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结束75周年之际,一名普通德国人和德国总统的话直抵人心

都说德国是个有忏悔精神的民族,二战结束75周年之际,我正巧看到两位德国人 – 一位是普通德国人、一位是德国总统 – 就二战写的几段文字,对德国人是如何反省和直面历史有了真切体会。 
75年前 -1945年5月8日,纳粹德国投降;德国于1939年9月1日进军波兰拉开帷幕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结束。
1945年4月30日,苏联士兵在柏林的国会大厦升起了红旗。这张照片是当年5月2日补拍的,但它仍是20世纪最著名的照片之一。
由于今年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很多大型纪念活动都没办法搞了,俄罗斯总统普京原本一心想请美国总统川普到莫斯科红场同他一起阅兵,结果也泡汤了;在德国,所有纪念活动或是被取消,或是缩小了规模。
不过,人们对二战结束75周年的纪念的重视,一点没有减少。4月份,普京和川普签署了联合声明,纪念易北河会师75周年。
链接: 特朗普和普京感情眼看升温,三国演义要出新戏?
5月8日,纳粹德国投降日,德国总统发表了纪念讲话,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总统、国会议长等政要都出席了纪念活动,并向二战死难者敬献花圈。 

(左起)5月8日,德国总理、议长、总统、宪法法院院长、勃兰登堡州长等多名政要出席了纪念活动。
从1945年德国纳粹投降到现在,75年来,德国人不知举行过多少二战纪念活动。
最著名的一次纪念活动是在1970年12月7日,時任西德总理威利·勃兰特在波兰华沙犹太区起义纪念碑前敬献花圈后,突然跪下,为在纳粹德国侵略期间被杀害的死难者默哀。这一跪,惊动了世界。
这一跪,也极大提高了勃兰特和德国在外交方面的形象,极大改善了德国同东欧国家和以色列的关系。1971年,勃兰特因为华沙惊世之跪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据后来的电视采访,勃兰特先生在下跪当晚被人问及此事时,这位德国总理的回答是:“我当时突然感到,仅仅献上一个花圈是绝对不够的。”
75年过去了,我很好奇今天的德国人对二战结束75周年会有什么感想。
感谢我生活在美国的同学Jian发来两篇纪念文字,一篇出自一名普通德国人,另一篇出自今日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 。
这两段文字看来是他们文章原文的节选,字数不多,但给人印象深刻。
 
先看看一个普通德国人的说法。
一个普通德国人的说法

作为一个德国人,有时候会被人问起我对德国历史、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和纳粹集中营的感受和想法。我认为这是很理性的问题,但我常常真的不知如何回答。这不是因为缺乏思考和情感,而是因为有太多的思考和情感,以致几乎不可能用简单几句话来说清楚。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要说的很多。 

在德国,我们在成长过程中学习历史事件,总离不开一个讨论,那就是我们这代人是否或者为什么要对我们祖父或曾祖父那辈人所做的事情有负罪感。我的许多外国朋友对我说这样的话:“哦,这不是你(做的),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应该影响你的生活或你的感受。” 我知道他们是想用正面和开放的态度看待过去,不过我对此不能苟同。

是的,二战中的那些罪恶不是我们犯下的;是的,我们不相信纳粹的那些意识形态,第三帝国和纳粹集中营让我们感到恶心。然而,这种痛苦的意识和负罪感仍旧是对二战的纪念中不可缺少的部分,是永远不会忘却的那部分。这不是历史书中的事实统计,这是作为德国人不得不承受的心灵上的负担,这是作为德国人在看待我们的国家和在自己的身份定位时,不得不在意的东西。  

德国总统的讲话

再来看看德国总统Frank-Walter Steinmeier 在纪念活动中是怎么说的。

纪念从未结束,我们无法从过去解脱,因为没有对二战的纪念,我们将失去未来。正是因为我们德国人直面我们的过去,因为我们承担我们的历史责任,世界人民才会再度相信我们的国家。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对德国有信心,这也是我们开明的和具有民主精神的爱国主义核心。 如果没有对光明与黑暗、欢乐与悲伤,感激与耻辱的清晰认识,德国的爱国主义不会没有缺陷。 乌曼的纳赫曼(1772 – 1810) 曾说: “破碎过的心才是完整的心“。德国的过去是破碎的,它对几百万人被屠杀、几百万人遭受苦难负有责任;这让我们心碎,这是为何我说只有用一颗破碎的心才能去爱这个国家。  承认罪责不是耻辱,否认罪责才是耻辱。 
75年了,德国人还在深刻的反思、反省,他们因此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也让德国一代又一代年轻人对自己、对世界有了清醒的认识。 

德国勃兰登堡门亮起了四种语言的“谢谢”,以感谢反法西斯同盟国75年前将德国从纳粹铁蹄下解放出来。
(所有照片来自网络) 

近期文章 欢迎阅读

图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