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还有120天,国家党新领袖穆勒能战胜总理阿登吗?

作者: 毛 芃

2020年5 月22日星期五,是新西兰国家党的一个大日子。原党魁Simon Bridges和副党魁Paul Bennett齐齐走人,让位给挑战他们权位的Todd Muller和Nikki Kaye。

左起:Todd Muller和Simon Bridges

从表面上看,把 Simon Bridges赶下马并催生出国家党第13任领袖的是新西兰媒体一周内公布的两个民调。


相关链接:民调支持率低国家党心慌 西蒙·桥领袖地位遭挑战


先是5月18日周一公布的 Newshub-Reid Research民调,民调显示国家党支持率只有约30%;按这一支持率,国家党将有16名现任国会议员大选后将失去工作。周四晚上的 One News/Colmar Brunton民调结果更糟,支持率跌至约29%,是国家党15年来最低的一次。

民意支持如此之低,国家党的许多议员都坐不住了。周二,就传出消息说一位名叫Todd Muller(下称陶德·穆勒或穆勒)的议员给所有同僚发邮件,告诫大家如果不换党魁,今年9月大选国家党肯定没戏。这位名不见经传的穆勒议员自告奋勇要挽救国家党于危难之中,而且他已物色好了搭档 – 富有活力的女议员、前政府部长Nikki Kaye。

本周五,国家党就党内领导权问题召开紧急会议,55名国家党议员齐聚首都惠灵顿,投票决定是否换更换头头。结果,人心思变,那个挑战党魁西蒙·桥的大高个Todd Muller胜出。此时,新西兰人对他知之甚少。

国家党的这次领导人更迭非常迅速,周二传出消息,周五就尘埃落定。看似民调结果引发,但实际上,对Simon Bridges的不满早就暗流涌动。只是缺个导火索,缺个合适的人振臂一呼。

国家党新选出的领袖二人组

国家党新选出的这对领袖二人组,还是很有看点。两人一个来自乡镇地区,有大公司管理背景、信仰天主教,是个稳妥保守的老派男人;另一个则来自都市,有极强个人奋斗精神,是个活力四射、有自由派风范的女性,两人一个年龄51,一个40。

这可是绝佳的互补性政治搭档!这个两人政治组合,不愁不为国家党“吸粉”!


相关链接:37岁做上新西兰教育部长:NIKKI KAYE为何深受JOHN KEY总理青睐


新党魁讲话一鸣惊人

5月22日 周五下午两点多,国家党新党魁陶德·穆勒首次亮相新闻发布会。在他发表首次公开演讲前,连新西兰的媒体都不大了解他,可几分钟的发言后,他赢得了不少好感。就连一向对政治人物说话不客气的Newstalk ZB节目的主持人都对他赞声连连。

穆勒的发言简单明了,这位来自小城镇、曾在新西兰农业战线工作过的国会议员谈吐颇接地气,社区和民生、恢复经济是他的讲话重点。

Todd Muller 和Nikki Kaye

穆勒说:“国家党一直是一个城市与乡村、企业与社区以及保守派与自由派的联合体。国家党一直都是所有新西兰人的政党。”

“没有什么Todd团队,也没有Nikki团队,只有国家党团队。”

他说:“新西兰人需要一个富有经验和管理技能的国家党政府来带领国家走出自二次大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危机。”

作为国家党领袖,我关注的焦点是经济复苏和全新西兰每个社区的强化。”

Muller说,新西兰人在同疫情作战方面付出了很大牺牲,工党在领导全国民众应对疫情方面做得很好,“但现在是时候站出来重建我们的国家了。”

他说,只有国家党能做到这个。

“下一届政府的任务是艰巨的,但是我会全力以赴(but I will bring my all to it)。”

穆勒说,工党政府嘴上承诺得多,但兑现的少。作为反对党,国家党会对政府进行监督追责;但他不会为了反对而反对。

穆勒说,他期待在新西兰9月份大选后能成为新西兰总理。

Muller在讲话中还对前党魁Simon Bridge和副党魁Paula Bennett表示了感谢,感谢他们以往所作的工作和贡献。

Muller是个天主教徒,他在讲话中也感谢了妻子和孩子对他的支持。

穆勒:从小就想当美国总统

对于大部分新西兰人来说,他们也在只是本周才听说托德·穆勒(Todd Muller)这个名字。

不过,这位来自丰盛湾地区的国家党议员在新西兰的农业和企业界可是大名鼎鼎。他在2014年进入国会前,曾在新西兰最大的乳制品公司恒天然担任高管,他还在新西兰最大的奇异果出口公司Zespri任职过。

对于熟悉穆勒的人来说,他能进入政坛并坐上国家党领袖高位并不令人意外,因为穆勒从小就显现了他对政治的兴趣。出生在怀卡托地区一个叫Te Aroha小镇的穆勒,10岁时就想做美国总统,他还为此写了一本“书”。书中,他21岁去了美国,28岁被选为美国副总统,后来成为美国总统,而且,“穆勒总统”连任13届。

不过随着年龄渐长,穆勒把目光从白宫转移到蜂巢大厦 – 新西兰国会所在地。

蜂巢大厦,新西兰国会所在地

在1990年代初期至中期,穆勒曾在时任国家党政府总理Jim Bolger的办公室工作。当他2014年进入新西兰国会发表处女演讲时,他不忘感谢Jim Bolger当年对他的影响和栽培。

有意思的是,本周早些时候,当Jim Bolger得知当年自己的行政助理欲挑战国家党领袖地位的时候,立即为穆勒说好话,公开挺他。

穆勒2000年早期,在新西兰最大的奇异果出口公司Zespri工作。2006年,他进入新西兰奇异果和牛油果公司Apata,并成为公司首席执行官。

2011年,穆勒到新西兰乳品巨人恒天然公司工作,一路晋升到公司合作事务部总监。2014年他因为参选离开恒天然时,接手他工作的Miles Hurrell 现在已是恒天然的CEO。

2014年,45岁的穆勒代表国家党参加大选,赢得了丰盛湾选区席位,他获得 21,735张,碾压性战胜仅获得 6600张选票的工党对手。

进入国会之后,穆勒从后排议员做起,直至担任外交、国防和贸易专项委员会主席。他后来还被任命为国家党的农业事务发言人。

新西兰的农民联合会主席well-versed 说,穆勒对新西兰农业面临的问题非常了解。

前国家党主席 Michelle Boag 说穆勒懂得商业,“他明白不是撒钱那么简单,而是让那些金钱为新西兰工作。”

作为一个天主教徒,穆勒在国会就安乐死法案和自由堕胎法案的投票中都投了反对票。

从小就想成为美国总统的穆勒对美国政治有浓厚兴趣,2016年美国大选时,他去美国旅行,观察美国大选。他听了唐纳德·川普的竞选演讲,还弄了一顶有川普签名的“ 让美国再次伟大”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帽子。他把这顶帽子摆在他的办公室里,办公室里同时也有希拉里·克林顿的徽章。

穆勒的办公室有一顶川普签名的帽子

当穆勒成为国家党领袖的当晚,不少新西兰人从社交媒体上得知这个未来可能成为新西兰总理的人在办公室里摆有“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帽子。这一发现,让一些不喜欢川普的新西兰人感到震惊和不爽。

穆勒解释说,只是纪念品而已。

谁会是新西兰人喜欢的领袖

离2020年9月19日大选日不到4个月了,国家党临阵换将,让名不见经传的陶德·穆勒先生同受欢迎程度如日中天的现任总理阿登(Jacinda Ardern)竞争,能有胜算吗?不过,自从2017年新西兰大选日前一个月阿登担任工党领袖并带领工党扭转劣势、赢得大选,大选前120天换将也算不得什么了。

眼下国家党支持率低,可民意这东西,是说变就会变的。

周五下午当穆勒的首次公开讲话结束后,NewstalkZB的主持人对穆勒的讲话大加赞扬,说他是国家党的“一股清新空气”,还说国家党推出穆勒是了不起的选择(great choice);主持人甚至情不自禁地说:“他让我今天很开心(He makes my day)”。

也许,这位国家党新党魁同选民会有段蜜月期?

(左起) 陶德·穆勒和现任总理阿登

关于新西兰人喜欢什么样的领袖,评论员Andrew Dickens有下述说法。

新西兰人喜欢他们的领袖有聪慧的头脑,同时有勇气、有担当;他们喜欢领袖人物风趣幽默,也希望他们有挺直的脊梁;新西兰人喜欢他们的领袖把握好平衡不激进,同时也希望他们有创新意识、行事敏捷;新西兰人喜欢领袖人物带领他们大步向前,同时希望他们能倾听百姓的心声。

未来的120天,国家党第13任领导人陶德·穆勒先生将带领国家党团队同现任总理阿登领导的工党政府在方方面面进行比拼,最终谁能胜出,选民的选票说了算。从现在起,让我们睁大眼睛。


图片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