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自由有界限吗?从极右翼加拿大人到新西兰演讲风波说起

作者: 毛 芃

几个星期前,新西兰人恐怕没几个人听说过加拿大人Lauren Southern和Stefan Molyneux 。现在,他们俩已成为新西兰一场事关捍卫言论自由的风波中的焦点人物。

最新的消息是,几经周折,这两名在移民、宗教和女权等问题上持极右翼观点的人士确定要到奥克兰来演讲。不过由于奥克兰市议会的反对,他们的演讲地点将从公众场所转移到私人场地。

Lauren Southern和Stefan Molyneux

这些天来,新西兰媒体上有很多这俩人的消息和有关言论自由的辩论、讨论。在一个民主社会里,极右翼观点是否应有生存空间?言论自由到底意味着什么?对我们外来移民来说,这个案例是我们认识言论自由的一个很好案例。

 奥克兰市长拒绝提供场地

Lauren Southern和Stefan Molyneux原计划8月初到新西兰来演讲。演讲主办机构早就预订好了奥克兰北岸的Bruce  Manson 剧院。不过剧院管理方奥克兰市议会后来决定取消场地租借,理由是出于对演讲者、工作人员和赞助者安全和健康方面的考虑。

Phil Goff 市长

 

奥克兰市长Phil Goff的态度更为直接。他表示 Southern女士和 Molyneux先生不能在市议会拥有的任何场所演讲,因为“市议会场地不应被用来煽动种族关系或宗教关系。”

他说:“奥克兰是世界上最多元化的城市之一,是许多不同信仰、不同宗教和不同文化人士的家园。”

他还说: “言论自由并不意味着有权在奥克兰市议会提供的平台上发表言论。 ”

 

言论自由联盟采取法律行动

Goff市长的态度很快引起反弹。

一个由律师、学者和前政治人物组成的民间机构 “自由言论联盟”(Free Speech Coalition)很快成立,该组织依据《权利法案》( Bill of Rights Act)和《人权法》( Human Rights Act)采取法律行动,要求法庭对市议会的决定进行司法审核。《言论自由联盟》为此筹集了9万新币。据说这个众筹活动头24小时就筹集到 $50,000 。

“言论自由联盟”发言人David Cumin 说,他们的行动将成为新西兰人捍卫言论自由的先例。

Cumin先生说,大部分Kiwi都不会同意两个加拿大演讲者的观点,但这事关言论自由,新西兰人有表达和聆听有争议观点的权力。

Don Brash博士

 

前国家党和行动党领袖Don Brash博士是“言论自由联盟”的一员,他说:“保护言论自由很重要。”

他说:“《权利法案》说的很明确,你可以表达你喜欢的观点,只要你不威胁他人。”

Brash博士认为“市议会的平台是由所有纳税人支付的,因此应当给有各种不同政治观点的人使用。”

Brash 博士还说,他上网搜索了Southern 和 Molyneaux 的言论,他并非要捍卫他们的观点,而是捍卫他们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力。

 

反对演讲的声音

新西兰的穆斯林社区和一个名为“和平行动” 的组织都强烈反对加拿大极右翼人士到奥克兰演讲。

“和平行动”成员 Valerie Morse 说,她担心极右翼主义会进入我们的社区,担心他们通过精心的宣传手段和颠覆性的策略,最终导致暴力行动。

Morse 女士指那两个极右翼加拿大人是暴力反对穆斯林、反移民的传声筒;她说如果他们来演讲,她会去抗议。

Lauren Southern

新西兰穆斯林协会联盟主席Hazim Arafeh 给移民部长、少数族裔社区部长和人权委员会写信,要求禁止 Lauren Southern 入境。

Arafeh 说,她是在滥用言论自由的权力,她的演讲将侮辱我们所有人。

新西兰的穆斯林人口有五、六万。

这俩加拿大人要讲啥

据报,Molyneux 先生是位电台负责人, Southern女士是名记者、活动分子和电影制作人。

Southern说,她和Molyneux 将谈一系列影响新西兰的问题:移民问题、西方文化、保护西方文化和极左意识形态进入媒体以及“为何这会导致我们的民族在经济、社会和政治上的衰落。”

Southern 女士说,她并不是发表仇恨言论。

她说:“如果我是黑人,我可以说我为此骄傲;如果我是亚裔,我可以说为之骄傲,如果我是其他任何族裔,我都可以说我为之骄傲,……,但如果我是白人,我说我为之骄傲,媒体就会吵翻天。”

梅西大学极右翼现象研究专家Paul Spoonley说,两名加拿大人的一些言论是非常直接的,对一些社区来说,是令人厌恶和不快的。

他说,他们两人属于一个广泛联盟的一部分,这个联盟中温和的一部分人支持川普,强硬的那一端则宣扬白人至上,白人种族优越感,他们认为移民削弱了西方国家,他们非常反对移民、反对难民,反对女权主义。

Spoonley 先生说新西兰已经有极右翼社区,但规模很小。

 

彼得斯:言论自由很重要

奥克兰市长拒绝两名加拿大演讲人使用市议会场地后,新西兰代总理温斯顿•彼得斯 7月9日表态了。他说,如果有提要求的话,政府会允许这对加拿大人来演讲。

温斯顿·彼得斯

 

彼得斯说:“ 即便他们表达的观点同我们几乎所有在场的人所信仰的东西截然相反,我们仍旧相信他们有自我表达的自由和权力。”

彼得斯说,言论自由是最基本的自由之一,不让人说话会带来灾难,历史有许多这方面的记录。

国家党领袖Simon Bridges 表示,他不赞同加拿大演讲人的观点,但认为言论自由很重要,我们需要捍卫言论自由。

 

演讲照旧进行

虽然受到穆斯林社区和奥克兰和平行动组织的压力, 新西兰移民局还是给两名加拿大人发放了为期10天的签证。5月20日这一消息公布,原本因奥克兰市议会拒绝出借场地而打算取消行程的加拿大人还是决定来奥克兰。

演讲活动主办方-澳大利亚的 Axiomatic Media – 表示,场地问题可灵活处理,他们将负担任何在演讲现场发生的安保费用。

这对加拿大演讲者在澳洲五个城市做了演讲,保安费用从$A,2500  到 $A9,000 不等。

不过,7月25日本周三,再度传来演讲取消的消息,大概是场地问题难以落实。

 

然而7月26日又传来消息, Lauren Southern 和 Stefan Molyneux还是会到奥克兰,演讲地点是一个私人场所。

主办方不肯说演讲场所和时间,但说稍后会在网上公布。

“言论自由联盟”针对奥克兰市议会的法律行动还将继续,预计一个月后进行聆讯。

 

人权律师谈言论自由

资深人权律师Craig Tuck 说,应当允许这两名加拿大人来新西兰谈他们的想法。毫无疑问他们是种族主义者,但不应禁止他们。

目前,这俩人的观点在世界范围内有很多人在谈,这是活生生的现实,不管我们喜欢与否。

Truck先生说,他们的到来会吸引新西兰人参与辩论,人们会从中得到教育,这是好事。

他说,危险的想法同危险的人不同,他们不是来新西兰犯罪,是来宣讲他们的想法,不论这些想法多招人恨。

Truck 先生说:“这两名极右翼的加拿大人真能对新西兰社会构成威胁吗?我们对自己的信念和价值观难道那么不自信?他们有权在新西兰表达自己的观点,而我们则无需赞同他们,我们应为有这样的社会欢呼。”

人权律师Craig Tuck

 

Craig Tuck先生特意写了一篇关于言论自由的文章 Freedom of speech – the more you know, the less you fear,下面是文章的主要内容。

 

关于言论自由

Related image
言论自由是少数人群 (边缘/弱势人群) 的可靠朋友,言论自由能保护他们、保护他们的观点。美国哲学家、语言学家乔姆斯基曾说:“捍卫言论自由的权力不局限于捍卫那些你赞同的观点,恰恰是那些发表最具冒犯性言论的权力最需要捍卫。”言论自由是民主的公民社会的基础和基石;表达的自由是许多其他公民权力的基础。保护言论自由意味着你必须接受他人发表仇恨性言论的自由。在一个社会里,我们必须很小心,不能为了保护一部分人的权力而去毁掉另一部分人的权力。因为这会导致恐惧,减少人们对辩论和讨论的参与。

言论自由其实也保障了人们的其他权利,人类思想和人类创造的发展史就是自由思想和自由表达的历史。 

当然,言论自由并不意味着我们有责任去聆听所有言论,对待Southern 女士和 Molyneux 先生这类人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无视他们。

新西兰并没有特别的针对仇恨性言论的法律,但这并不是说仇恨性言论不会受到法律制裁。新西兰是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签约国,根据这一公约,任何宣扬国家、种族或是宗教仇恨都构成煽动歧视、敌意或是暴力,都应被法律禁止。

《人权法》规定,通过出版或是发表言论煽动种族不和谐属于非法。

《犯罪法》也规定,通过语言来伤害他人者会受到潜在的严厉惩罚。

换句话说,在新西兰,法律将确保那些打着言论自由的幌子图谋犯罪的人遭到起诉或受到惩罚。

如果强硬禁止或是惩罚那些仇恨性言论和观点,有这些观点的人会进入地下,他们不会消失,反而可能会以其他更有害的方式出现。

从根本上讲,人们不必非得接受他人的观点,因为他人有权表达自己的意见。简单来说,就是要遵循那句老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言论自由能够促进人们之间的了解、促进人们进行逻辑性的思考和判断。

而那些带有仇恨性的言论更能够激发人们去分析、去思考,去判别。

    – 人权律师 Craig Tu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