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鹦鹉短评】中国崛起的归宿不必定是秦朝

作者: 鹦鹉先生

中国从官方到民间,对大一统观念情有独钟。

中国人自三十年代日本侵华后一直生活在惧外的阴影里,而实际上这种基因里对外族入侵的不安全感由来已久,可以回溯到五胡,匈奴,蒙古,满清等北部高原游牧部落持续不断对中原的入侵。

近年的宣传活动越发加深了年轻一代本应该完全不会有的这种对外恐惧。所以抗日神剧久经不衰。仇日仇美仇外永远有市场。克服这种不安全感的妙方就是“强国”、“大国崛起”、“恢复汉唐盛世”和“民族复兴”。

而秦朝尤其成为官方崇拜的偶像。因为秦朝代表着大一统,只有大一统才能让没有安全感的中国人睡稳觉。至于秦朝的苛政,严刑,劳役,民不聊生,没有人去宣传,也似乎没有人在乎。

然而,御用文人眼里强大无比的秦朝举国之力修建长城并没有挡住北方游牧民族的入侵,猛于虎的苛政也没能挽救秦帝国极速崩溃的厄运。但是,秦朝大一统神话今天的人们却深信不已。

统一度量衡对发展经济没有必然的促进作用,这个迷思必须推到。香港人用传统市斤(16两)、公斤、英镑、港币、人民币和美元,经济一样可以发达。美国也是依然用传统的英制度量衡,也没有影响它成为发达国家。

其实中国崛起的归宿不必定是秦朝,可以是孔子推崇的周礼精神,可以是“百花齐放”的春秋战国,还可以是宋朝宽松富足的平民社会,更不要说法治民主的西方模式。但目前看来,中国的民意、官意独独钟情大一统的独木桥。

但悲剧在于大一统观念与现今世界信奉的联合国公约和国际法原则格格不入,甚至针锋相对,大一统的执念不可避免地必然将中国置于与西方国家的冲突之中。强大的秦朝没有给黎民百姓带来福祉,强调大一统的红朝能带来不同的结果吗?

大一统推崇的专制政体、一种声音和独崇儒教,对经济发展、个人独立、思想解放、创造性思维都是负面影响,这是造成近代中国落后西方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