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外国代理机构登记结束, 暂收9份登记,未登记者会被严惩

“外国影响透明度登记(Foreign Influence Transparency Register) ”被称作是“捍卫国家民主”的必要条件,但是这项登记只收到了九个机构和个人承认他们代表“外国政府”工作。

司法部长克里斯蒂安·波特说,不登记的个体将受到“严重的民事处罚”。

关键看点:

  • 那些旨在为“外国政府”影响国会的个体将需澄清他们的活动
  • 司法部长克里斯蒂安·波特警告说,未登记的个体将受到严厉处罚

该计划自去年12月开始运行,注册宽限期已于昨日结束。

大多数做出澄清的个人或机构都是一些著名的堪培拉政治游说者,他们所代表的是拥有外国所有者或利益相关者的资源公司。

联邦司法部长克里斯蒂安·波特(Christian Porter)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还有大约18份“相当晚递交的注册”尚待处理和公布。

“这个数量将在接下来的一两周内增长,我预计会在大选造势期间进一步增长,”他说。

任何旨在代表其“外国负责人”影响议会或民主进程的个人或组织,都需要在这项计划中澄清他们的行为。

美国研究中心(The United States Studies Centre)是一个已完成登记的组织,它被留意到受美国国务院的资助参与“常规的政治游说”。

另一个是阴谋论者,他透露,他代表一个美国团体向澳大利亚政客发送电子邮件,而这一团体认为9.11恐怖袭击是美国政府的所作所为。

该登记和游说者登记(Register of Lobbyists)存在很大的重复性,因为该登记适用于任何代表第三方客户向政府游说的个人或机构,例如,霍克·布里顿(Hawker Britton)和巴顿·迪肯(Barton Deakin)等公司都进行了登记。

“这是为了确保有双重渠道发现问题,因为我们要做的是在不同的计划中查明所有的问题。”

尽管有限的登记数量可能表明该计划尚未,或者没必要纳入其设立之初想登记的活动,但是波特先生说还有其他迹象表明这项计划正在起发挥作用。

“我们已经看到,在该登记开始前的几周,有些个人从一些组织中高调辞职,因此,该这项登记很可能也在改变澳大利亚政治体系中个体之间的行为及合同安排,”他说。

“(澳大利亚前外长)鲍勃·卡尔(Bob Carr)最近辞去了澳大利亚-中国关系研究院(Australia-China Relations Institute)的职务,我认为这家机构是许多人或会考虑的多家机构之一,这些机构需要问问自己‘它是该法案定义范围内的外国政府吗?’”

这项登记册从一开始就陷入了争议,因为有国际关联的慈善机构和非政府组织对于有可能被卷入这一计划感到愤怒。

该计划经修改后将那些国际人道主义组织排除在外,还引入了关于披露外国资金的门槛。

但是,主要国际非政府组织的澳大利亚业务负责人告诉ABC,该立法仍“不可行”,因为它的定义“相当模糊”,他还补充说,[他所供职的]组织已决定不进行登记。

“我们可能会被抓到,但是现在政府内部如此混乱,我们只能等着看会发生什么,”这名负责人说。

波特先生建议各个机构仔细考虑他们的义务。

“如果那个人参与了游说或影响政府的活动,却决心不进行注册,那将是非常非常不明智的,”他说。

“最终,未进行登记的人或机构会面临重大的民事处罚。”

反对党亦支持外国影响透明度登记的立法。

(澳广)

标签:

你的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