众面前 。

结束语

新西兰是一个多元化的移民国家,对外来文化有很强的包容性。但从今天这个故事来看,这种包容并不是无底线。外来移民到了一个新国家,行为方式仍不可避免地受到旧有文化习俗的影响。要想得到新西兰社会的接纳和尊重,尊重西兰的文化习俗,遵守新西兰的法律是根本。 


原文写作并发表在2004年11月7日的新西兰《中文先驱报》,题目是《 Salm女士宁死不除面纱》。不过,当时的总编文扬先生改换了一个很文艺的题目 – 《风起面纱之角》。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