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May!帮印度移民工打赢同锡克教寺庙官司

新西兰雇佣关系局经常会对违反雇佣关系法的公司或个人进行各种判罚,今年10月29日判罚的一个案子很是引入瞩目,这是对一个印度锡克教寺庙的判罚、对一个非盈利机构的判罚;而且,罚款额很高。 
 
帮助锡克教寺庙工作人员向雇主打赢官司的是在奥克兰华人社区赫赫有名的雇佣关系法顾问May Moncur女士 。
.
受到新西兰雇佣关系局惩罚的印度锡克教寺庙 Sri Guru Singh Sabha 位于位于奥克兰南区的Papatoetoe ,受罚原因是寺庙没有按合同向在寺庙工作的两名印度籍工作人员支付合理报酬。 
 

哈普雷特·辛格和贾斯温德·辛格
.
哈普雷特·辛格(Harpreet Singh)和贾斯温德·辛格(Jaswinder Singh)于2017年10月至2018年5月期间受聘在这家寺庙工作,他们做着相当于牧师的工作,在宗教仪式中演奏乐器、唱歌和祈祷。
 
他们两人每天工作10小时是常事,每天早上4点钟就要起床,为来做祈祷的锡克教徒做准备工作。白天,他们需要清理、打扫寺庙,教孩子们学习,偶尔需要将食物分发给信徒;晚上也要带领信众进行晚祷。
 
入夜,他们两人挤在一个小房间里休息,房里没有家具,没有床铺,墙上只有一面镜子,两人都是睡在床垫上。房间里两个窗户一个有窗帘,一个没窗帘,玻璃窗是用报纸糊着。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房子的屋顶还漏雨。下雨时,雨水漏进房间,打湿了床垫。 他们向锡克教寺庙负责人抱怨了之后,房顶漏洞并没有有得到修补,两人的床垫只是被更新了一下。 
 

锡克教寺庙中的神职人员唱宗教歌曲
(图中人物同本文无关)
.
这样工作了半年之后,Harpreet Singh先生仅获得了2000纽元的报酬,Jaswinder Singh只获得1000纽元的报酬。
.
两位Singh先生不甘心这种不公平待遇,他们在锡克社区热心人士的帮助和介绍下,找到知名的华裔雇佣关系法顾问May Moncur女士,May在花费大量时间通过翻译听取他们二人的证词和获取许多第一手资料的情况下,代表两位Singh先生,将雇用他们的锡克教寺庙告到新西兰雇佣关系局。
.
雇佣关系局经调查和庭审,认定这家位于奥克兰南区的锡克教寺庙违反了雇佣协议,违反了《最低工资法》和《假日法》。
.
新西兰雇佣关系局裁定锡克教寺庙向 哈普雷特·辛格(Harpreet Singh)支付32,000多纽元,向贾斯温德·辛格(Jaswinder)支付34,000多纽元,以弥补他们的工资损失和假日工资的损失以及他们个人尊严受到的羞辱和伤害。
 
此外,雇佣关系局还裁定锡克教寺庙因违反雇佣法而缴纳40,000纽元罚款。
 
几项罚款加上法庭费用,这家锡克教寺庙因为这起案子损失金额至少在10万纽元以上。 
在这起劳资纠纷案中,雇主在雇佣协议中承诺为这两名辛格先生提供每年价值15,000纽元的住宿、伙食和医疗费用。然而,新西兰雇佣关系局发现雇主并没有按照承诺的那样去做。
 
寺庙则指控两位辛格先生盗窃寺庙圣书,还指控他们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离职,但雇佣关系局推翻了这些指控。 
.
雇佣关系局的调查结果显示,这家锡克教寺庙也未能按雇佣协议中约定的那样,向两位辛格先生提供从印度到新西兰的旅行费用;而且,他们两人抵达奥克兰后,护照就被拿走;原本答应为他们提供汽车和加油卡都没有提供。
.
雇佣关系局还发现寺庙没有支付哈珀雷特(Harpreet Singh)和贾斯温德·辛格(Jaswinder Singh)的法定假日工作的工资;在终止劳动合同时也未支付假日工资。
.
雇佣关系局认为寺庙这些违规行为是“故意的”。
.
雇佣关系局在判决中说,寺庙和两名被其聘用的神职工作人员显然存在权力上的不平等,两名原告是移民工,不会说英语,他们的工作签证同雇主直接挂钩,不熟悉新西兰的法律和法规,因此处于特别脆弱的地位。
.
雇佣关系局说,寺庙在两人受雇期间为税务局提供了收入单据,然而单据上的数字“与当事双方承认的支付金额不一致。”
.
一直为这两名锡克教寺庙工作人员提供翻译和帮助的是哈普雷特·辛格先生(同一位当事人姓名相同),这位人权倡导组织Sikh Aware的创始人对雇佣关系局的判决感到很高兴。
 
他说:“ 对此案的判决不仅会在新西兰的锡克社区产生影响,在全球的锡克教社区都会产生影响;对于整个锡克社区而言,这是值得庆祝的时刻。”
 
他说,这一判决向所有的雇主和锡克寺庙发出了一个强烈信息,那就是不能剥削移民工人。
 

案例点评

毛传媒为这个案子采访了代表印度裔寺庙工作人员起诉锡克教寺庙的新西兰雇佣关系法顾问May Moncur 女士,请她对这个案子的判决发表看法,下面是May Moncur的说法。 

May Moncur 

这个案子特别之处,在于原告是两个宗教工作人员;被告是宗教机构、非盈利机构,这样的劳资纠纷案子,新西兰很少见,判决影响也会很大。

这个案子说明移民剥削这个问题在新西兰非常严重,连宗教团体都难以脱掉干系。

这个案子同以往处理过的非常多的同移民相关的劳务案子没有多大区别,无外乎是雇主不支付工资、剥夺雇员的最低权益等。但值得注意的是,雇佣关系局对这个案子的重判。以前类似的案子,判罚不会超过万儿八千,可这一次的判罚出乎意料,寺庙被判支付两名工作半年的寺庙工作人员各自工资和精神损失3万多,最后还被判罚上缴国家4万纽元。

由此可见,新西兰当局对劳资纠纷中的硬伤问题(即违反雇佣关系法规定的员工最低权益保障) 的惩罚力度加大了;从2018 年到2019年,雇佣关系局的打击力度大幅提升,过去都是罚几千,现在都是罚几万了。

为何两名不会讲英文的寺庙工作人员会找到华裔的雇佣关系法顾问May Moncur 呢, May 对处理这个案子还有什么感受呢?请听May的亲口说法。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