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桃源”诗友太有才,为一张照片配诗,配疯了!

新西兰有个桃源诗社,桃源诗社聚集了一群有趣的爱诗之人。他们当中有中文系的高材生,有毕业自中国和新西兰各大学物理系、数学系、金融系等理工科男女,此外,还有自报是“吃货”系的。他们有的在奥克兰,有的在大陆;有的是学者,有的是老板;他们中有做建筑的、有搞教育的,除了卖房的经纪人,还有一堆有记者背景的。每天,诗社社员们工作之余,各种诗歌创作不断,说笑调侃中,激情碰撞、才情四溅,佳作迭出。

今天,在中国旅行的社员任之发了一张若干年前他同一特别的“站街女郎”的合影,照片立刻引发了众诗友的配诗热潮。

先看看任之发的照片。

webwxgetmsgimg

再看看任之为这张照片写的文字。

同“站街女郎”合影

任 之

新西兰16号公路KUMEU附近的修车行前,有一位身材纤细修长,胸前波涛汹涌的“站街女郎”。只见她,一双圆圆的大眼睛,镶嵌在薛宝钗式的银盘满月脸上;头上扁帽歪戴,身穿铁锈色的短装,性感的黑色胸衣遮盖着两座耸立的山峦,露着一双能让贾宝玉心潮澎湃的白生生圆润胳膊,翘着三个芙蓉色瓷釉兰花指。

熙熙车流中,她款款身姿,铮铮铁骨,盈盈笑靥,郁郁独立在茵茵绿草间,无视过往的行人和车辆。一副”虽千万人逆之,吾往亦”的坚毅神态,有着说不尽的风情万种,道不完的妙趣横生。

有男人一见倾心,犹如张生之初见崔莺莺、霍公子之结识郭晶晶、文章之幽会姚笛,不顾身处众目睽睽的车水马龙闹市,走上前和其搭讪、勾肩搭背,双手环绕、紧紧拥抱。路人见此一幕,或窃笑,或口哨连连。

有人禁不住摇头叹息:男女本应授受不亲,如今世风不古,斯文扫地。俺却说,此乃真性情呵,你们说是不是? 

任之发完文章和照片,即招呼众诗友为他的照片配诗。

没一会儿功夫,诗社群上就“噌噌噌”冒出三首诗来,第一首是8月2日才加入诗社的新社员Paul  Sun的。

妙手回春堪称奇,
废铜烂铁化妖姬。小生多情现花心,

直把铁臂作玉臂!

第二首是诗社老社员大卫王的。

君有邪心铁有兹,人多淫念乱多时。

虹托风雨临沧海。

即搂玉环亦任之。

在外度假的Sam Yin 也来了一首。

氓之蚩蚩
抱铁摆姿非扮屌絲

乃为求雌

诗社女社员Judy(朱颜) 看了Paul的诗,立马发表评论:“炮哥,啊,不对,是保罗,这首诗写得好,有种‘信手拈来尽可惊’的感觉了,自然流畅,毫无做作,读来畅快淋漓,直想与你握手大笑。但是如可遵守‘仄起平收’之则,则更能安慰我等强迫症患者之纠结心灵。”

Paul 很谦虚,央求 Judy:“ 能否帮我改改,使其仄起平收?”

Judy很热心,立刻将Paul的最后一句做了修改。

妙手回春堪称奇,
废铜烂铁化妖姬。小生多情花心现,

君有邪心我知悉!

Paul 看了点头称是,但又“感觉对雕塑本身描写少了点”。

这对Judy 也不是难事,她脑子一转,最后一句又变了样。

妙手回春堪称奇,
废铜烂铁化妖姬。小生多情花心现,

直把铁臂作葇荑。

 “咦,这最后这两字太生僻,我一个也不认识。” Portia 在一旁开了腔。

热心的May在另一端立刻解释道:

“柔荑”(róu tí)一词出自《诗经•硕人》中的“手如柔荑,肤如凝脂”,意思是美人的素手像初生的茅茎一样柔嫩纤小,肌肤像羊脂般光洁平滑;这两句之后还有人们熟悉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远在大陆旅行的任之看到诗友们在忙着为他的照片配诗,得意地发了首打油诗。

任之好色坦荡荡,
众目睽睽如寻常。酒肉穿肠佛心在,

坐怀不乱赛柳郎。

诗社美女如月也来凑热闹,她写的是:

钢臂铜体铁心肠,
美男搂腰亦无恙。坦胸露背无张慌,

热脸冷臀为哪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