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兰疫情警戒降级被指太晚 商界和华界批评政府

在最后一宗社区传染案例发生14天后,新西兰总理阿登于3月12日上午11.30宣布奥克兰在中午12点钟疫情警戒由二级降到一级。

新西兰总理阿登

不过,政府因没有在头一天也就是3月11日周四宣布这一降级规定而遭到抨击,因为3月12日是周五,是商家做生意的好时机;特别是从12日起,奥克兰连续三天举行美洲杯帆船赛,奥克兰市中心一带会非常忙碌。 

奥克兰商会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巴内特(Michael Barnett)批评总理和内阁没有及早告知公众和企业周五疫情警戒降级。 

奥克兰商会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巴内特

巴贝特说,总理和内阁的高层成员周四晚就决定周五降级,但是直到周五11.30才公布。 


由于政府没有早一天宣布降低疫情警戒级别,商家特别是餐饮、酒店业非常不满,因为周五中午突然宣布降级,业主们没有为周末的敞开营业做足够的准备,许多餐饮业主没有敢多预备食品原料,也没有多安排人手。


奥克兰市中心的Occidental酒吧经理Patrick O’Leary 说,降级通知太晚,周末营业恐怕人手和备料都不足,这相当令人沮丧。 

奥克兰商会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巴内特说,如果政府周四下午四点宣布降级,企业可以为周末的商业活动做充足的准备,能够更多地弥补近来因为疫情封锁造成的经济损失。 


他质问总理为什么不在周四通告政府的降级决定,他说他自己实在无法理解。

 
巴内特说,今年受到疫情打击影响最大的行业就是酒店业和餐饮业,过去的两周对他们来说是一场灾难。


不过,新西兰总理阿登说政府想等着知道最新做的12个病毒测试结果。 

过去14天来,奥克兰一直没有出现新的社区感染。


2月以来出现的15个群体感染病例有的已康复、有的还在隔离中心隔离。 

Newstalk ZB 时事评论员Kate Hawkesby也对政府的疫情管理提出批评。她说,奥克兰首先就不应该进入三级警戒,更不用说过去一周在二阶警戒中度过。 她说,应在一周前就降级进入1级。

奥克兰

华人批评意见

携舟网创办人黄伟雄:

这次重回3级警戒,是政府官员的失职,他们应该被问责。官员们从上到下明知新冠的危害、明知四次电话打到该隔离的家庭但电话没有人接听,那为何不派人上门查询?!这是政府失职,华人媒体千万不要用《奥克兰重回Level3!确诊病例未遵守隔离规定惹火总理》这样的标题。亨受纳税人$45万年薪的总理和25万年薪的疫情应对部长应负领导责任,震动的不应是她/他,而是500万新西兰人对执政者的震怒。政府的观念和工作管理方式不改进,疫情还会再来。


如果企业都倒下去了,今后何来的就业、税收和商业重建?


发补贴只是权宜之计;只是急救,是预先透支我们的税收。“出来混都是要还的”,做总理拿高薪几年后就成过客,但这些债务也许要几代新西兰人偿还。


Bernny

我觉得这次政府的疫情管控表现非常糟糕。第三次3天的3级封城(lockdown)无论是专家还是民众大都认为是有问题的,之后的第四次lockdown证明了这个担忧的合理性。新闻爆出疫情感染者在家人证实感染后仍收到有关部门通知不必自我隔离,可见管理的混乱。这种混乱将给经济和社会的安全感带来巨大打击,政府官员真的应该被追责。


Cindy:

就新西兰的经济的抗压能力能经得起这么来来回回的折腾吗?


旭日:

反反复复的Lockdown (封城)是政府对突发感染个案的快速反应,总体方向是正确的。但政府应该更细致一点,如果没有发现新的社区感染,是不是应提前降级;在边境开放方面,是不是可以扩大对留学生的豁免,这可是争夺国际留学市场的最好时机。

有担当的政府应该承担起必要的责任和风险,应该把发展新西兰经济、而不是把避免自己的政治风险放在首位。


Judy:

发现几个病例,就马上全民封城,这是否是正确的做法?这种像抽筋一样让人毫无防范的做法,对经济、对大家的情绪是否有益? 


应该积极快速地进行疫苗注射,不能总是消极封城。


王先生:

早一天晚一天宣布疫情降级不是什么大问题,属于微观问题;但政府在宏观管理上太令人失望,一是边境管理有问题,二是疫苗注射到现在都没有全面铺开。

政府总是为新西兰病毒感染人数少、死亡人数少而沾沾自喜,认为是自己管控的功劳;但真正的原因是新西兰地理位置特殊,四周大海茫茫,外人难以进入。以新西兰这样难得的地理条件,疫情管控应该做得比现在做得好很多,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封城。

 新西兰是个只有500万人口的小国家, 也不是没有钱,但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铺开打疫苗?这里面的问题在哪里呢?

我认为是政府不愿意承担政治风险,没有把民众的福祉放首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