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党大将相继辞职离开政坛,看得人有些心潮起伏

作 者: 毛 芃

前国家党政府财政部长Steven Joyce 辞去议员职务了。不久前,前总理、前国家党领袖Bill English也宣布离开政坛。

一个个国家党的头面人物,从前总理 John Key 2016年年底辞职,到他的接班Bill English 近期因2017年大选失利辞职,再到Steven Joyce 的辞别政坛,看得人有些眼花缭乱、心潮起伏。

10147475

Steven Joyce先生

 

Steven Joyce, 一个总是红光满面、笑容满面的圆脸大叔,虽然他的人生比不上前总理John Key从小在政府公屋长大、成年后华尔街积累财富那么富于传奇色彩,可也是相当可圈可点的。他的特点是聪明、能干;啥都能干,哪里需要哪里出现,人称万能部长”(Minister of Everything)“超级部长”(Super Minister)

Joyce先生大学时学的是动物学。21岁的年龄上,他在家乡新普利茅斯做起第一个电台。做媒体的人,通常情怀比较浓,可Joyce 先生不仅有情怀,还很有商业头脑,他把电台做成了一门大生意。

在随后的17年里,Joyce先生和他两个伙伴建立起一个庞大的电台网络 -RadioWorks,旗下有22家地方电台、4家全国电台,其中包括著名的音乐电台 The Edge 和 The Rock;另外还拥有员工650人。

2000年,RadioWorks 被一家加拿大公司收购,志向远大的Joyce先生怀揣600万新西兰元巨款,投身政坛。

不像新西兰左翼政治人物不少是从学生时代就开始投身政治,右翼政治人物通常是先抓经济,有了一定经济基础之后,才抱着救世情怀走上从政之路。

说来Joyce先生确实是奇才,他2005 年大选年开始担任国家党竞选经理,居然带领让国家党连续5次取得不俗的大选结果。除了2005年国家党选票从2002年的20.93%突飞猛进到39.10%、2017年选票第一却没有赢得选举之外,其他三次国家党都是一路凯歌进入国会。

Joyce 先生是2008年成为国家党排名议员的。 通常,才进入国会的议员们都是做后排议员,说白了就是先当见习生,可Joyce先生一进入国会就直接进入内阁,担任内阁部长。

他先后担任过交通部长、财政部副部长、经济发展部长、科学和创新部长,高等教育部长、技能和就业部长、交流和信息技术部长等。

Joyce 先生无疑是深得John Key总理的信任。他有一个绰号 – Mr. Fix-it , 中文就是“救火队长”的意思,就是哪里有危机,就把他空降到哪里去,因为他一定会搞掂。

看看这张Joyce先生同John Key总理、Bill English副总理在国会的合影吧,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和亲密关系一览无遗。

1520316918898

左起:Steven Joyce、John Key和Bill English

 

Joyce是在John Key时代担任财政部副部长的。John Key辞职后,Bill English从副总理、财政部长升为总理,担任八年财政部副部长的Joyce于是成为财长。

 

2017年,他发布了他担任财长后的首个财政预算,这是处女秀,也是他最后的预算“绝唱”。

E5G47D3UMZCERIHMWXJNZ6UGHI

Joyce先生公布2017预算

 

可以让Steven  Joyce先生感到欣慰的是,他2017年预算中的家庭一揽子计划的许多方案,被现任工党政府采用。

新西兰政治评论人士对他这个预算案的评价是,他为新西兰商界和低收入新西兰人士做出了贡献

原本,Joyce先生是可以继续留在国家党内。但是,他没有赢得党内领袖的竞争,他甚至没有得到他已经很精通的财经事务的分管工作。

这种情况下,Joyce先生选择离去也是顺理成章。

政治竞争,在任何国家、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是残酷的。想来,他可能心有不甘,可怎奈得住长江后浪推前浪。

3月6日,Steven Joyce先生宣布辞去国会议员职务,退出政坛,回归商界,说要做好两个孩子的爸爸, 还暗示家里人会吃到他在花园种植的蔬菜。

左起:Bill English、Steven Joyce和国家党新党魁Simon Bridges。他们2017年在奥克兰的Water View地下隧道开通仪式上。 

今后,在新西兰的电视新闻中,在网络和报纸的政治栏目中,我们再难看到这位总是笑容满面、红光满面的Joyce先生了。

在新西兰,政治人物也是很风光的,大权在握的样子也是很酷的。可是,政治人物有被选入国会执政的一天,也一定有竞选落败黯然离去的那一天。

新西兰历史上,政党连续执政四次屈指可数。往近的说,国家党也就60年代有过一次连续四届执政的殊荣。

前总理John  Key 爵士深晓此理,他在担任三届总理、风头依旧强劲、超级受欢迎的情况下,毅然决然地选择退出政坛。

虽然到现在还有各种对他辞职原因的传言, 可一位朋友最近在奥克兰down  town水产品市场买鱼时,切切实实看到John Key在陪太太采购。

John key 爵士退了, Bill English 先生退了, Steven Joyce先生也退了,国家党政府带来新西兰走过全球经济危机、令新西兰有不俗经济表现的几元大将一个个都选择辞职、谢幕,体面地退出政坛。

在新西兰,从政也是一门职业。政治人物对此是拿得起、放得下的。 哪怕国家党政府过去9年带领新西兰取得了巨大的经济成就,在选民看来,这都是应该的。

没有血雨腥风,没有宫廷内斗;尊重选民的选择,尊重党内同僚的选择,及时为过去的璀璨经历划上句号,及时为自己谋划新的人生。而这个新的人生规划中,家庭的位置更为重要。

或许,政治人物的这种做派在新西兰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新西兰人不会为此大惊小怪。

可正因为如此,才令我这样一个外来移民心生感动。

Steven Joyce和朋友在步行径徒步

(所有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