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大选年里说政坛 疫情戏剧性地影响了新西兰政党支持率

今年是新西兰大选年,政坛信息也是很有戏剧性。2月13日,1 News Colmar Brunton 民调显示,国家党支持率46%,同小伙伴行动党结盟可以组成下一届政府。可是到了5月1日,被媒体公开的工党内部民调显示,工党支持率达55%,最大反对党国家党支持率仅有29%。


最新民调:工党55%可单独执政;国家党不足30%

最新民调显示,国家党和行动党可以组成政府


2月13日1 News Colmar Brunton 民调

工党的内部民调是在4月新西兰处于4级警戒状态、全民居家隔离时期进行的。虽然国家党对这一民调结果嗤之以鼻,但不可否认,它显示出新西兰总理阿登对新冠疫情的处理得到了选民认可 – 阿登个人支持率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多难是不是兴邦不知道,但去年基督城3·15枪击案带来的危机,今年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造成的公共健康危机,都让阿登总理“危难之处显身手”,为她在世界范围内赢得了声誉。《纽约时报》近日甚至撰文对阿登总理在处理疫情所显示的领导力大加赞扬,称之为“大师课”。

Staff 网站介绍国际媒体对阿登总理的赞扬


新冠疫情对新西兰的影响是巨大的,经济层面就不用说了,今天(5月8日)又有一条令人沮丧的消息:令新西兰人骄傲的新西兰航空公司有300名优秀的飞行员失去了工作。


让人想不到的是,新冠疫情它甚至还戏剧性地影响到了新西兰政党支持率,影响着新西兰的选情。


近日,我同毛传媒的部分读者朋友就新西兰政坛情况进行了网络交流,下面是交谈的主要内容。  



朱迪:看到政府这次对疫情的处理,我开始喜欢我们年轻的总理了。以前我认为她太年轻,而且爱表演。这次,我看到了她的爱心和责任心,看到了她的真诚和努力。

朱丽叶:阿登姐做9年总理相当有可能,虽然这不是我希望看到的。

朱迪:从理念上讲,我还是倾向国家党。可现在这个党魁和团队太差。今年大选,国家党看来没戏。

三木:前总理John Key 大力推举前纽航CEO Christopher Luxon做国家党领袖。 

Portia:如果国家党愿意冒险,可以在大选前换上这位前纽航CEO做党魁。阿登就是上届大选前-2017年8月1日 – 担任工党领袖,结果9月23日大选之后,她一举成为政府总理。 

前纽航CEO Christopher Luxon 被视为国家党的下一任领袖

三木:现在阿登总理风头正旺,她大发工资补助,花大钱刺激经济,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因疫情而失业的人加固了工党票仓,疫情控制可期。工党眼下支持率太高,这种情况下,Luxon出来不一定凑效。


如无意外,阿登今年大选连任总理概率很高。这届大选就让乔哥扛过去好了,大选后乔哥如果因选举失利而辞职,LUXON就可担任国家党党魁,顺势整顿人马,理顺经济思路,为三年后上台打下党内外基础。


Portia: 阿登总理领导的工党政府在一系列疫情应对政策上,显然更亲近普通人。


三木:新西兰的经济问题会在年底及明年上半年显现出来,大幅度的税费提升,是未来几年还清今年借钱发工资福利的巨额债务的唯一出路;即使明年年底新西兰经济止跌回升,工薪阶层也会连续几年承受沉重税负之压。


Portia:政府已经公布了针对新西兰中小企业的31亿纽元的税收减免方案。


三木:今年疫情停摆近两个月,税收减免是必须施行的;这其实就是变相支付未来的税收,留下来的税收窟窿总得找方法填上。


眼下最佳办法是提高现有产业、发展新产业,但这不是一两年内能见效的。疫情完全清除并打开国门,应该是明天下半年的事了。


所以我个人估计,明年对撒了大钱的工党而言,唯有加税一条路可走。

小美:今年一月开始, 房屋市场转暖,我接触的开发商们对政府政策稳定性有了更大需求。可没有看到国家党打的是哪副牌,也没看到国家党的人气领袖在哪里。如果我是国家党支持者,大选投票时都不知投给谁。

理查德:虽然我认为工党领袖阿登表演有些过头,但政治智慧比国家党的党魁高明。国家党与中国走得太近,与华商关系太近。

Portia:国家党重商,中国是新西兰最大贸易伙伴,国家党政府与中国亲近完全可以理解。不过目前国际政治大环境下,这可能会引起一些极右翼势力的不满。今年年初,国家党的奥克兰总部办公室里有三台笔记本电脑被盗,总部外的宣传牌被破坏,这显然是政治动机驱使的破坏行为。 


如果说工党政府比国家党政府对中国的态度强硬,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新西兰优先党温斯顿·彼得斯任政府副总理和外长。不过他今年75岁了,今年是否还会参选不得而知。 


2020年1月,国家党奥克兰总部被盗,宣传牌被破坏,疑是极右翼势力所为。


国家党同华商关系密切遭人诟病,可工党的人同华商关系不密切么?还记得新西兰严重欺诈办公室今年3月开始对奥克兰市长和基督城市长的竞选花费进行调查吧,这可是新西兰最大的两个城市的市长啊!基督城市长 Lianne Dalziel,的捐款问题直指华人,奥克兰市长Phil Goff是华商张乙坤得女王勋章的三个提名人之一。而这两位市长可都做过前工党政府的内阁部长。

奥克兰市长Phil Goff和基督城市长 Lianne Dalziel


班尼:虽然并不喜欢工党,但感到这种政党轮替也是一种不错的平衡。住在这里几十年,感觉在长时期里保持这样的波动是合理的:国家党执政两三届赚钱,然后劳工党执政一两届撒钱,钱撒完了国家党又会上台,社会各界都得点实惠,也不至于在一个方向走到极端而导致动乱。这就像骑自行车车,一左一右地蹬车子,车子就前进了。

所以,风物长宜放眼量,不看一时一事是有道理的。所以,一党执政,而且要永远执政,是要不得的。即便做得不错,也应该可以下去歇一歇。


路博士:国家党执政9年,太长时间的经济导向(如房价问题)之后,选民上届大选时选择偏左政党、向左走一下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大势所趋吧。


理查德:我从不否认John key 的政治操守,还记得他封爵的理由吗?他的政治遗产是《惠灵顿宣言》,他成功地修复了美国和新西兰的关系,在两大强权国家的政治平衡上,他做得最好。(《山姆大叔终于气消 时隔33年将派军舰到访新西兰》)

前新西兰政府总理John Key


小美:为什么很多华人讨厌“白左”?左派不是洪水猛兽, 右派也不是洪水猛兽, 只有极端主义者才是洪水猛兽, 左右交替矫正才是民主政治的最大优势。


理查德:政治上走极端是政客吸引选票的手段。我个人不支持所谓的政治正确(白左政策),   但我并不视左派政府为洪水猛兽,我认为西方国家绝大多数选民是中间选民。


一个国家对弱势群体的关怀,体现了这个国家的文明程度。事实上西方左派政党的支持者也并不全是无产阶级,他们是大量分布在学者和艺术家群体的知识分子。


鹦鹉:左派比右派危险是因为常常打着冠冕堂皇的理由。均贫富,归根到底就是无偿占据他人的劳动成果和财富。为了装点吃相,标榜自己是进步的(progressive)。美国民主党只要你30-50%的收入;加拿大的工党要你50-80的收入;全世界的共产党是100%全拿去。借口都一样,富人有罪,财产该被剥夺。


我有一个幼稚的想法,所有从政的人必须先拥有一个个体企业,哪怕是最简单的帮助邻居除草的服务。只有有过这样经历的人才可以从政。他们首先要学到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路博士:对,从政的人要先展示自由自立的能力,具备一定程度的社会和生命经验。

其实,  代表左派或右派都没有问题,左派追求平等是必要的,但那是救急的,不是救穷的;关键是要给社会大众提供平等的机会,而不是结果平等。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