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新西兰人无法忘却“彩虹勇士号”

Rainbow Warrior in Auckland Harbour after bombing by French secret service agents. (Annual review 1993-1994 page 2) Accession #: 0.85.072.001.01

作者:毛 芃

今年7月10日是绿色和平组织的旗舰“彩虹勇士号”在奥克兰 Marsden 码头被法国特工炸沉30周年纪念日。新西兰国家电视台TVNZ的深度时事报道节目Sunday 采访了当年潜入水中放炸弹的前法国特工让-吕克-吉斯特。吉斯特在采访中向当年被炸死的摄影师 Fernando Pereira 的亲属道歉、向绿色和平组织致歉、向新西兰人民致歉。

这让我想起10年前 -纪念彩虹勇士号被炸沉20周年的时候,我在奥克兰对当年率领彩虹勇士号抗议法国核试验活动的美国人Steve Sawy先生的采访,Sawy 是现任绿色和平组织的秘书长。

Steve Sawy 先生与彩虹勇士号


那是2005年7月11日,天下着细雨,我打着雨伞来到停泊在奥克兰港口的一艘帆船上,Steve Sawy先生在船上接受了我的采访。

steve_sawyer

现任绿色和平组织秘书长的Steve Sawyer 先生  (网络图片)

Steve Sawyer先生告诉我,1985年7月10日发生爆炸惨案的那天, 正好是他29岁生日,他和朋友们当晚开了一个热闹的生日派对。当晚约11点半他离开彩虹勇士号赶往Piha, 因为来自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的绿色组织和平成员在那里有一个会议。不料11点50分,法国特工潜入水下放置的炸弹爆炸了。事发时船上共有14人,7名船员,7名访客,其中葡萄牙摄影师 Fernando Pereira遇难。Sawy先生说,炸弹威力相当大,船体被炸的洞足能装进一辆汽车,船被炸不到一分半钟就沉没了。

我问Sawyer先生彩虹勇士号被炸对绿色和平组织及他本人产生了什么影响。

Sawyer先生回答说,这一事件使绿色和平组织损失了一个旗舰、他失去了一位好朋友和很好的合作夥伴,这让他很悲伤;不过,这一事件也使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法国在南太平洋进行的核试验,并开始关注起绿色和平组织。

Sawyer 说,绿色和平组织活动始于1971年,那时人们保护地球环境的意识非常薄弱,就是在八十年初期,保护环境、保护生态和动植物都还是社会边缘问题。彩虹勇士号上的绿色和平组织成员以生命的代价唤起世人对这些问题的注意和思考,赢得了世界性的同情和支持。爆炸事情发生之后,无数原本对法国在南太平洋进行核试验和其造成的危害不关心的人站到了绿色和平组织一边。在这方面,新西兰人的大力支持让他很感动。

我问Sawyer先生如何纪念彩虹勇士号被炸20周年,他说,(2005年)7月10日这一天,绿色和平组织的许多重要成员、当年彩虹勇士号的船长和船员等乘坐“彩虹勇士2号”和其它船只前往“彩虹勇士号”长眠的海域 – Bay of Islands 的 Matauri Bay – 进行纪念。人们把花环丢入大海,潜水员还把雕刻有和平鸽和橄榄枝的纪念品摆放在沉没在海底的“彩虹勇士号”残骸上。

 

彩虹勇士2号

Steve Sawyer 先生说,为了让彩虹勇士号的精神长存,绿色和平组织在1989年7月10日 – 彩虹勇士号炸沉4周年纪念日 – 建立和命名了彩虹勇士2号,让它继续当年彩虹勇士号的全球环保使命。

Rainbow Warrior II sailing through Gulf of Khambat, Arabian Sea. Accession #: 3.0421.001.20

彩虹勇士取名于北美印第安人一个古老预言:有朝一日,地球会生病,生物会枯萎。那时印第安人就会重获勇气,召集地球上所有的人,不分种族,不分信仰,携手努力,拯救地球 – 这些人就叫做彩虹勇士。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彩虹勇士号马不停蹄地奔波于世界各大洲各大洋,以非暴力手段进行保护环境的崇高使命。从印尼到巴西,它阻止森林滥伐;从日本到冰岛,它抗议过度捕鱼;从南极到北极,它记录气候变化的影响;在世界各地,它推广可再生能源。如今,彩虹勇士号已成为全世界保护和平与环境的象征。

Sawyer 先生很欣慰如今绿色和平组织已分布于40个国家,在全球的支持者超过250万人。不过,他说绿色和平的任务还非常艰巨,要走的道路依旧曲折、漫长。

Sawyer先生还告诉我,绿色和平组织在2003年年底同中国政府展开了对话,他本人作为气候和能源方面的专家同中国国家计划改革委员会合作,就中国的气候和能源问题提供咨询意见。

Sawyer先生还是旨在保护大气环境的《京都协议》的最早倡导者之一,这份协议已经成为国际社会致力于环境保护的重要文件。

Sawyer先生年轻起就在绿色和平组织工作,足迹遍及全世界,他对自己的选择从来没有后悔过。

 

彩虹勇士号”被炸:新西兰重大历史事件之一

“彩虹勇士号”被炸也是新西兰历史上的重大事件之一。这是新西兰境内第一次发生的由外国政府策划的恐怖袭击活动。令新西兰人震惊和难以置信的是,策划者竟然是新西兰的友好盟国法国。

爆炸事件发生之后,新西兰警方迅速查明是法国特工所为,并且逮捕了与事件有关的两名法国特工。参与此次爆炸活动的法国特工共有13人。

此事在法国也引起了轩然大波。当时的法国国防部长和最高情报机关首脑都被迫辞职。人们那时猜疑当时的法国总统Francois Mitterrand 核准了这一爆炸行为。

在爆炸案发生20年后, 当年的法国高级情报官员写文章证实了此事。

法国方面后来解释说是因为相信苏联情报机构克格勃渗透进绿色和平组织内部。

新西兰法院当时判决两名伪装成瑞士情侣的法国特工Alain Mafart 和Dominique Prieur 10年监禁,但法国政府不断对新西兰施压,并威胁要对新西兰的出口产品进行限制。

迫于压力,新西兰政府在监禁两名被判杀人罪的法国特工八个月后,将他们转交到法国在太平洋的一个军事基地服刑。很快法国就以医疗方面的原因送两人法国,他们服刑时间总共不超三年。这两名法国特工回到法国时如同凯旋般的英雄受到法国人的欢迎。他们回国没多久就被释放。

经协商,法国政府向新西兰赔偿940万新币,向绿色和平组织赔偿将近1100万新币。1986年9月,法国总统正式向绿色和平组织致歉,不过法国从未向被炸死的摄影师道歉。

法国在南太平洋地区的核试验直到1996年全部完成后才停止。

four_col_Clipboard03_crop

前法国特工让-吕克-吉斯特在彩虹勇士号被炸30周年时为自己当年的行为道歉

 

新西兰人无法忘却“彩虹勇士号”

法国政府在“彩虹勇士号”问题上采取的傲慢态度使许多新西兰 人难以忍受。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新西兰都是法国的盟友,数千名新西兰士兵在法国战斗牺牲,至今长眠在法国的土地上。

新西兰因“彩虹勇士号”的爆炸事件同法国的关系陷入低潮。两国恢复正常关系几乎花了20年的时间。

2005年7月14日是法国国庆日。法国驻新西兰大使Jean-Michel Marlaud先生在惠灵顿举行的庆祝活动上,对正在新西兰 进行的纪念彩虹勇士号被炸沉20周年只字不提, 对两国之间存在的60年之久的外交关系大加颂扬。

《怀卡托时报》2005年在彩虹勇士号被炸沉20周年之际发表社论说,新西兰可以原谅法国,但是永远无法忘却“彩虹勇士号”被炸事件,而且也不应该忘却这一事件。新西兰应当记住的是,所有民族之间都有政治和自我利益的纠缠,即便是我们所谓的朋友,也有可能在我们的国土上发布恐怖攻击行为。新西兰人从这一事件中得到的一个令人惊恐的教训就是国际关系是多么多变和不稳定。

彩虹勇士号被炸事件在新西兰带来的直接效果是新西兰人更加坚定了反核和无核立场,而这一立场又深刻地影响了新西兰同美国的关系。

 

(原文发表于2005年7月16日新西兰《中文先驱报》,2015年9月9日修改)

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