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中国没有死亡教育?我来吐槽白岩松先生几句

我来吐槽白岩松先生几句。

 
白生开头就说中国没有死亡教育,可白生也没说出哪国有死亡教育,难不成蒙古国有死亡教育吗?蒙古族有进行死亡教育吗?也许我孤陋寡闻,知道的请给俺启蒙则个。

 

20

1、死亡终究到来

 
白生说“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如果生命一旦到了你已经没有认识的人,你没有任何牵挂的时候,我不知道那个长度还有何质量?”

 
白生这话的逻辑问题多了去了。首先,每个生命个体都是独立存在的,生命的意义也不仅仅是为了有认识的人而存在;第二,人生是只有有牵挂才有质量吗?没有牵挂不也是人生吗?关键还是人生的态度。有的人只牵挂吃饱穿暖,这样的人生质量如何评价呢?有的人也有各种牵绊,但由于一些原因而死去,又该如何评价其人生呢?有的人舍生取义,生命虽然短暂,人生也有牵挂,但能因为有牵挂而不作为么?第三,如何定义人生的长度和质量,每个人有自己的标准,白生只在这里泛泛而论,没有什么意义。

 
2、汉族死亡观的变迁

 
白生说“我是从草原来的蒙古族人,在我的潜意识和心里,一直非常不认同汉族人的死亡观。”

 
白生这话说得贼没水准。首先,白生您这里强调您是蒙古人的这个梗有何意义呢?您是想把蒙古族人和汉族人进行区隔吗?难不成蒙古族人的死亡观就是普世价值吗?您不认同汉族人的死亡观又如何呢?难道有谁强逼蒙古族人认同汉族人的死亡观了吗?有吗?谁?谁?这世界民族多了去了,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有的民族死亡实行天葬,有的民族还将死亡之人制成木乃伊,这些您都认同吗?您不认同怎么办?难不成您还想要改造世界,改造他们?

 
白生还抨击汉民族的好死不如赖活着的观念,更是荒唐。活着,从生物学的意义上来讲,是对生命的尊重,同时也是对造物者的敬畏,根本就没什么错。您白哥不认同,那您白哥打算宁可好死也不赖活吗?您就没有牵挂吗?

 
3、如何面对告别者

 
白生也不是医生,却要告诉医生该怎么做,是不是有点扯?抢救生命,这是对生命的尊重。至于对病患该抢救到什么程度,病人自己有时都不能决定,这里还牵涉到法律、伦理等的社会问题。在现阶段,在白生所在国家里没有人有权力协助他人死亡,医生不行,白生也不行,乱来将会被追责的。

 
4、莫讳谈死亡

 
没有人讳谈死亡。谈论死亡也要分场合和地点,也要尊重谈话人的习惯和习俗。您白哥愿意谈死亡,我尊重您的谈话权利,但您也不能在什么地方都谈吧?您是媒体人,若您在您现在的节目里谈死亡,您就不担心节目收视率会降么?您不会是个二愣子,逮谁就跟谁谈死亡吧。

 
最后白生还说“医生的挑战是巨大的,需要我们把医学更多地当做科学。讨论死亡是一个开头,要做很多的事情,否则我们谁也受不了这种庞大的医疗资源的浪费。”不得不说,白哥还真是有浪漫的气质,看那话说的,没点浪漫色彩的人还真说不出来。

 

只是有点疑问,只有医生的挑战是巨大的吗?哪个行业挑战不巨大?拾荒者也还觉得破烂越来越不好捡了呢。就算医生挑战巨大,他们各种收入也不错呀。把医学当科学,您这不废话嘛,学医的都比学其他科学的年限要长耶,这点还用您说?

 
“否则我们谁也受不了这种庞大的医疗资源的浪费”。这句话我严重的不同意。医疗资源怎么就浪费了?又有哪个人是不该救的?医学作为一门应用科学本来存在的价值就是服务于人,就算是犯罪之人需要也是要给予救护的。白生难不成连这个道理都没搞懂吗?如果没搞懂道理还乱讲话。是不是有点令人厌恶?

 

白岩松:中国从来没有真正的死亡教育

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