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传统盟友保持距离 新西兰拒表态质疑世卫疫情起源报告

作者: 毛 芃

2021年3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公布了新冠病毒起源的调查报告。

在与中国科学家联合撰写的最终报告中,WHO专家团队说新冠病毒很可能是通过另一种动物从蝙蝠传染给人类的,但目前尚未有足够证据来确定具体物种。专家队报告还表示,病毒通过冷藏食品传入是“可能的途径”,而从实验室泄漏的说法“极不可能”。

世卫专家团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他们的调查全程都受到了各界高度关注。

WHO调查报告在国际社会引发极大争议,澳大利亚丶加拿大丶捷克丶丹麦丶爱沙尼亚丶以色列丶日本丶拉脱维亚丶立陶宛丶挪威丶韩国丶斯洛文尼亚丶英国丶美国这14个国家和欧盟共同发表联合声明,对新冠病毒起源的调查研究被严重拖延、对调查报告完整的原始数据和样本的缺失表示担忧。

据报,澳洲和英、美等14国的联合声明在发布之前曾邀请新西兰签署,但遭到拒绝。新西兰是五眼国情报联盟中唯一拒绝在声明上签字的国家。

新西兰总理阿登

今天,就来谈谈新西兰拒绝表态质疑世卫疫情起源报告、与传统盟友保持距离这件事。


世卫疫情起源报告


2020年5月,在100多个国家签署了一项要求对新冠疫情起源进行独立调查的决议后,世卫组织同意展开调查。在与北京谈判数月后,北京终于同意WHO这项期待已久的调查。疫情爆发一年多之后,由国际专家组成的调查团得以前往武汉。

在2021年1月和2月,世卫组织调查团在武汉及周边地区进行了为期4周的调查。调查报告3月30日公布。

然而,有调查人员表示,中国拒绝向世卫专家团队提供早期新冠病例的原始数据,这可能会使试图了解新冠病毒如何在全球扩散的过程变得复杂。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也承认中方拒绝向调查团提供相关数据,并表示无法完全排除实验室泄露的可能。

《纽约时报》认为,中国政府在给予一定程度的访问权限和合作的同时,一再试图将调查引导至对自己有利的方向。

法新社援引日内瓦外交圈的消息人士称,世卫组织将溯源调查行程的准备工作完全交给了中国,行程的框架条件都是在中方制定好之后才进行评估。然而,几乎没有一个世卫组织成员国对这种处理方式提出公开批评。

法新社指出,2019年末中国武汉最早发现新冠肺炎病例的时候,就有不少声音质疑世卫组织对待中国过于宽松。

谭德塞被批评在大流行期间对北京态度过于温和。人权组织”人权观察”执行长罗斯(Ken Roth)指责世卫组织犯有”机构同谋”罪,因为它相信了中国对于疫情初期状况的描述。

北京一直否认有关实验室泄漏的指控,称邀请世卫组织来华体现了中国“开放、透明、负责任的态度”。官方媒体还称,现在该“轮到美国邀请世卫专家赴美开展溯源考察”。

正如德国之声所说,一些人对于世卫组织和中国政府之间的融洽合作加以赞扬,另一些人则指责认为北京刻意隐瞒了一些疫情爆发初期的重要信息。


新西兰的态度


作为传统的五眼情报联盟国之一,新西兰此次拒绝同传统盟友一道质疑世卫组织(WHO)就中国的COVID起源所作的调查报告,引人瞩目。

新西兰拒绝的理由是,需要时间对这份科学报告进行研究之后才能发表评论。

新西兰外交部长Nanaia Mahuta说: “我们的技术专家目前正在分析该报告。”

新西兰总理阿登和外交部长马胡塔

“由于这是一份科学报告,我们希望在发表任何评论之前确保我们了解报告的科学内容,”她说。

但事实是,这份报告已经在世卫组织成员国中流传多日;国际社会普遍相信,新西兰拒绝与澳大利亚及其”五眼”合作伙伴站在一起,是试图避免激怒北京。

不过,外交部长马胡塔(Nanaia Mahuta)的女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新西兰对调查报告的发布感到高兴”。

新西兰在2020年5月加入了国际社会对病毒起源进行调查的呼吁。

新西兰外交和贸易部发表声明说,新西兰不加入英美澳14国的联合声明是“独立做出的决定“,没有受到任何压力。

中国是新西兰最大的贸易伙伴。两国年度双向贸易额超过320亿纽元(295亿美元);北京今年还升级了一项已经讨论多年的同新西兰的自由贸易协定。

新西兰的反对党也似乎对政府不参与声明联署的决定持肯定态度。 

国家党外交事务发言人格里·布朗利(Gerry Brownlee)表示,他了解世卫组织对其专家团队在中国进行调查时受到的限制表示关切,“但他们(WHO)已经做出了结论”。

国家党外交事务发言人格里·布朗利(Gerry Brownlee)

他说:“我个人的观察是,中国对整个新冠疫情的状况都表现出极大的开放性。”

Gerry Brownlee认为,新西兰目前处于这样一种局面,“要么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进行谴责,要么是接受基于某些证据上的结论。…… 新西兰应该采取一种独立的立场。”

新西兰近来还拒绝与五眼国伙伴就中国问题发表其他联合声明,其中包括今年1月份五眼国发表的一份谴责香港当局大规模逮捕政治人物和民主活动人士的声明。

不过新西兰外长纳奈亚·马哈塔(Nanaia Mahuta)随后发表一份声明,称逮捕行动破坏了“一国两制”框架,而“一国两制”是确保香港享有中国大陆无法享有的民主自由的原则。


新西兰学者和前外交官的看法


维多利亚大学战略研究教授罗伯特·艾森(Robert Ayson)说,新西兰没有加入该声明的签署,反倒是韩国参加了签署,这“令人惊讶”。

“这14个声明签署国都是同新西兰有广泛合作的群体,是让新西兰感到舒服的伙伴;而且声明本身措辞谨慎,没有要冒犯谁的意思。”他说。

不过,他说新西兰并非总是与五眼情报联盟国家(美国,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一道签署声明;但新西兰在有关新疆和香港人权问题上同五眼国盟友倒是保持一致。

上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发表了关于谴责中国新疆地区侵犯人权行为的联合声明。

新西兰没有参加14国质疑WHO疫情起源报告,坎特伯雷大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安妮·玛丽·布雷迪对此提出了批评。 

3月31日上周三,她在推特上说:“新西兰什么时候起对中国态度在悄悄地转变了,看起来更像是胆怯、甚至是姑息,迁就。”

维多利亚大学商学院副教授高宏志表示:“关于病毒来源的调查,是一个程序透明和公信力问题。新西兰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跟进,非常蹊跷,也许更多的是从中国和新西兰的经贸关系和经济利益来考量。不过,新西兰在政治关系上与美、英、澳的确是越来越远,最终会被排除在核心团队之外,或许这正是新西兰想要的。”

新西兰前驻华大使Tony Browne表示,新西兰政府缺席联合声明并不令人意外。

这位退休的外交官说,他不想批评澳洲政府呼吁对疫情起源进行调查,但澳洲政府的“表达方式被北京视为挑衅甚至带有敌意。”

Tony Browne认为,澳洲的“表达方式在北京看来已经超出健康范畴,到了政治层面,” 他对澳洲媒体《澳大利亚人报》这么说。

Tony Browne还说,“呼吁中国考虑对疫情问题负起政治管理的责任,或许这听上去是件好事,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对任何形式的中国合作参与而言,起不到帮助作用。”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 此次世界卫生组织疫情起源调查团队的联合主席原本是新西兰前总理海伦·克拉克不过联合国观察组织(UN Watch)要求她辞去这一职务。

新西兰前总理海伦·克拉克

根据常驻日内瓦的这个非政府组织的执行董事 Hillel Neuer的说法,“克拉克数次在2020年赞扬她本要去调查的世界卫生组织的(WHO)的一些所作所为,而且她同北京有密切关系,北京支持她竞选联合国秘书长,因此可能严重损害专家组调查结果的可信度。”

Hillel Neuer 表示,“这就是为什么联合国观察组织给克拉克女士写了一封信,敦促她辞职,不再担任调查行动的联席主席。”


澳大利亚媒体人的愤怒


新西兰拒绝与澳大利亚等其他14国一道质疑世界卫生组织关于COVID-19起源的最终调查报告,遭到了一位澳大利亚媒体人的痛批。

天空新闻台主持人安德鲁·博尔特(Andrew Bolt)表示,新西兰政府这是在给盟友背后捅刀子,是为了经济利益巴结奉承独裁国家。

左为安德鲁·博尔特(Andrew Bolt),右为新西兰总理和政府部长

在疫情大流行期间,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破裂、矛盾加深,而新西兰则成为北京最青睐的“五眼”联盟中的成员国。

2021年1月,惠灵顿获得了与中国的自由贸易协定升级,这被外界视为北京对新西兰不给中国找麻烦的奖励。

于此同时,北京继续对价值200亿的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展开贸易报复,对大麦,牛肉和羊肉等新西兰出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以惩罚澳洲政府在未预先通知北京政府的情况下呼吁对新冠病毒的起源进行独立调查。

安德鲁·博尔特批评 “新西兰是中国的工具,让自己被用来分裂反对中国的国家,分裂民主政体、帮助独裁统治。”

他说:“新西兰人,我爱你的国家,但你是否为自己国家的总理出卖朋友、讨好独裁者感到自豪?”

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