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诗社】渡口/汗血马/致远去的戊戌

这一组诗,有激情、有温情,还有意味深长的历史感。

汗血马

by 低处的灯盏

*

遇到不平事
愤怒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
先在我的血管里狂奔
后来冲出我的笔管
在一张白纸上留下
深深的蹄痕

如果我流泪了
一定是它累出了汗水
如果我泣血
那一定是它血脉贲张
汗珠里渗着血丝

一位愤怒的诗人
身体里一定养着
一匹汗血马
再小的爱之花都能
轻易驯服它


Image result for 戊戌

致逝去的戍戊

by  木头脑子

*

小狗着撒欢,追咬老狗远去的背影
守着18的新锅,翻炒58陈旧的梦呓
半醒半睡间,咀嚼着1898的余韵
法,成了戍戊特有的花絮

三月,麻雀们都没有异议
一百二十年逝去
九月的雨,早已洗去心头的血迹
谁还得谁是谁的死去

沉默,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从菜市到桥头,无论老Q还是小D
车上的遗老遗少们
个个都惜字如金,盘算着转移和汇率

还好,还有一抽屉的药
只是不知道,小栓爹还有没有洋钱
药,是不是已经过期

戍戊,狗注定难以安静



渡 口

by 流光

*

当枯草还在水中纠结
洒落的雪花不再去澄清

渡口,从我的胸口流出
正好经过你的窗前
一湾笑容,低眉不语

风在水中反光
天空的灰蓝和湖水的浅蓝
不肯上岸

我在想,今晚
半个月亮是否
还挂在村庄的高树上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