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诗社】​到年关了,人流如潮:打工者之歌

 桃源诗友的话

流光:到年关了,人流如潮,风里雨里雪里,流动的画面。看到了许多往返的奔忙,当然也有自己的影子。

Portia:外出打工, 离开伴侣、离开孩子、离开爹娘,不是生计所迫,谁又愿意这样。

流光:这是中国大多数人的生命轨迹。

任之:想起了表弟。他和我同年出生,比我小几个月。外出打工,遭遇矿难死亡,不满30岁。女儿只有半岁,还不会走路。

所以我很知足,虽然没钱,毕竟好好地活着,可以安贫乐道,读书下棋。

Portia: 任之写表弟的诗看得我都落泪了。

流光 :有真善美,才有好诗歌,写点真实的文字,比死套格式有感觉。

神游狐: 关注民生的诗远比单纯的风花雪月厚重得多,或许这是大陆特色了。侨居海外多年的朋友离这些太遥远,而我们身边比比皆是。


 

– 1 –

打 工 行

by (中国)流光

*

这不能说是远航

我又一次离开家乡

不知道外面的路是否宽广

不知道异地有无相识的脸庞

也不知工资卡里能带来多少希望

我的行囊,不轻也不重

我的步子,不慢也不慌

用一个微笑深深回望

我的爱人,我的孩子

还有年迈的爹娘

手机在手,联络四方

打工的大潮里我自坚强

无论风雨还是晴朗

下一次回还时

我们拥抱快乐和健康

*

(2018 年1月27日)


– 2 – 

最后一次外出打工

by (新西兰)任 之

*

我不知道

这是我最后一次外出打工

我不知道

这是我最后一次离开家乡

我不知道

我的一生会永远停留在30岁

如果离开村口时

我能预知到这些

我会多给老爸老妈挥一挥手

我会多亲一口半岁的女儿

我会抱一抱我的老婆

我会摸一摸家里的狗

我会问候每一个邻居

我会把全村的乡亲叫到一起

对他们说:

我走了

求你们照顾我年迈的父母

求你们照看我年幼的女儿

我还会对他们说

请珍惜每一缕黎明的阳光

请珍惜每一片黄昏的彩霞

我会祈祷每一个老人健康长寿

过上幸福的晚年

我会为每一个年轻人祝福

祝福他们再也不用像我一样

在腊月二十三的早上

离开老婆孩子

离开老爸老妈

走上外出打工的路

永远不再回来

……

*

备注:表弟苗润生,29岁那年的腊月二十三,外出到河南省灵宝市的一个金矿打工。20多天后,在矿井里面遭遇塌方事故,不幸罹难。矿主开恩,赔偿人民币1.5万元丧葬费和抚恤金。之所以说是开恩,因为按照当时行情,正常的赔偿是1万元,矿主多赔了5千。

(2018年1月27日)


– 3 –

扫煤渣的女人

by (中国)干沙

*

她沿着铁路扫遗落的煤渣

秋风撩动花白的发

一张女人的脸

被煤灰抹得不像女人

她说

人家的男人是得矽肺死的

享受工伤死亡待遇

她说,俺家男人是心肌梗

没有补助

领导说,他离矽肺还差两年

他没能撑下来

矿上的寡妇

多数是矽肺寡妇

我不是

他没得上矽肺就死了

矿区的铁路

闲人不得进入,她是特批的

她说,要供儿子考大学

她要救出儿子

再让儿子把她救出

她的煤筐里

每一捧煤比煤更黑

收藏更多火焰

像装满痛苦却从不呻吟的铅字

*

(2018年1月30日)

– 4 –

深夜,大排档里的谎言

by (中国) 慕容楚客

*

这里,是你最后的乐土

你肆无忌惮,大笑或者吆喝

吃肉、喝酒,寂寞

总在夜深时煮开,沸腾着你

卑微的落寞 ,你故作大方

点几瓶廉价的白酒、一碟米粉

或者半斤肥肠,火烈的液体

装进你空虚的胃,便反刍成

许多壮语豪言

你说人生苦短

没有家人的陪伴,也很快活

你说人间温暖,老板总是对你大方

整整三年,从未拖欠一分工钱

你说工头待你不薄,好活总会让你先做

你还说工地的环境很好,没有风吹雨淋

更没有毒辣辣的太阳

我抢过酒壶,仰头干尽

你借刺鼻的油烟,狠狠地

抹了一把鼻子

你说兄弟,莫要笑我

请容许我在酒里

幸福一回

*

(2016年11月


 

 

你的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