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兰nStar药房:我们只是想得到一种公正待遇

新西兰在阻止新冠疫情传播方面虽然取得了很大成功,但为期4周多的全国民众居家隔离、各行各业停工歇业让新西兰人付出了巨大经济代价,许多行业叫苦连天,企业裁员、减薪的消息不绝于耳。不过,有一个行业人们也许没有留意到,那就是药房。如果不是最近收到奥克兰北岸一家药房 North Star Pharmacy(下面简称 nStar ) 的来信,真想不到药房工作人员会经受那么大的身心压力,更想不到他们在经历了诸多付出后还要为药房的租金问题四处奔走、求助,甚至希望得到媒体的关注。 
 

北岸 North Star Pharmacy 药
 
新西兰全国各地分布有900多家药房,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在看完医生后拿着处方到药房买药,或是有头疼脑热小毛病不愿意看医生的人自己到药房买非处方药。不像食品超市,供应的是人人赖以生存的食物,药房只是对那些不幸身患疾病的人来说有帮助,然而,这是一种生死攸关的帮助。
 
所以,在全国居家隔离期间,除了供应食品的超市,政府允许照常营业的只有药房了。
接到奥克兰北岸nStar药房的来信后,我同药房做后台运营的李研先生见了面。李研向我详细讲述了疫情四级警戒期间他和他同事所经历的煎熬和现在满腹的委屈。

1

李研的倾诉

North Star Pharmacy 药房李研

现在,我们到了疫情一级警戒阶段, 许多人可能忘了政府宣布即将进入四级警戒后全奥克兰各大超市外大排长龙、人们抢购食品和生活用品的情景。

那时候到处都人心惶惶,可我们药房的工作人员却无法撇下工作去为家庭购买食品,因为当时各个药房外也是排着长队,许多人购买各种非处方药物,以备急需。 
 
进入四级警戒后,人们都呆在家里,恐慌暂时过去。然而,药房工作人员的压力一点也没有减少。每位进入药房的顾客都声称自己没有感染新冠病毒,但不少人在买治咳嗽的药或是治嗓子疼的药。我们带着笑容去服务顾客、安慰顾客,内心却十分紧张。
 
说实在话,那阵子每天上班我们都提心吊胆,顾客一走,赶忙对药房进行紫外线消毒,因为你不知道来的顾客是不是感染了新冠病毒。
 
那段时间,家庭医生同病人基本上不见面看病了,大都通过电话问诊开药方,然后药方传真到药房。医生可以不用接触病人,但我们在药房工作的却要直接面对病人。 
 
每天下班回家,我们都要先进行紫外线消毒,要洗澡、换衣服。我的父母70多了,正好年前从中国来新西兰看我,疫情爆发后回不去,我最怕的就是自己染上病毒又传染给父母。
药店顾客中有不少老人家,他们打电话买药,我们都会送上门。一是因为全国封闭期间公共交通不便,政府也不建议70岁以上老人出门;另一方面我们不放心通过快件来邮寄药物,担心万一投递过程中药品出了什么差错,人命关天,我们可担待不起。 
 
有一次,一位94岁的老人给药房打电话要买药。94岁的老人家,那时候怎么出得了门?我们赶紧开车把药送到老人家门口,然后打电话告诉老人家可以开门拿药。你说我能向老人家要送药费吗?说不出口呀!
 
我们药房还有养老院的业务,你知道全国隔离期间,一些群体性感染就是发生在养老院里。去养老院是有一定风险的,但我们还是得照常定期送药,因为很多老人的药不能停,每天都要服用。另外,因为一些老人的用药情况经常改变,我们得根据情况临时送去新的药物。
 
我那会儿四处送药的时候就想,要是路上被警察截住就好了。因为听说全国隔离期间被警察截住盘问,如果确定你是提供基础服务的工作人员,警察会送给你一个New World 连锁超市的代金券,据说有上百纽元;可我偏没有那个运气,我前后的车辆都被警察截过,我从来没被警察拦过车。 
 
居家隔离结束后,我才知道原来我们几位同事都私下打过疫情热线电话,因为我们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感染上了新冠病毒。那时候全国对疫情病毒检测卡得很紧,只有那些有海外旅行史的人或是同确诊病人有过接触的人才有资格做检测。 
 
我到现在都清楚地记得电话热线接线员从电话那端对我说的每句话:“医护行业的每个人都有你这种忧虑,我所能做的就是同你讲电话,让你感觉好一些,但你不符合检测条件。”
 

北岸 North Star Pharmacy 药
 
开药房并不是很赚钱的生意,你看药房都会卖化妆品、小饰品、还有帽子什么的,药房是要靠卖药带流量,期待客人捎带着买些其他同健康有关的产品。但是全国封闭期间,哪怕是警戒级别降到三级、二级,人们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到药房来的,顾客本来就稀少,基本上是拿了药就走。
 
我们药房对65岁以上的长者都不收药钱,对警察、教师、消防员和从事紧急救援的工作人员都免药费,因为他们对社区有着直接的贡献。 

2

药房的困境


李研说,他从四级戒备期间就开始同代表物主的物业公司沟通,希望能够减少药房的房租,但一开始遭到了“冰冷的”拒绝,经过协同其他商家和物业公司持续沟通,业主答应减少其他商家3个月的80%房租,但nStar药房只能获得20%的房租降幅, 理由是药房疫情警戒期间一直正常营业,而其他店铺没有营业。
 

北岸 North Star Pharmacy 药
李研和他的同事认为这不公平,他说:“在全国封闭期间,我们并不是作为盈利机构在营业,我们是在其提供维系他人生命的服务,我们只有很微薄的零售收入,对我们药房来说这是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
 
“我们希望业主给所有商铺同样房租折扣,但是遭到了拒绝。”
李研说,他和他的同事Joshua Chen 明白业主没有义务给他们减少租金,但他们的经营情况让他们确实难以支付前段时期的房租。
 
6月24日,物业公司通知nStar药房说,业主再给药房两周时间,希望在7月8日前要么收到拖欠的所有房租,要么是一个租金支付计划(由有经济能力的人担保)。如果药房无法做到,业主将通过仲裁手段来解决,同时也会收取拖欠的房租利息。
 
物业公司在电子邮件中还指nStar药房获得了政府的工资补贴,并要药房提供财务资料,证实自己确实经济上有麻烦。 李研表示:“政府的工资补贴必须用于员工,不能用于公司,否则会被起诉的。” 李研还说,疫情期间,几乎所有企业都严重亏损是“不言自明”的。 
7月3日,物业公司一名经理代表业主同nStar药房的代表开会讨论解决方案。药房答应先支付6月份的租金。四月和五两个月的租金药房会再想办法。 

3

求助之路


李研说,他们同全国药房业协会进行了沟通,得知的情况是,疫情给全国药房业的经营都带来很大负面影响,全国封闭结束后,有四家药房正在被清盘,还有更多的药房在准备清盘。  
 

北岸 North Star Pharmacy 药
 
李研说,为药房租金的事情、为药房业面临的窘境,他们同药房所在区的国会议员联系,同当地的英文社区报纸联系,还给总理Jacinda Ardern的办公室写了信,现在,这封信转到了司法部长Andrew Little 的办公室。他们正怀着极大的希望,等候部长办公室的回信。  
 
nStar药房负责店面经营的Joshua Chen先生说:“我们响应政府的号召,冒着个人风险在一线坚持工作,于情于理的事情都做了,末了却没有得到公正的对待。新冠疫情是场国际性的大灾难,是全民的灾难,我们为国家分忧,总不能让我们一线工作人员承受这么大压力,流血流汗又流泪吧!”
 
不过,nStar药房表示已经做好了最终通过仲裁来解决问题的准备。 
 
本记者联络了物业公司,但对方不想对此事予以公开评论。
 
北岸nStar药房疫情期间交房租有困难四处求救事件最终会是什么结果,毛传媒会继续关注并为您报道。
 
(所有照片由均来自nStar 药房)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