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Seymour:大选后不再单枪匹马的行动党领袖

新西兰人物
David Seymour,行动党党魁,2020年新西兰大选年最受瞩目的政坛人物。
 
这位37岁的小党领袖,最近接到了一个大大的橄榄枝 – 正在为赢得大选拼老命的国家党领袖Judith Collins许诺说,大选后会同行动党结盟,甚至可能考虑给 Seymour 个副总理干干。
 
不料David Seymour对此无动于衷,还说了句对副总理职务“不感兴趣。”
 
咦,做副总理,这是多少职业政客梦寐以求的目标啊!现任副总理、优先党党魁Winston Peters可是进入政界40载的老人家了;而Seymour,进国会不过6年,他到底想啥呢?
 
好,今天就来聊聊 David Seymour, 这位新西兰政坛上的明星。
 

David Seymour 接受采访(毛 芃 摄影)
过去一年 成绩斐然
过去一年里,David Seymour作为行动党领袖成绩斐然,民意支持率从1% 跃升到8%。10月17日大选投票日后,行动党在国会的席位有可能从一个增加到10个左右,有望大选后成为国会第三大党。
这不禁让我想起2014年1月我对David Seymour的第一次采访。那时他正在在争取行动党党内提名,成为Epsom选区的议员候选人。采访中,他告诉我他的志向 – 重塑行动党,为行动党赢得更多支持。那年他30岁,正值而立之年。
当年那篇采访文章的标题是:《DAVID SEYMOUR: 立志重塑行动党的年轻人》。

2014年1月的采访文章

没想到,Seymour花了六年时间,实现了他的心愿。6年来他在国会孤家寡人的日子即将过去,行动党在国会将不再是他一人单枪匹马。
带来变化比头衔更重要 
为啥David Seymour对副总理职务没兴趣呢?是像有的网友所说的那样,他知道国家党这次大选“根本没戏”?
David Seymour 最近很认真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他说,同更高的政治地位所带来的物质好处相比,他更看重自己的“独立性”。
听起来这像是人人都会说的漂亮话,但是, Seymour确实是有过拒绝政府部长的例子在先。
David Seymour (网络图片)
 –
大家都知道同今年大选绑定的一个公投选项是生命终结选择法是否实施,这个已在国会通过三读的立法是 Savour 的个人提案。
 –
为了这个提案,他放弃了前总理John Key给他的部长职务。
 –
这是因为国会有规定,政府部长不能提个人议案。但对Seymour 来说,他在这个议案上倾注了很多心血,他认为这个议案对新西兰很重要,能为社会带来积极的变化,如果接受部长职务,就无法继续这项议案工作。权衡之下,他放弃了做部长的机会。 
 –
Seymour说,他知道做上部长就有豪华轿车,会加薪,有闪亮的头衔,但是,如果安乐死法案能够通过和实施,“成千上万的新西兰将能够选择有尊严地离开人世。这比任何头衔都更重要”。

如何评价工党和国家党

David Seymour明确表明大选后不会同工党结盟,他认为工党缺乏管理国家的技能。
 –
他说,从 Chris Hipkins同时担任卫生部长和教育部长就可以看出,工党有才干的人太少。 
 –
Seymour对工党充满了不信任,他说工党的Kiwi Building 房屋建设项目是失败的项目,这证实了工党的无能。
Seymour更不能原谅工党关闭特许学校的举措。开办特许学校是行动党的政策,他当年曾经参与了政策的研究制定过程。他认为工党取消特许学校是缺乏对穷孩子的关怀。
此外,Seymour 还认为工党对言论自由构成危险。
如果在工党和国家党之间选择合作对象,David Seymour表示会选择国家党。他不排除接受副总理职务,但觉得大选前谈这些“为时过早”。
不过,Seymour认为国家党有自己的问题,他说:“他们喜欢掌权,喜欢豪华部长驾车,他们总是告诉你工党有多不好,可他们掌权后,实施的政策同工党差不多。”
他说,“国家党在过去71年中执政了48年,从未逆转过工党的政策。我想问,如果竞选时告诉所有人工党有多糟糕、但你上了台只是工党政策的保管者,那你上台有什么意义呢?”
Seymour说:“行动党的政策有助于对国家党政府做方向性的改变。”
“新西兰人值得拥有更好的生活,”他说。 
 大选是选谁能进国会 
David Seymour近日在华社走访拜票的时候,有选民问他:“行动党的政策不错,但如果不同工党合作、不能进入政府,政策没办法实施,那不是起不到作用吗?” 
Seymour的回答是:“确实,选举总有一方会赢、一方会输,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这么投入地搞竞选活动。”
他说:“有一点要明白,我们的大选,选的是国会,选的是哪些政党能进国会。”
这里要对新西兰的政体和选举做一个小科普。 

新西兰选举

新西兰是君主立宪制,政府从民选的议会中产生。议会有120席,在现行的MMP(混合比例选举制)下,中央政府通常由被选入国会的大党和几个小党联合组成(也可能是一党执政,不过新西兰自MMP实施以来还从未出现过)。
在新西兰,国家管理系统“government”的含义其实要比中文的“政府”含义广很多。
新西兰通过国会选举产生的government 权力分布在三个部门中。
  1. 国会(立法部门、制定法律)
  2. 中央政府(行政部门,首脑由在议会占多数席位的政党领袖担任,负责法律实施)
  3. 司法部门(通过法庭来解释法律,总检察长由内阁部长担任)
也就是说,一个政党只要被选入议会,就是政府的一个组成部分;即便是小党、是反对党,仍有权参与法律的制定。

新西兰议会议会议事、辩论大厅

 与华社对话 倡导新西兰价值观 
华社区民调显示,华人对行动党的支持率比主流社会对行动党的支持率还高,达到了两位数。 
我在采访中问David Seymour如何看待华人对行动党的支持。 
他说:“行动党之所以得到很多华人的支持,相信是行动党的价值观能够引起华人共鸣,因为行动党倡导人们通过自己的辛勤工作来改变生活;行动党重视教育、重视社会环境的安全。”
David Seymour在同华人选民的接触中,被问到如何看待新中关系,他反复提到了新西兰价值观。 
他说:“价值观在新西兰非常重要,言论自由,政治自由和基本人权是我们必须保有的价值观,坚持民主价值在新西兰是没有商量余地的。这是新西兰必须无所畏惧去做的事情之一。”
他说,行动党在华社支持率增加,“显示新西兰华人非常清楚,新西兰是个好地方,因为这里有自由。”
关于同中国的贸易,David Seymour说,中国是新西兰主要出口市场,对新西兰很重要。但同时,新西兰也应该同更多的国家进行贸易往来,如东南亚国家、北美和南美国家,要增加同太平洋国家的贸易往来。 

  大选后的新挑战 
采访中,我问David Seymour行动党大选后的工作焦点是什么,他说:“想办法偿还债务”;他还说,“其他政党只知道花钱,没有如何偿还巨大债务的计划。” 
Seymour简单谈了行动党的经济复苏路线图,其中提到减税和取消资源管理法。
 
1、将GST从15%降到10%,为期一年。 
2、减少中等收入所得税,年收入在48000-70000之间的收入,税率从30%降到17.5%。
Seymour还谈到房屋建设问题,他说,新西兰房屋危机的主因是太多的繁文缛节;他说人们申请建房所需的时间甚至超过建房所花的时间。 
他说,官僚的繁琐的法规限制了土地使用和城市发展,下一代新西兰人都不知自己是否能拥有自己的住房。
Seymour说,行动党的住房政策“Build Like The Boomers”承诺扩大地产所有者在自己土地上建房的权力,加快基础设施项目,取消《资源管理法》。
  政策定最在行
一个政党的生命力在于其政策,在于其治国理念和实施办法。
Seymour 说,行动党制定政策很在行。他称国家党和工党都拷贝过行动党政策中对其有用的部分。
David Seymour对政策的看重,是有根基的。
奥克兰大学毕业后,他曾在加拿大一家智库工作5年,从事政策研究工作。 
2014年1月我第一次采访他时,他就强调了政策的重要性,说政策远比政治人物更重要。他举例说,Winston Peters 作为政治人物很有政治技巧,但他没有好的政策。
Seymour最近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说,他认为国会有太多的政治,但没有足够的政策。
他解释说:“其他政党通常说明他们的意图,而行动党是说明自己的政策。” 
“例如,其他政党说要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因为他们想要人们得到更多报酬。行动党也想人们获得更多收入,但我们在如何实施方面有更好的主意。”
Seymour说:“行动党在说明意图的时候,总是有相应的政策,解释会采取什么步骤去完成意图,但这也会让我们遭受误解。” 
Seymour强调说,政策制定要可行、要有实际效用。
在气候变化议题上,他提出减少议员每年在国会开会的天数,以减少议员从全国各地飞往惠灵顿的次数,这样不需任何成本就能减少碳排放。
David Seymour是去年3·15基督城枪击案后,国会120名议员中唯一反对阿登总理枪支改革法的一位,此举让很多选民对他刮目相看,行动党支持率也由此开始逐步上升。 

10月15日TVNZ民调结果,行动党支持率为8%
关于政治理想和未来 
如果不出意外,David Seymour大选过后将领导一个约10人左右的行动党核心团队。时评人士认为,这对从2014年起就在国会单打独斗的Seymour来说会是一个新挑战,因为这些新队友都是政治素人,毫无从政经验。
 David Seymour和行动党副党魁
Brooke van Velden(左)(网络图片)
行动党的议员候选人中,有射击冠军、有环境工程师、有小生意人,有会讲广东话的洋人律师,有农场主等等。
Seymour说,如果行动党大选后成为反对党,行动党要用最大的声音监督执政党和其他政党的作用,使他们负起责任。 
Seymour认为今年大选之后,新西兰优先党从国会消失,绿党也岌岌可危。他预计新西兰现行的MMP选举制度也许还能再持续十来年,不过再有五、六次选举后,新西兰可能会变成两党竞争的国家。 
David Seymour认为中间偏左的工党和中间偏右的国家党没有太大不同,他希望行动党未来能够同两大党任意一个政党结盟组成政府,成为真正的King Maker。
看到David Seymour 对政治如此热情投入有想法,我在采访中问他:作为一个小党领袖,你或许能成为副总理,但可能永远都不会成为总理,这会不会是一种遗憾?”
Seymour说:“不会”。他说,他知道行动党的政策不可能赢得大部分选民的支持,但却是新西兰需要的政策。 

David Seymour 接受采访(毛 芃 摄影)
至于自己的未来,Seymour说,他不是一个职业政客,他不会永远呆在政坛。
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David Seymour承认他没有个人生活,除了同朋友一起吃饭;也没有时间用于个人的兴趣爱好,因为所有的周末他都在工作。
Seymour坦诚目前还是单身,他开玩笑说,说全新西兰有250万女性,“但没有一个迫不及待地想出嫁”。
Seymour说,等到行动党变得强大了,他就会辞别政坛,尝试做些不同的事情。

你的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