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伊关系紧张,在美国的伊朗青年感到不安


自从1979年伊朗学生冲进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将52名美国外交官和公民扣为人质长达444天以来,伊朗与美国的关系一直动荡不安。 最近,美国在伊拉克定点清除一名伊朗高级将领后,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这一事件增加了许多美籍伊朗人的焦虑。

美国的伊朗人至少有60万

对于许多居住在美国的伊朗裔美国人来说,美国政府和伊朗政权之间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令人日益焦虑和恐惧。

山姆·西奈在麻省理工学院获得学士和硕士学位,并且获得了哈佛大学的博士学位。他与人共同创立了一家公司,开发技术,来促进基因治疗。

美国科学家山姆·西奈说:“我来到这里,想做的事就是促进科学发展,以自己的方式为人类做贡献,希望人们不要关心我是来自伊朗。我是一个移民,但我关心整个人类,我不想陷入国家间的争斗。”

他说:“因此,我真正希望的是: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会缓和,或者至少不是如此的紧张,以至于我必须去关注这个问题;这样我才能专心做好我最擅长的事情,那就是我所喜爱的科学;而且我能够专注于如何让科学发挥更大影响力。”

西奈说,在战争的威胁下,对两国公民来说,这样的挑战更加严重。

西奈说:“当两国关系不好时,它们就相互妖魔化,我们害怕成为这里仇恨犯罪的受害者,或者当我们回家时,被指责为间谍。因此,即使我们想要在两边过正常的生活,我们却发现自己处于截然不同,但令人不快的威胁之下,我们不应该承受这些威胁。”

阿曼·阿尔达兰是一名在美国出生和长大的伊朗裔美国学生。

阿尔达兰说:“目前,我没有感觉到有人故意针对我个人。但在整个美国,有报道说,有人谩骂伊朗裔美国人;也有人在边境检查时因不明原因而被拦下。说实话,这真的让我灰心丧气和悲伤。”

这种悲伤促使阿尔达兰变得更积极参与政治。

阿尔达兰说:“昨天,我在美国国会大厦前参加了一场名为‘努力向前’的集会。集会呼吁不要与伊朗开战。参加集会,并且了解到,我们在国会以及全美各地有很多支持者,许多组织也在国会和全美各地努力工作,这真的让我感到有力量,知道我在争取正义的斗争中有同盟者。”

“伊朗裔美国人公共事务联盟”的法律顾问阿里·拉赫纳马说,并不是所有伊朗人都感到自信。

拉赫纳马说:“伊朗裔美国人社区一直对美国和伊朗日益恶化的关系感到担忧,并且担心这可能对社区产生的影响。”

拉赫纳马说:“这些担忧正在转化为不敢上街抗议,转化为对离开美国,再入境时的恐惧。甚至是美国公民,他们中的许多人问我,给我打电话问:’我可以去欧洲吗?我去南美,还回得来吗?我回来安全吗?我会遇到什么事?作为一名律师,我认为是政府制造了这样一种感觉,使人害怕回到美国,或离开美国,这令我感到震惊。”

西奈说,关注的重点需要放在人情的一面。

西奈说:“我们是人类的一部分,我们需要明白,为了能够处理影响我们所有人的问题,气候变化是其中之一,健康问题也是其中之一,就像我们需要能够将对方视为队友、同胞,或者人类的成员,我们必须能够做到这些。”

埃山·法什奇是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研究生。

法什奇说:“我们确实需要深入地质疑,问题是什么?根本原因是什么?我们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这种持续的紧张局势确实不适合生活或社会繁荣,因为它影响到社会的各个层面:比如伊朗的抗议,以及最近击落飞机事件,这表明这些不是孤立于某个社会群体或阶级的问题,它影响我们所有人。”

伊朗裔美国人公共事务联盟拉赫纳马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拉赫纳马说:“我认为,最有效的补救措施之一是政府和行政部门要明确态度,并开通与社区沟通的渠道,说清楚我们不是针对你们的。此外,我们还需要看到政府行为发生变化的证据。”(美国之音)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