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中美关系紧张,“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还签不签?

2019年感恩节前夕,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签署了此前已获参众两院批准的《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中国官方对此愤怒有加,威胁报复。中国股市闻风而降,对中美贸易谈判前景显露悲观。 中美关系笼罩在乌云与阴影中,为两国贸易谈判带来更多不确定性。近在眼前的中美两国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还会不会签呢?  

毛传媒就此对新西兰维多利亚大学高宏志博士、美国企业家鹦鹉先生、前中国对外贸易从业者三木先生等人进行了采访。 以下是采访的主要内容。

.

记者:特朗普签署了美国国会通过的《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请问这对眼下正在进行的中美贸易第一阶段的谈判会有什么影响? 


高博士:我认为香港问题对现阶段中美贸易谈判的影响不会太大。 


这是因为香港正成为中西方价值对立、体制对立的焦点,这是一个长期战略性的问题,而中美第一阶段协议则是一个短期的以利益为主的协议。 


香港问题是一个价值观层面的长期问题,是政治体制冲突的问题;中美达成的短期贸易协议则是利益互换和交易问题。


因此,我认为中美达成短期协议的意愿不会受到美国《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的制约。

.

记者:这么说中美还是会签订第一阶段贸易协定的?

 高博士:我认为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的关税和购买协议是符合双方短期利益的, 这一协议是以短期交易为主的直接的利益交换,估计双方都会采取非常现实的态度,为了短期停火,中国政府会在农产品上支付相当大的筹码,而美国会答应暂停部分关税。

第一阶段可以理解为没有互信基础的现金交易,或者“现买现卖”!

.

朱迪: 我看中美的这个第一阶段的贸易协定还是会签的,因为双方都需要,里面最难达到的实质内容(中国结构性改变)已经被推到以后谈。川普先前提过不要阶段性协议,但后来看行不通,有一个短期利益的也不错,不然吹了这么久的事,如何明年向选民交代?中国也是经济上转不过来了,喘口气也好。

.

漂泊白云:我认为中美贸易协议是只谈不签,双方对此都心知肚明。因为对美国没有极大利益的协议川普不会签,对美国很有利的中方也不会签,因为这会被视为丧权辱国条约。

.

三木:我估计在美国明年大选结束之前,中美阶段性贸易达成的几率近乎零。中美关系进入对峙短期平衡的时间是在美国下一任总统就职后,应该是在2021年,即后年;届时无论川普是否连任,中美贸易协议都将在2021年达成。

.

鹦鹉:中美也许会签一个初级协议,以避免12月15日美国对大约156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加征15%的关税。因为一旦实施,那将覆盖所有从中国输入到美国的商品。


到目前为止,只有一半中国输美商品增加了关税,剩下的都是日常民用品。双方正在赶时间敲定这个协议。如果不能及时签,新关税会落实,但会豁免部分商品,如iPhone。美国大进口商都基本完成了从其他国家进口的安排,沃尔玛超市等已经表明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

高博士: 中美贸易协议即便签署,也存在很大不确定性;执行起来非常困难。一旦有大的政治事件包括香港问题、“一带一路”上有任何有争议的动作出现,都会让中美关系重新洗牌。


一个没有建立在互信基础上的贸易协议,不会有长期制约作用。

.

记者:中美双方还会有下一步的贸易协议吗?


鹦鹉:
无论初步协议是否能实现,可能没有下一步的协议了。一则美国进入大选,对中谈判就不重要了,因为对选情不会加分;二则机构性改革中方不会接受,双方在这一层面立场迳庭;三则要等新总统上任(继任)重新确立中国政策走向后再议。

记者:中国已经成立了粤港澳大湾区,香港是否有可能被取代?

三木: 我认为不可能。这得从香港对大陆的独特性说起。 香港的独特性在于港英政府时代遗留下来的英国法律体系、清廉有效的文官制度、优质的商贸人才储备、机能健全的社会活力。这些软实力,使香港能与整个西方社会在金融与商贸交往中,实现无缝对接。加上中西合璧的文化,与背靠中国大陆地理优势,共同支撑香港成为亚洲乃至全球金融中心,商品贸易转运中心和国际自由港。


可以说,大英帝国苦心经营一百年香港,还回给中国大陆时,无异于给了中国一只高产金蛋的母鸡,一只高产牛奶的cash cow. 一个与西方世界有效磨合/互相得益的独特工具。


中国在接收香港后,由于与西方意识形态与政体制存在的天然对立,其对香港施加的控制和影响都只会削弱这个东方明珠的独特性和它的国际地位。

大陆在体制短板下,中国沿海不可能有取代者。粤港澳大湾区类似于一带一路策略,主观操纵性太明显,随着香港国际地位的沦落,我认为最有可能受益并取而代之的会是新加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