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的红管家和蓝管家,你喜欢哪个

作者: 毛 芃

大选选什么?选的是未来三年治理国家的领导人。如果把国家当成一个大家庭,那么我们选的就是管理这个大家庭的管家。

新西兰基本上是由两个大管家——红管家和蓝管家——轮流当主管。从1999年开始,红管家海伦大妈连着管了9年。红管家有个特点,爱操心,吃喝拉撒什么都管;爱花钱,花得大手大脚,基本上是家里头谁爱哭、爱闹、哭得响的、闹得欢的,就能多吃些香的、喝些辣的。头几年,大家伙儿还挺高兴,要吃有吃,要喝有喝,想吃啥就吃啥。可到了后来,眼见着库房里存货不多了,大家伙儿有些紧张。

unnamed

三年前(2008年),大伙儿把红管家赶走,迎来了年富力强的蓝管家Key大叔。蓝管家英俊、爱笑、温和、稳重,新西兰人的德行是严重喜新厌旧,于是对新管家钟爱有加,瞧他说什么、干什么都觉得顺眼。喜欢做调查的人一调查,发现不得了,蓝管家Key大叔居然夺得一项新西兰之最——新西兰史上最受欢迎大管家。

蓝管家心里头这个欢喜呀,干得正过瘾,还想接着干,知道自己风头无量,于是把自己的满面笑容做成广告牌插满全国各地,提醒大家给他机会,让他再干一届,还许诺会再接再厉,干得更好,锦上添花。

红管家海伦大妈三年前退休了,一退就到联合国计划发展署发挥余热去了,也没顾得上把红色接班人Goff大叔扶上马、送一程。Goff大叔人其实不错,可惜生不逢时,同蓝管家Key大叔活在一个时代,而大部分新西兰人又被蓝管家的外貌和谈吐所倾倒,对这位“红二代”不屑一顾,弄得Goff大叔颇有些伤感、不忿,大有“既生瑜,何生亮”之郁闷。

不过,Goff大叔争强好胜,总想尝尝当上管家位置的滋味,知道人气拼不过蓝管家,那就不比微笑,拼管家招数,而且拼得还挺猛。

不像蓝管家那样把自己的笑脸招牌插遍南北两岛每一个角落,红管家方面不搞个人崇拜,全国各地的招牌上根本就不见Goff大叔的面孔。

红蓝两位大叔不仅在广告牌上针锋相对,在电视广告上也针尖对麦芒。蓝管家仗着这会子自己势头猛,广告做得有些出格,居然让俩筑路兄弟做广告主角,要知道新西兰的工人兄弟们一向是同红管家走得那是相当近,蓝管家把手脚伸向红管家地盘,真是岂有此理。

不过,Goff大叔不在乎,或者说假装不在乎。他正忙着在南岛一个美丽的湖畔深沉地思考。思索完毕,他在湖边风度翩翩地漫步,边走边为我们大伙儿描述他亲手为我们这个大家庭绘制的伟大蓝图,噢不,宏图。

screen-shot-2011-11-02-at-12-18-03-am

可是,偏偏有个多嘴的学者、专家无视这美丽的湖景和宏伟的宏图给人们心灵带来的撞击,张着个乌鸦嘴说什么这个画面传递的信息是Goff大叔很孤单,缺乏信任和支持。

瞧这专家、博士,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过,Goff大叔不在乎。孤独算什么?伟大的人物哪有不孤单的?孤独证明了伟大,证明了比一般人站得高、看得远,曲高和寡。

仔细看看Goff大叔的政策,岂止是猛,简直有些剑走偏锋,孤注一掷,精神可嘉。红管家一向有严重的理想主义情怀,喜欢为弱势人群两肋插刀,不待见做生意开公司之辈,总觉得他们为富不仁。
这不,红管家这次一手掐着小老板们,一手掐着农场主们,让这个提高最低小时工资,让那个浇灌农场要缴税。同时,事无巨细都要插手的习性不改,打算让每所学校每周有一天下午别的不干,专上体育课。

离2011年11月26日大选日还有四个星期不到,未来的四周,红管家和蓝管家可能还会抛出各种奇招异数,明争暗斗,只是为了吸引我们的眼球,吸引我们的选票。

三年才有一次挑选管家的机会,这等机会岂能浪费?让我们挺直身子,扬起脸蛋,睁大眼睛,好好打量这两个争着要为我们管家的管家和他们各自的小兄弟们。

 

(本文发表于2011年11月10日)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